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一十五章冷傲天的威脅

第八百一十五章冷傲天的威脅

黎子辰看著冷傲天消失不見的背影輕歎一口氣。

冷傲天會出現在這裡教訓顧青青,其實也是因為聽到了母親死亡的訊息而來的吧?

想到意外而死的顧蔓蔓,黎子辰就紅了眼眶。

這件事,都怪他。

都怪他當初不夠警惕。讓顧青青利用自己引起母親,最後還將母親給害死

嘀嗒嘀嗒--黎子辰的臉龐上很快滑下了兩行眼淚。順著臉部的輪廓一一流下,然後重重的擊打在了窗台上。

緩過神來的顧青青猶如瘋狗一般的發出尖叫聲。然後瘋狂衝下樓。

聽到顧青青的叫喊聲,黎子辰才緩緩的將臉上的眼淚擦乾淨。

他將眼裡的不甘憤怒一一壓下,換上了一副擔憂的假模樣,然後才走出了房間。

大廳裡,不少的仆人圍著顧青青,顯得有些手足無措。

顧青青坐在沙發上,手緊緊的捂住了脖子處,而她的指縫裡,流出了不少的鮮血。

"你們這群蠢貨!還愣在這裡做什麼!還不趕緊給我處理傷口!"

仆人們亂成一團,急急忙忙的拿來了醫藥箱。

但是她們都冇有處理傷口的經驗,也不會。

而且,傷口在脖子上,她們也不敢亂動。

最後隻能是放下了手裡的醫藥箱,然後在顧青青的周圍跪倒了一片。"你們這是做什麼?!"

聞訊而來的黎子辰明知故問的詢問:"母親。怎麼了?"

他故作驚訝和擔心的看著顧青青:"天啊!你的脖子怎麼了?"

"彆說那麼多了,趕緊送我去醫院!這些廢物都不會處理傷口!"

顧青青慌張的站了起來。

黎子辰扶著顧青青坐好,"母親,彆擔心,我會處理傷口。"

他熟練的從醫藥箱裡拿出繃帶和藥物,然後看向了她:"母親。你把手拿開吧。"

顧青青咬著牙將手拿開。

冷傲天是個狠厲的人,他避開了動脈的地方割破了她的脖子。

可偏偏,就是給她一種,她要流血而亡的感覺。

"趕緊"

看著顧青青脖子上妖冶的鮮血。黎子辰點點頭:"嗯。"

他伸過手,狠狠的摁在了顧青青脖子上的傷口上。

一個用力,她脖子上的鮮血更是洶湧的流了出來。

"啊!你到底會不會啊!"

顧青青一把推開了黎子辰,重新捂住了傷口。

她像是下定了決心一般:"我要去醫院!"

黎子辰淡淡道:"母親,從我們家趕去醫院的話,少也要二十分鐘,你真的能撐那麼久嗎?"

她一頓,她現在就感覺要流血身亡了,如果再等二十分鐘的話

她一咬牙,最後還是選擇了相信黎子辰。

"趕緊給我止血包紮!"

黎子辰重新上前,他的手在顧青青的傷口上滑過,簡單的給她處理了一下脖子上的血跡。

他的手時不時摁到顧青青的傷口,一次又一次的故意為之,就是讓顧青青流了更多的血。

如果可以的話,他甚至想直接割破顧青青的動脈。

他平靜的冷眸猩紅,顯得有些可怕。

他知道,他不能。

最後,黎子辰還是給顧青青的傷口止了血,然後包紮了起來。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失血有些多的顧青青扶著腦袋,隻感覺一陣頭暈。

她無力的由仆人攙扶:"早些休息吧。"

黎子辰頷首。看著手上刺眼的鮮血,有些恍神。

洗手池旁。清水不斷的沖洗在他的雙手之上。

他像是萬般嫌棄一般,來來回回的將手洗上了數十遍才罷休。

第二天一早。顧青青醒過來就看到了身側的陳樺。

她一巴掌打醒了還在睡夢中的他。

陳樺捧著臉,一臉呆愣的坐起:"老婆,怎麼了?"

"昨天晚上去哪裡了?什麼時候回來的?"

想到昨天她遇到危險,陳樺連人都看不到時,她就一陣惱火。

陳樺想到昨天晚上的激情,然後一臉委屈道:"我昨天在公司加班啊!不是要將化妝品帶出國嗎?我在想策劃案。"

顧青青一頓。"是這樣嗎?"

不等他回答,她就想到了昨天冷傲天的話。

她甚至來不及吃早飯。連忙起床,第一件事就是趕緊想辦法將公司的名字改掉。

公司裡,麵對顧青青突然要改名,大部分的董事長都不讚同。

"我們的公司已經大有名氣了,現在改名的話,實在是不合適。"

"對啊!好不容易有人能記住我們的公司名字,貿然改名的話,恐怕會流失很大一部分顧客。"

看著董事一一反對,顧青青也有些頭疼。

她自然知道貿然改名影響很大,但是,她更關心的是她的性命。

聽說要改名,黎子辰有些驚訝,但是同時,他也無條件的支援顧青青的決定。

黎子辰一支援,自然隔壁老王也支援。

陳子韻也支援。

其中有不少都是隔壁老王的崇拜者和陳子韻的粉絲。

這樣一鬨下來,倒是支援顧青青想法的人超過了公司董事們。

公司改名的事情也是水到渠成。

名字定位了莎爾集團。

做完這一切,顧青青就將跑腿的事情交由陳樺去辦。

一天下來,看到名字順利的被改成功了以後,顧青青纔算是真正的鬆了一口氣。

自從陳子韻加入到了公司以後,不少的員工幾乎是天天堵在辦公室門口追要簽名。

陳子韻不好拒絕,隻能是一一簽名。

打擾了需要安靜環境的黎子辰,他一拍桌麵,小小的人兒倒是像極了黎瑾澤板著臉的時候。

"要簽出去簽。"

陳子韻一頓,看向黎子辰的眼睛裡滿是令人捉摸不透的光芒。

她放下了手裡的筆,將門口站著的人一一趕出去。

她一直注視著麵前的黎子辰,麵前的小人兒和她腦海裡的影像完美的重合了起來,令人移不開視線。

黎子辰一抬頭,就注意到了麵前的陳子韻。

"你一直盯著我看做什麼?"

陳子韻將視線收回,手輕輕疊合在一起,指尖輕敲在手背上:"我看你特彆像一個人。"

"誰?"他追問。

她歪了歪腦袋:"你父親黎瑾澤啊!"

黎子辰眼眸裡迅速閃過一絲疑惑的光芒:"怎麼?你認識父親?"

陳子韻毫不猶豫的點下頭:"當然認識了"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