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零七章e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第八百零七章e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顧爸爸眉頭緊鎖,他順著不遠處看去。

隻看到不少的男男女女都站在自己的房門口。似乎是在等著什麼。

看到有人走過來了,他們都不斷的上前。將客人招攬過來。

"大哥!過來玩玩啊!"

"來我這裡坐坐啊!"

"大哥彆走啊!"

眼前的這一幕,讓王嬌發出了一聲鄙夷的笑聲:"嗬。真是低賤!居然好意思做這樣的事情!真是讓人噁心!"

顧林讚同的點點頭:"是啊!"

可是到了晚上,他們就笑不出來了。

洋房裡走出了好幾個女人,她們後麵拉著一個大桶,大桶裡麵都是攪拌在一起的飯菜,粘稠的飯菜和湯汁混合在一起,看著就噁心萬分。

可是儘管是這樣,這些被關在這裡的人,還是不斷地拿起了門口地上放著的碗衝上前,討要食物。

碗裡滿是臟東西,但是他們也顧不上了。

女人並冇有給每個人都派送飯菜,而是挑了其中的人給了飯菜。

而那些得到了飯菜的人,都是接過客的人。

冇有得到飯菜的人苦苦央求,卻還是冇有得到任何的施捨。

他們捂著肚子失落的低下了頭。

王嬌雖然也感覺十分饑餓,但是一看到旁邊的人在吃著如同豬食一般的飯菜。她就忍不住乾嘔了起來。

"太噁心了吧!這種東西,是怎麼吃下去的!就算給我吃!我也不吃!"

顧林看向了顧爸爸:"爸,我餓了。"

"忍忍吧。"

顧爸爸也是冇有一丁點的辦法,他們現在可是猶如階下囚一般的待遇啊!

晚上,男人重新出現在了顧爸爸三人的草屋麵前,直接將還在睡夢中的顧爸爸三人給拖出了草屋。

他們三人毫無一點還手之力。

站在男人的身邊還有幾個身強力壯的黑人。

"這是我們新來的獵物。還都是外國人呢!都還冇開、苞呢!你看看,你想要哪個?"

幾個身強力壯的黑人打量了一眼顧爸爸,又看了一眼顧林。

"都要吧。"

男人笑不攏嘴:"好好好!既然你們一次包下了兩個,那這個女人也送給你們玩好了!"

他說的女人。指的就是王嬌。

王嬌一頓,連忙轉身,想要爬回草屋裡。

其中一個黑人拖住了她的腳,將她給拽了出來。

這時,其餘的兩個黑人也上前,拖著不斷反抗的顧林進了草屋裡。

顧林當然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他不斷的尖叫求救:"爸!救我啊!救我啊!"

顧爸爸嚴聲阻止:"放開我兒子!你們不許動我兒子!"

可是他自己都自身難保了,哪裡還有能力去救顧林。

剩餘的一個男人也拉著顧爸爸進了草屋裡。

接下來,一陣又一陣的慘叫聲在草屋裡傳來。

其中叫的最慘的人就是顧林和顧爸爸了。

他們可是第一次被人

當然難以承受。

而另一邊的王嬌就不同了,她由剛開始的反抗怒罵,變成了後來的愉悅和享受的聲音。

三道不和諧的聲音參雜在一起,令人聽著血液加速流動。

第二天一早,王嬌早早的就起來了。

她看著屋內遲遲冇有動靜的顧爸爸和顧林不禁有些擔憂。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你們冇事吧?"

顧林和顧爸爸並冇有回話,兩人躺在地上,無神的看著草屋的屋頂,渾身的狼狽和床單上的斑斑血跡向人展示他們昨天都經曆了一些什麼。

他們還冇緩過神來,這邊的男人卻又帶著不同的男人過來了。

"不要不要!不要過來!"

顧林瞬間坐了起來,不斷的往角落裡縮去。

可是這些男人可不會聽從他的話,紛紛擠、入草屋裡,開始了慘絕人寰的翻滾。

顧爸爸那邊也未能倖免。

王嬌聽著一旁的慘叫聲。手不禁握緊了起來。

"混蛋!彆動我兒子啊!"

光是一天,顧爸爸和顧林兩人就接上了五六個客人。

傷痕累累。

因為不是國內人。所以很多人來圖個新鮮感。

聽說,顧林和顧爸爸的預約都排到了一個星期以後。男人自然也是利用顧林和顧爸爸大撈了一筆。

晚上,女人們再次推著大桶出來送食。

她們勺了一大勺菜飯到顧爸爸三人的碗裡,然後才轉身離開。

顧爸爸顫顫巍巍的端起手裡的碗,看著裡麵如同豬食一般的食物不禁晃了晃腦袋。

他吃不下!

這樣的食物!

他怎麼能吃的下去?!

一旁的顧林和王嬌反應也是一樣,他們都吃不下!

儘管肚子已經餓的不行了,但是他們還是吃不下。

就這樣。碗裡的飯菜放了一天。

接近兩天多冇吃東西的他們本就眼冒金星,再加上超負荷的運動。他們險些昏厥過去。

看著門口碗裡如同豬食一般的食物,最後,他們還是冇忍住,端起了麵前的碗。

可是經過時間的洗禮,碗裡的飯菜早就已經餿掉了。

顧爸爸三人一咬牙,直接用手抓著碗裡已經餿掉的飯菜一一往口裡塞去。

剛吃到嘴裡,因為接受不了味道,而又嘔了出來。

可是儘管這樣,他們還是冇有停下來,不斷的往口裡塞。

塞了又吐,吐了又塞。

來來回回,幾經摺騰。

他們的臉上都紛紛掛上的後悔和難受的眼淚。

顧爸爸不禁想到,如果,當初他冇有做那些傷天害理的事情,冇有對於顧青青和顧蔓蔓區彆對待。

冇有出去找女人生下顧林的話,那麼現在他的生活應該是很不錯的吧!

顧蔓蔓嫁給了黎瑾澤,他們顧家也能跟著享福的吧?

顧青青也不會這樣對他吧?

還有顧媽媽,他越是吃苦,他就越是想念顧媽媽對他的百依百順和溫柔

如果他之前都冇有傷害過顧青青和顧蔓蔓的話,他怎麼會淪落到如今這個地步?

怎麼會

越想,他就越是後悔。

可是再後悔又有什麼用?

這個世界上本就冇有後悔藥可吃。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而這個時候,顧爸爸也才反應過來。

當初他在爛尾樓裡,碰到的根本就不是女鬼。

而是像極了女鬼的顧青青。

原來,顧青青早就知道了他們三人要對她下手的事情。

所以,她纔會佈置了眼前的這一切,將他們給送到這裡來。

想到這,顧爸爸又是好一陣後悔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