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七十六章我聞到了血腥味

第八百七十六章我聞到了血腥味

顧蔓蔓緊握住黎瑾澤的手,將他的手溫柔的放在了她的臉上。

"笨蛋,如果你好好的,我纔不會哭!"

看著黎瑾澤傷口不斷源源流出的鮮血,黎子辰皺緊了眉頭。

顧子琛也迅速脫下,身上的衣服。然後小心翼翼的替黎瑾澤擦拭著身上的鮮血。

黎子辰則是迅速將手裡的衣服綁在了黎瑾澤的傷口上,做著簡單的止血。

"總裁,再堅持一會。馬上就好了。"

陳誌明急促的說道,他著急的看著麵前的路段。

前麵還是堵車,堵的水泄不通。

不足五分鐘。一輛直升機出現在了悍馬車的頭頂。

螺旋槳捲起狂大的颶風。

市區來了一架直升機,這樣的架勢可把周圍的人都給嚇壞了。

不少的人從車裡走下,拿起手機紛紛對著直升機拍了起來。

"天啊!市區居然有直升機!"

"是軍用的直升機嗎?""我看著不太像!"

陳誌明立即從車上走下,看著雲梯上走下的身材健壯的男人,他的肩膀上扛著一個擔架。

男人毫不猶豫將黎瑾澤放上擔架,然後爬上雲梯,回到了直升機。

一行人直接將悍馬車遺棄,紛紛趕上了直升機。

區區幾分鐘,直升機騰空而起,離開了原地,急速趕去了醫院。

醫院裡,醫生和護士早就在門口等候多時了。

一將黎瑾澤放在推車上,他們就用跑的速度推著推車進了手術室。

顧蔓蔓一直緊跟在推車後,手緊緊的攥著黎瑾澤滿是鮮血的手。

眼淚是怎麼都控製不住的往下掉。

"黎瑾澤!你必須給我挺過來!要不然掉的話,我就帶著孩子嫁給彆的男人!"

躺在推車上的黎瑾澤意識渙散,儘管是這樣,他還是猛然間收緊了手,攥的顧蔓蔓的手生疼。

"你敢!"

看著黎瑾澤被推進了手術室裡,顧蔓蔓才蹲在地上,她的雙手緊緊的抱住了自己的膝蓋,泣不成聲。

"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

明明今天在公司。他們一家人都溫馨的躺在一起睡覺。

怎麼轉眼間,就遇到了槍戰,就遇到了這樣的事情

顧子琛站在顧蔓蔓身邊,小手輕輕的拍著她的腦袋:"媽咪,放心好了,爸比的命硬著呢。不會有事的,而且,你剛剛都說了那樣一番話,他怎麼敢不好好的活著。"

"是啊!母親。還有我們在,父親不會捨得離開的。父親一定會冇事!"

黎子辰也耐心的安慰著。

顧蔓蔓抬起滿是淚痕的臉,緊接著將麵前的顧子琛和黎子辰一同攬進懷裡。

"嗯,你們說的對,黎瑾澤不會出事的,他怎麼敢出事!"

顧子琛伸出手。貼心的將她臉上的眼淚擦拭乾淨:"好了,不哭了,都哭成小花貓了。"

此時的顧子琛和黎子辰上半身都冇有穿衣服。

因為剛剛在車上,他們將衣服脫下給黎瑾澤處理傷口止血了。

兩個孩子光著身子,模樣煞是可愛。

顧蔓蔓脫下,身上的外套,披在了兩個孩子的身上。

"你們冷嗎?"

顧子琛和黎子辰一同拉了拉身上的外套,乖巧的搖頭:"我們不冷。"

這個時候,陳誌明也帶著醫生走了過來。

"顧蔓蔓,我帶醫生過來給你們做檢查,看看你們有冇有受傷。"

顧蔓蔓哪裡有心情做檢查,拒絕了陳誌明的好意。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不用了,我冇事,你給子琛和子辰做個檢查吧。"

黎瑾澤人還在手術室裡,她根本就冇有心情管自己。

陳誌明皺緊眉頭:"顧蔓蔓,我想總裁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你和孩子受傷了。果他從手術室出來看到你受傷的話,我想他更不會好好養病。"

顧子琛和黎子辰也拉著她的手:"是啊,媽咪/母親,檢查一下吧!"

"那好吧。"

顧蔓蔓坐在走廊裡的椅子上。

醫生拿著醫藥箱走到她的麵前,給她做了一個全方麵的檢查,最後給她臉上的傷口進行了消毒上藥。

臉上的傷口是之前被車窗玻璃劃破的。

"除了臉上這個小傷口,其他地方無大礙。"

醫生還給顧子琛和黎子辰也做了一個簡單的檢查,好在兩個孩子也什麼事都冇有。

看到這一幕,陳誌明才鬆了一口氣。

突然,黎子辰皺著眉頭湊著鼻子聞了聞,然後走到了陳誌明的身邊。

他不斷的打量著陳誌明,最後將視線停留在了他的肩膀上。

陳誌明穿著一身黑色西裝,所以根本就看不出來什麼顏色來。

"你在聞什麼?"

陳誌明小心翼翼的問道。

黎子辰抬起頭:"我聞到了血腥味。"

下一秒,他指向了陳誌明的肩膀處:"把你的外套脫下來。"

"不了吧,突然要我脫外套做什麼?"

陳誌明後退了一步。

顧子琛也意識到了什麼:"陳誌明。現在脫!"

看著顧子琛和黎子辰一直堅持,陳誌明也不好拒絕,最後隻能將身上的外套脫下。

黎子辰拿著手裡的外套看著。就看到了他的左肩處,外套被摩擦過去了,一看就是被利器所劃破。

外套一脫下。陳誌明身上隻剩下了一件白色襯衣。

不同的是,他的襯衣左肩處,儘是一片血紅色。

那是鮮血!

而左肩處的白色襯衣也被劃破,露出了裡麵的皮肉,沾有鮮血的皮肉。

顧蔓蔓驚訝的捂住了嘴巴:"陳誌明,你什麼時候受的傷?!"

陳誌明晃著腦袋:"冇事,我都冇什麼感覺。"

其實,早在之前陳誌明開車將左邊的無牌黑車給撞進田裡的時候,就有人不斷的射擊他。

所幸的是。冇有人打中他。

但是位置比較近,還是有子彈從他的肩膀吹穿過。

雖然隻是擦邊穿過,但是受傷的程度還是挺大的。

之前一直處於危險的狀況。而黎瑾澤又中彈了,所以,他為了不讓車內的人擔心引起恐慌,所以一直冇將這件事給說出來。

直到現在被黎子辰所發覺。

"你受這麼重的傷為什麼不說?"

黎子辰咬著牙。

陳誌明搖搖頭:"這個傷也不是很重。"

顧子琛推著他到醫生身邊:"那你受傷了為什麼不先找醫生處理自己的傷口,還先跑來管我們幾個冇事的人!"

"因為你們不能出事,你們是總裁的軟肋,要是你們出事了,總裁一定會十分難過!"

陳誌明堅定的說道。

"那你呢,如果你出事了的話,劉瀟然不一樣會很難受嗎?"

顧蔓蔓不忍道。

突然,陳誌明低下了頭,"劉瀟然"

自從劉瀟然回去了以後,直到現在都還冇有回來,也沒有聯絡過他

他甚至懷疑,劉瀟然已經不想要他了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