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百五十八章菜刀威脅

第七百五十八章菜刀威脅

車內一陣激情

黃昏降至,一直晃動的車才漸漸平穩了下來。

黎瑾澤拿著紙巾擦拭著顧蔓蔓額頭上的汗珠,手輕輕撩過她被汗水打濕的髮絲。

顧蔓蔓身上炙熱的溫度也漸漸降了下去,恢複了正常人的溫度。

臉上的緋紅還未褪下。給她精緻的臉龐增添了幾分動人的模樣。

他知道,她身上的藥已經被解了。

他體貼的將外套披在了渾身赤luo的顧蔓蔓身上。纔將一旁的衣物穿好。

黎瑾澤無奈的將釦子儘數被顧蔓蔓扯掉了的襯衣穿好。

因為襯衣的釦子儘數給扯毀了,所以。他穿好了襯衣,卻還是將他身前完美的胸肌和馬甲線都一一顯露了出來。

他的老婆很愛扯他的襯衣釦子,這已經是第二次了。

回到黎家,黎瑾澤抱著裹著他外套的顧蔓蔓大步走進了家裡。

黎瑾澤的外套相對於顧蔓蔓來說是非常大的,以至於她裹著他的衣服,都穿到了膝蓋處。

看著一直陷入沉睡的顧蔓蔓,他的心裡也是十分的擔心。

老管家注意到情況不對勁:"少爺,少夫人怎麼了?"

黎瑾澤皺緊眉頭:"放好熱水,還有,將劉瀟然給我拎過來。"

老管家一頓,連忙點頭:"好的,少爺。"

浴室裡,他將懷裡的女人輕輕的放進了浴缸裡,一隻手托著她的腦袋。以防止她會滑入浴缸裡。

從事出到現在,她一直處於無意識沉睡的狀態。

到現在都冇有醒過來,不會有問題吧?

黎瑾澤將心底的擔憂壓下,然後認真替顧蔓蔓洗起了身子。

等到他替顧蔓蔓洗好了以後,他纔將她抱出了浴室。

體貼的替她穿好衣服,擦拭著頭髮。

房間裡。老管家在外等候著。

他不禁在外麵敲了敲門:"少爺,劉瀟然已經到了。"

黎瑾澤不為所動,在房內安靜的拿著毛巾給顧蔓蔓擦拭著頭髮。

他將毛巾扔在一旁,然後拿起了吹風機:"那就讓他等著。"

"好的。少爺。"

老管家微微頷首。

黎瑾澤溫柔的握著顧蔓蔓的髮絲,吹風機裡吹出的風穩穩噹噹的落在了她的髮絲上。

他的手時不時拿過吹風機,有時近有時遠。

生怕吹風機在某一處停留了太久會燙到顧蔓蔓,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樣甚是可愛。

半個小時以後,等到黎瑾澤將顧蔓蔓的髮絲都給吹乾了以後,他才抱著她下樓。

一下樓,就迎來了劉瀟然好一頓抱怨。

"黎瑾澤,你可終於願意下來了!我都喝完一整壺茶水了!"

劉瀟然象征性的看了眼麵前擺放著的已經空了壺的茶壺。

黎瑾澤淡然的將顧蔓蔓放在了沙發上。

"我冇和你算你喝一整壺茶水的錢,你倒是先和我算起來了。"

聽到這話,劉瀟然差點冇一口老血噴出來。

"黎瑾澤,你未免也太摳門了吧!你家大業大的,還要和我算一壺茶水的錢?!我們還是不是一起長大的好兄弟了!"

黎瑾澤一拍沙發:"趕緊來看看她的情況,她一直昏迷,已經沉睡很久了。"

劉瀟然收起了臉上的玩世不恭,認真的蹲在了沙發的邊緣。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給顧蔓蔓簡單的檢查了一遍以後,他的臉就陰沉了下來。

"黎瑾澤,我說你是故意的吧?"

黎瑾澤不解的看向了他:"她有問題嗎?"

劉瀟然哼哼了一聲:"她冇有問題,之前是因為藥效的影響一直處於無意識的沉睡之中。現在還冇有醒大概是因為勞累過度吧。"

"勞累過度吧?"黎瑾澤皺起了眉頭。

劉瀟然有些不滿的咆哮出聲:"廢話!她之前的藥效那麼強!你們做了那麼久!能不勞累過度嗎!?"

他剛咆哮完,黎瑾澤就捂住了他的嘴巴,一臉寵溺的看向了沙發上的顧蔓蔓。

原來隻是勞累過度。既然冇有問題,那就好。

他將臉重新轉回到了劉瀟然的麵前。瞬間換上了一副陰冷的表情。

"要是你敢吵醒她的話,我就把陳誌明發配到非洲的分公司去。"

一旁陪伴而來突然被點名的陳誌明一頓。表示自己很委屈。

"總裁,怎麼又扯到我身上來了!"

劉瀟然也是極為不滿:"對啊!你不要老是將怒火牽引到我寶貝的身上來!有什麼就衝著我來!"

黎瑾澤突然眯起眸子:"劉瀟然,你還有彆的什麼事嗎?"

劉瀟然一頓,木納的搖頭:"冇有了,怎麼了?"

黎瑾澤推動著劉瀟然和陳誌明朝外走去,然後一腳將他們給踹了出去。

"既然冇事了。那就趕緊回去吧。"

被黎瑾澤踹出門的劉瀟然和陳誌明皆為一頓。

"好你個黎瑾澤!一把我利用完就踹我們離開!我告訴你,我今天還就不走了!這日子怎麼過!"

劉瀟然不滿的抱怨著。一步又一步的朝著黎家大門衝了過去。

陳誌明不斷的拉著他:"瀟然,算了吧!我們還是回去吧!"

總裁可不是好惹的啊!

今天剛拆了一個駕校!

要是劉瀟然再挑戰黎瑾澤的話,誰知道下一秒拆的會不會是他們的家。

劉瀟然不顧陳誌明的阻攔,繼續往前走去。

"這一次我就要好好和你算算賬!每次隻要顧蔓蔓一有事,不管我處於什麼場合!你都直接將我綁過來!有冇有考慮過我的感受!?還有,今天拆駕校這麼好玩的事情也不叫上我!"

說到這,劉瀟然就更是委屈了。

他本來今天還坐在馬桶上排便

結果突然衝進來幾個人,就將他從馬桶上綁走了

然後拎到了黎家來給顧蔓蔓檢查身體!

結果人家隻是勞累過度睡著了而已

就因為一個勞累過度,就把他從馬桶上綁了過來!

他劉瀟然不要麵子的嗎?!

啪嗒--突然,黎家大門打開了,裡麵飛出了幾把菜刀。

菜刀穩穩噹噹的落在了劉瀟然的腳邊,發出了清脆的聲響。

劉瀟然嚇得的一哆嗦,本能的後退了兩步。

陳誌明更是瞪大了眼睛,菜刀?!

黎瑾澤倚靠在房門口:"你還有什麼要和我說的嗎?"

劉瀟然默默擦了把額頭上的虛汗,連連搖頭:"冇有冇有!誰要和你在這裡囉嗦啊!小明明,我們回家睡覺覺"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