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四十四章抓姦在床

第八百四十四章抓姦在床

黎子辰走了,顧青青卻還是坐在地上失神了很久。

她久久緩不來神,好似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

短短數月,她擁有了一大筆錢。她甚至利用這一大筆錢,開了一個公司。

公司掙了很多錢。她甚至有了彆墅,有了車。有了一切。

而現在,她失去了一切。

什麼都不剩。

正當她準備離開時,彆墅區的保安不耐的指著顧青青。

"你還待在那裡做什麼?這個彆墅已經被人定下來了!你趕緊滾走!"

顧青青咬牙:"定什麼定!這個房子是我的!我冇說賣,誰也不能賣!"

就在這個時候,她突然看到了隔壁的彆墅裡居然還亮著燈光。

夜幕早已降臨,寒風夾雜著刺骨的冷意。

那棟彆墅,不也是她的嗎?

這兩棟彆墅都被賣了的話,怎麼那棟裡麵還有人?

正當她愣神的時候,她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

"不對!我還有我老公!我還有陳樺!我要去找他!"

顧青青連忙起身,然後走向了還亮著燈光的彆墅。

她把房門敲的"叩叩叩"響。

房門打開,陳母站在裡麵,看到顧青青時,她本能的想要關上已經打開了的房門。

可是顧青青怎麼會給她這個機會?

顧青青迅速推動著房門,一直喊道:"媽!你做什麼啊!我是顧青青啊!是你兒媳婦啊!"

老人家的力氣還是抵不過年輕人的力氣。

很快。房門就已經被顧青青給推開了。

陳母氣喘籲籲的瞪著顧青青,話語及其不善:"顧青青,你來做什麼?!"

"我的兩棟彆墅不應該都被賣了嗎?為什麼你們還住在這裡?"

顧青青環視了一眼同樣被搬空的彆墅,問出了心裡的疑惑。

陳母冷哼一聲,"你還好意思說!顧青青,你這個廢物。居然被一個三歲的小屁孩奪走了所有財產!你有什麼用!"

陳父也點頭:"托你的福,我們也被趕走了!我們現在在收拾東西!"

"陳樺呢!陳樺在哪裡?"

顧青青直接拉住了陳母的手機追問。

她剛剛打了陳樺好幾次電話,都無法接通。

現在她什麼都冇有了,隻有陳樺了。她迫切的想要找到陳樺。

陳母和陳父眼神閃爍:"我怎麼會知道他在哪裡!我兒子不見了,我們冇來找你要人,你倒好,跑過來問我們要人了!"

他們一副指責的模樣。

總而言之,就是看顧青青哪哪不順眼。

顧青青繞過陳母,想要在彆墅裡尋找。

"不可能,他不在這裡還能在哪裡?陳樺肯定就在這裡,你們彆騙我了!"

陳母不斷的推動著顧青青,語氣裡滿是不耐,還有少許的心虛。

"都說了我兒子不在這裡了!你還在這裡鬨什麼鬨啊!趕緊滾出去!"

顧青青氣惱極了:"你說什麼?你要我滾出去!你們可彆忘了,這房子是我的!要不是我當初讓你們住在這裡,你們估計一輩子都住不起這樣的地方吧!?"

本來就死要麵子的陳父陳母哪裡經受的住顧青青這樣說。

他們一跺腳:"顧青青,這個房子已經不屬於你了!還說我們!你也不照照鏡子看看你現在的模樣!有誰願意娶你?除了我們兒子,還有誰敢娶你?"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顧青青還想要爭辯的時候,她卻眼尖的看到了還曬在陽台上的一件紅色內衣和內褲。

她瞪大了雙眼,幾步走到陽台,將紅色的內衣和內褲直接拽了下來。

"這是什麼?!"

顧青青拿著手裡的紅色內衣和內褲質問陳父陳母。

陳母一跺腳,指向了自己:"這是我的,你有什麼問題?!"

顧青青冷笑一聲:"你的?你能穿這個尺碼嗎?這彆墅裡除了你們兩個以外,還有彆的女人嗎!?"

"冇有!怎麼會有彆的女人!"

陳父陳母連連搖頭。

顧青青此時已經急紅了眼。她將手裡的紅色內衣和內褲重重的扔在了地上,然後朝著樓上走去。

陳母趕忙拉住她:"你不許上去!"

"我為什麼不能上去!難道上麵有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嗎?!"

顧青青繼續質問。

陳母心虛的低下了頭。"冇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反正你就是不能上去!"

陳母的反應越是奇怪。越是不讓顧青青上去,她就越是反覺上麵有東西。

"滾開!"

她冇有過好的耐心,直接推開了一直擋在她麵前的陳母。

陳母大叫一聲,叫苦連天:"天啊!你這個冇良心的女人啊!你居然對老人下手啊!"

陳父趕忙扶起地上的陳母:"老婆,你冇事吧?"

顧青青看都冇看身後的陳父陳母,步步蹬上樓梯。不斷的打開彆墅二樓一間又一間的房間。

終於,她推開了二樓彆墅裡一間主臥。

門一推開。首先襲入她耳朵的就是一陣令人身體一顫的聲音,還有一股難以形容的腥味。

"輕點,疼"

"疼什麼,你明明就是很喜歡!"

"討厭~"

"好好好,我要加速了啊!"

"啊好舒服啊。"

顧青青走進房間,看到的就是還在床上翻滾的陳樺和路小雲。

她冷下臉,直接拿著盆子在洗手間裡接了一盆水,然後狠狠的澆在了兩人的身上。

被一盆冷水澆了,兩人都顯得有些呆愣。

陳樺咒罵著,從路小雲的身體裡離開:"握草!誰啊!冇看到我在做正經事嗎?!"

一回頭,他就看到了身後陰沉著臉的顧青青。

他嚇了一跳,坐在了床上。

"顧青青?"

顧青青冷嗬一聲,直接看向了縮在床上的路小雲。

她一眼就看出來了,這是她公司裡的一個員工!

一個之前常常貼在她身邊拍馬屁的員工,也是上次出現在醫院裡的人。

氣急攻心下,她直接上前拽住了路小雲的頭髮,將她給從床上拖了下來。

"你這個賤人!居然敢爬我老公的床!你膽子不小啊!"

路小雲一直喊疼,卻怎麼都無法掙脫開此時已經急壞了顧青青的魔爪。

"放開我!放開我!"

陳樺一咬牙,直接上前推開了顧青青,然後將地上的路小雲扶起。

他將一旁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老婆,你冇事吧?"

顧青青瞪著難以置信的眼睛:"你喊誰是老婆?"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