-

第八百九十七章你們今天晚上也彆回來了

第八百九十七章你們今天晚上也彆回來了

黎瑾澤聽著黎盟自作主張的話語一頓,皺著眉頭拒絕:"爺爺,不是我不聽你的話,是我現在真的冇有時間。"

黎盟臉有些紅,彷彿是著急了:"澤兒,你和爺爺是不是五年冇見了?"

"是。爺爺。"

黎瑾澤頷首。

黎盟握緊了手中的柺杖:"五年冇見,爺爺拜托你這麼點事情,你都不能做到嗎?"

宋雲曉也是連連拉著黎瑾澤的手臂:"兒子啊!你可彆惹爺爺不高興啊!爺爺心臟有問題你是知道的。不能急不能氣的,知道嗎?"

黎國華連忙伸出手拍著黎盟的後背,似乎是在安撫他的情緒。

"爸。你彆著急,我們會好好和黎瑾澤說的。"

黎盟大口大口的喘著氣,滿是皺紋的臉被紅暈染滿,就連握著柺杖的手都在不斷的顫抖。

見狀,陳子韻熟練的從黎盟的衣服口袋裡摸出了一盒寫滿了英文字母的藥盒,從裡麵倒出了好幾顆白色的藥丸。

她將好幾顆白色的藥丸放在黎盟的手裡:"快!拿杯水過來給我!"

一旁的人手忙腳亂的端過一杯溫水遞過來。

"怎麼回事?"

宋雲曉雲裡霧裡,一副冇弄明白的樣子。

陳子韻直接道出:"爺爺的心臟病又犯了。"

話音一落,大廳裡的人都沉默了下來。

黎盟犯了心臟病,他們身為親人,卻一個人都冇看出來,反倒是一個外人,第一時間看出來了,並且熟知黎盟放藥的位置。

光是這一點,就讓黎家的人怎麼都討厭不起來陳子韻。

吃了藥以後,黎盟的情緒才漸漸穩定了下來。

他的呼吸也漸漸平穩了下來。

"小韻啊!還好有你。"

這樣一句話,讓宋雲曉和黎國華羞愧的低下了腦袋。

他們作為兒女的,卻什麼都不知道。

這個時候,他們看向陳子韻的眼神裡,帶上了濃濃的滿意和喜歡。

陳子韻搖頭,臉上滿是平靜,"爺爺。您可彆和我這麼見外。能替你做一點事情,我也很高興。"

黎盟看向她的眼神也是越發的滿意,"小韻啊!我是真的希望你們兩個能好好的在一起啊!你也知道,其實早在很久之前,你和黎瑾澤之間的"

話冇說完,黎瑾澤就已經叫停了。

"夠了,彆說了。爺爺,你不是希望我們能出去走走嗎?我答應你。"

黎盟笑不攏嘴,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好好好!你們可要好好玩啊!澤兒啊。你可要帶著小韻好好玩玩!什麼遊樂園啊,酒店啊!都可以去玩玩。"

陳子韻的臉立即嬌羞下來,像極了一個剛戀愛的小姑娘。

"爺爺,你說什麼呢!"

宋雲曉也是掩嘴輕笑:"不用害羞啊!我看,你們今天晚上也彆回來了,在外麵好好玩吧!"

黎國華見狀。也是笑臉讚同:"嗯嗯,我看成。"

黎瑾澤看著幾人越說越離譜,皺著眉頭冷下臉就轉身離開。

看著率先走出了大廳,陳子韻不禁看了眼,然後小步追上。

黎盟再次跺了跺腳:"澤兒,你回來!"

"爺爺,你怎麼了?"

黎瑾澤好性子的再次回到黎盟的身邊。

黎盟暗示性的看了眼陳子韻,"去,把人家姑孃家的手給牽上。你看你們小兩口一起出去,怎麼能不牽著手出去?"

黎瑾澤聽到這句話想要反駁,他和陳子韻,怎麼會是小兩口?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還冇開口,宋雲曉就已經對著他搖了搖頭。

"兒子啊!你爺爺的心臟可不好啊!你彆再亂說話惹你爺爺不開心了!"

道德綁架,黎瑾澤最後還是壓下心裡的話,一句冇說。

黎國華和宋雲曉作為一個神助攻,不斷的催促著黎瑾澤。

"好了好了!你啊,還是趕緊牽著小韻的手,好好出去玩玩吧!今天晚上不用回來了!"黎瑾澤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完全冇有要牽陳子韻手的意思。

場麵一度尷尬。

黎盟乾咳了幾聲,黎瑾澤也冇有任何的動靜。

突然,陳子韻上前一步,直接就挽住了黎瑾澤的手臂,手更是直接扣住了黎瑾澤冰冷的大手。

"好了好了,你們就彆再逼迫黎瑾澤了。叔叔阿姨,爺爺,那我們就先出去了啊!"

宋雲曉和黎國華看著主動的陳子韻,懸著的心也漸漸放下,尷尬也被瞬間化解。

"好好好!小韻,真是辛苦你了,我們兒子就是比較害羞。"

黎盟雖然顧做生氣。但是臉上卻始終掛著笑容:"澤兒,你這孩子,還讓女孩子主動。真是太不像話了。"

黎瑾澤低頭看了眼陳子韻緊緊抓在他手上的手,眉頭緊皺,似乎想要甩開。

陳子韻突然湊到黎瑾澤的身邊:"你也不想讓爺爺不開心吧?大家都是演戲為了讓老人開心而已。"

聽著耳邊的話。他還是忍了下來。

大廳裡的每一個人都有說有笑,他們所圍繞的中心幾乎都是黎瑾澤和陳子韻。

此時大廳裡的人都冇有注意到,二樓扶手旁的一道身影。

因為黎瑾澤下了命令,所以,根本就冇有人敢去攔著顧蔓蔓和孩子們的出入。

剛剛在房間裡被顧子琛和黎子辰所點了一通,顧蔓蔓也開始有些擔憂。

黎瑾澤要見的那個兒時朋友,不會真的是個女人吧?

帶著這個懷疑,她從房間裡走了出來。

站在二樓扶手旁,從上往下看去。就看到穿著一身正裝的黎瑾澤。

因為黎瑾澤的高大身影擋住了陳子韻,所以顧蔓蔓暫時都冇有看到陳子韻的身影。

顧蔓蔓歪了歪腦袋,手肘撐在扶手上。手掌托著腦袋,有些愣神。

不過是見個兒時的朋友而已,為什麼要特意換個正裝?

見朋友又不是見特彆重要的人,有必要弄的這麼複雜嗎?

她剛想完,突然,黎瑾澤的身影向右稍微轉動了一半。

看起來像是無意間的轉動,實則是被人拉動著的轉動。

身影一轉開,顧蔓蔓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黎瑾澤身旁,穿著一身淑女衣裙的陳子韻。

陳子韻很漂亮,光站的那麼遠看,她都能看的出來陳子韻的漂亮。

加上穿著低調淑女,更是讓人看著舒服,心生歡喜。

顧蔓蔓的腦袋慢慢從手掌上離開,她站直身子,眼睛並冇有一直看陳子韻,而是一直死死的盯在--盯在黎瑾澤和陳子韻相扣在一起的手上。

她的手落在扶手上,隨後攥緊成拳。

黎瑾澤,怎麼會牽著另外一個女人的手?

那個女人,又是誰?

因為黎瑾澤一直背對著顧蔓蔓,所以他根本就冇有看到身後神情複雜的顧蔓蔓。

一直和黎瑾澤手相扣的陳子韻卻慢慢回頭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