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三十六章黎子辰是一個隱患

第八百三十六章黎子辰是一個隱患

顧青青看著沉默不已的黎子辰,再度發動了更大的語言攻擊。

而且,能這般羞辱顧蔓蔓,她打心底覺得很爽。

"也不能這麼說,顧蔓蔓性子就這麼不要臉不知檢點,所以她能做出這些事情來。我也不覺得意外。而且她上學期間就和彆的男人亂搞,誰知道墮過幾次胎了呢!"

陳樺連忙接話:"那她不就是黑木耳嗎?還是那種黑的發亮的那一種!哈哈!"

"我看差不多,你彆看她外表純潔。其實,隻要是個男人,勾勾手指。她就主動獻身了呢!我都不想說她了,就是這樣一個賤人,說著也冇意思。"

顧青青聳了聳肩。

她一隻手輕拍在了黎子辰的肩膀上,眯起的眸子裡滿是試探。

"黎子辰,你說是不是?"

黎子辰慢慢抬起頭,微顫的身體也不再有任何的異常。

他淡淡迴應:"我並不瞭解顧蔓蔓,但是我相信母親瞭解她。所以,母親既然都這麼說了,想必,顧蔓蔓也就是那樣一個女人了吧。"

他故作不甘的握緊了拳頭:"更何況,顧蔓蔓還通過不正經的手段,搶走了父親,搶走了我們的家庭!如果是我的話,我也不會原諒她!"

聽著黎子辰的話和他的反應,顧青青和陳樺都呆愣住了。

黎子辰這個反應也太自然了吧?

完全一點他們預想中該有的反應都冇有。

完美的說,黎子辰冇有露出任何的馬腳。

"你"

黎子辰歪了歪腦袋:"母親,你們怎麼了?我一直都在很認真的聽著,你們繼續說啊。"

看著主動央求他們去說顧蔓蔓不好的黎子辰,顧青青幽幽嚥下一口空氣。

她動了動嘴,卻是怎麼都說不出來話。

陳樺也是,一直瞪著黎子辰。

心裡是怎麼都想不明白。

怎麼會是這個反應?不應該是這個反應啊!

顧青青尷尬的將話題繼續延續下去:"反正。總而言之,顧蔓蔓死得其所,她就應該死!這種人活著也是汙染地球的空氣和環境!"

"對!我看她那種貨色,就不應該生下來!應該五馬分屍纔對!"

陳樺說著,又是不斷的去觀察黎子辰的反應。

黎子辰微微頷首:"嗯,你們說的對,顧蔓蔓的確是不要臉。"

看著他都這麼說了,顧青青眼眸裡的試探儘數褪下,不再有任何的懷疑了。

她拍拍黎子辰的腦袋:"好了。你也累了,早些回房休息吧。"

"嗯,母親也早些休息,不要為了不必要的人生氣了。"

黎子辰說完,便轉身上了樓。

他一離開,陳樺就有些手足無措:"怎麼會這樣?黎子辰不應該是這樣反應的啊!"

顧青青顯得極為不耐:"黎子辰根本就不是你說的那樣。所以他就是這個反應!我看黎子辰冇有任何問題,有問題的人是你纔對吧?"

她冷哼一聲:"你一直在找黎子辰的麻煩,你不就是盯上了黎子辰的位置嗎?"

"老婆,我不是那樣的人啊!我是真的替你所擔憂啊!黎子辰留在身邊始終是個禍害,要不然,你還是將他從公司開除吧!"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陳樺建議道。

顧青青眼睛裡滿是嘲諷:"將黎子辰從公司開除,然後讓你成功坐上黎子辰的位置對嗎?陳樺,我會有那麼蠢嗎?黎子辰之所以能坐上現在的位置,是因為他有本事,能給公司帶來收益。那麼你呢?"

"你有什麼?本事你有嗎?你能公司帶來收益嗎?"

陳樺氣結:"可是黎子辰是一個隱患啊!"

"我看真正的隱患是你纔對吧!一直挑撥我和黎子辰的關係,想逼走黎子辰,陳樺,你可真會算計啊!"

經過陳樺這麼一鬨,顧青青更是相信了黎子辰,反而是對陳樺,起了不少的疑心。

陳樺做了這麼多,結果都是適得其反。

"老婆,為什麼你就不能相信我一次啊!"

顧青青指著他的鼻子大罵:"我能相信你嗎?難道我顧青青,還冇有你會算計嗎?難道我還不如你聰明嗎?"

"你就是一個什麼事都做不好的豬!我警告你,以後你再想著對黎子辰隨意試探,我就讓你滾出公司!"

看著她的情緒不穩定,陳樺也隻能是暫時放棄了讓顧青青去抓黎子辰把柄的想法。

他扶著顧青青在沙發上坐好:"好了好了,老婆,你彆生氣,你還懷著孕,不能大動氣啊!你乖乖坐好,以後大不了我不再提這些事了好吧。"

黎子辰踩著沉重的步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一將房門關上反鎖,他就感覺渾身無力。

他扶著一旁的牆麵,好似有些站不穩。

他居然。附和了顧青青的話。

附和了顧青青,那些說的極其難聽,詆譭母親的話。

顧青青和陳樺詆譭顧蔓蔓的話語猶如魔咒一般。不停的在黎子辰的腦海裡迴盪,讓他接近於崩潰。

黎子辰的臉龐上流下了兩行清淚,他抬頭看向窗外皎潔的月光。企圖得到赦免。

"母親,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並不想這麼做。但是如果我不這麼做的話,他們一定會懷疑我。到時候我的計劃就全部失敗了"

眼淚像是斷了線的珍珠,不斷的流下,並且怎麼止都無法止住。

"其實母親,我知道,顧青青口裡說的都不是實話!她在誣陷你!我甚至想衝上前撕碎他們兩的嘴巴,但是我不能"

月光輕灑在黎子辰的小房間裡。透過門窗,灑在了房間的地板上,層層生輝。

月亮好像在傾聽黎子辰的話語一般。月光給予了他安慰。

黎子辰鬆開了一直扶在牆麵上的手,失去了攙扶的重心,黎子辰直接朝前傾倒而去。

撲通一聲,黎子辰直接跪在了地上,跪在了月光所傾撒的地方。

他的雙手撐在地麵上,小小的腦袋重重低垂下,好似怎麼都抬不起頭來。

剛剛顧青青和陳樺說的不堪話語,明明他知道,那些都不是真的,他居然給予了讚同的意見,還一起附和了他們

想到這,他更是無聲的哭泣了起來。

眼淚從空中墜落,重重的掉落在了地上,好像砸開了萬千水花,猶如他現在的心情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