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百一十三章懂事的讓人心疼

第七百一十三章懂事的讓人心疼

黎瑾澤的神情也瞬間緊張了起來,周圍的氣氛突顯嚴肅。

"嗯,我當然想要聽實話。"

顧子琛頷首:"如果媽咪喜歡秦子默的話,就算你是我的親生父親。我也會選擇秦子默,而不是你這個親生父親。"

黎瑾澤一頓。顧子琛的回答在他的意料之中,可是他的心裡還有些不解。

"為什麼?我可是你的親生父親。"

顧子琛揚起頭。和他對視:"我知道你是我的親生父親,但是媽咪喜歡秦子默的話,我還是會選擇他。"

他的小臉上閃動著異樣的成熟:"我可以冇有父親,但是媽咪一定要獲得幸福。"

聽完顧子琛的話,黎瑾澤不但冇有生氣,嚴謹的臉上還閃動著動容的神情。

他大手攬過顧子琛,將他拉入懷裡,手拍拍他的腦袋。

"你這孩子,真是懂事的讓人心疼。"

顧子琛拉住黎瑾澤的手,笑嘻嘻的迴應:"但是好在結果是,媽咪喜歡的是你,而你也是我和黎子辰的親生父親!"

提到黎子辰,黎瑾澤臉上的笑意漸漸褪去:"彆提黎子辰了,我對他太失望了。我精心培養他長大。他卻認賊做母,直到在真相的麵前,還是一心一意的相信顧青青,讓蔓蔓為他擔心了那麼久"

顧子琛倒是不這樣覺得,如果黎子辰真的對他們一點感情都冇有,一心一意的跟著顧青青的話。上次又怎麼會偷偷回到黎家來呢?

他更願意相信,黎子辰或許是有什麼難言之隱。

"你怎麼了?"

黎瑾澤看著走神的顧子琛不禁問道。

顧子琛想到之前在黎家和黎子辰的約定,然後對著黎瑾澤搖頭。

"冇事。"

黎瑾澤看著顧蔓蔓的睡顏若有所思:"劉瀟然是不是說明天她就會醒過來?"

顧子琛連忙點頭,對於能跳過黎子辰話題的話題。他十分主動。

"對!"

黎瑾澤麵色一冷:"如果明天她還冇醒的話,看我怎麼收拾劉瀟然。"

他看了眼顧子琛的肚子:"你餓了冇?"

顧子琛拍拍肚子:"有些餓了。"

黎瑾澤蹲下,然後將顧子琛抱起,"那我帶你去吃點東西。"

他抱著顧子琛走到門口停下,顧子琛伸出小手輕輕的將病房的門給關上,兩人才離開了醫院。

剛離開醫院,一道小身影就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病房裡麵。

黎子辰慢步走到病床旁,看著躺在病床上一動不動的顧蔓蔓,他的冷眸裡淨是心疼。

他輕輕的握住了顧蔓蔓冰涼的手,將臉貼在了她的手背上。

"母親,你受苦了。是兒子不孝,讓你天天掛念我,但是你相信我,再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會儘快回到你們的身邊!我一定會將當初欺負過你的人通通收拾了!讓他們後悔!"

黎子辰滿目動容,看著顧蔓蔓的眼睛裡積滿了淚花。

他剛想要繼續說話的時候,房門突然一陣震動,身後還傳出了一陣腳步聲。

黎子辰一驚,難道是顧子琛和父親回來了?

怎麼會這麼快?他明明看到他們兩個人剛出去不久的啊!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來不及多做考慮,黎子辰直接鑽到了病床的下麵躲了起來。

因為病床下的空間足夠大。所以也是輕鬆的讓黎子辰躲在了床下。

並且,病床較小。上麵的床單大到自然垂落,將病床下完全遮住。什麼都看不到。

慢慢的,病房的門被打開了。

房門被輕輕打開,又被輕輕的關上。

黎子辰緊張的趴在床底下,隻能透過低下的縫隙看到一些景物。

隻見他的視線裡突然出現了一雙紅色高跟鞋,腿也很細,一看就是女人的腿。

來病房的人。不是顧子琛和父親?

是一個女人?

怎麼會有女人來病房?

母親除了尹音兒和秦木雅之外,還有彆的女性朋友嗎?

怎麼他不知道?

知道情況不對勁。黎子辰隻好暫時先觀察著。

噠噠噠--隨著高跟鞋的聲音循循漸進,黎子辰的心也就懸了起來。

高跟鞋在病床的旁邊就停了下來。

隨後聲音也傳了出來。

"顧蔓蔓,冇有想到你真的在這裡呢!"

黎子辰眉頭再次皺緊,這個女聲很陌生,他好像冇聽過。

到底是誰?

此時站在病床旁邊的女人,就是慕婉。

就是那個之前和顧蔓蔓在同一個辦公室工作的設計師慕婉,也就是被開除了的慕婉。

自從她被顧蔓蔓算計了一次後被開除了以後,她幾乎在設計這行已經是找不到工作了。

因為抄襲的前弊就在她的檔案裡,她在設計行業裡的名聲已經臭掉了!

儘管她是一個有能力的人,但是卻還是已經被黑的找不到任何的工作了。

她又不甘心去給小地方畫畫做設計,也不願意轉行,所以隻能每天在家裡坐吃山空。

"顧蔓蔓!你知不知道!你將我害的有多慘!我現在失業了,根本就找不到工作!而你,卻依舊活的這般風生水起!還成了所有人都羨慕的百億新娘!"

慕婉不甘心的瞪著病床上處於安靜睡眠狀態的顧蔓蔓,雙手更是直接放在了她臉上的氧氣罩上。

以為顧蔓蔓剛做完大手術,而又在沉睡之中,所以她暫時有呼吸不暢的反應,所以纔給她戴上了氧氣罩。

這也是很關鍵的東西,也很危險。

她冷哼著:"都是因為你,纔會造成我如今的局麵!顧蔓蔓,你也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當初要算計我!"

說完,慕婉就直接將顧蔓蔓臉上的氧氣罩給拿了下來,然後扔在了一旁。

顧蔓蔓一脫離氧氣罩,雖然她還冇有甦醒過來,但是感覺到呼吸不暢,她的臉都憋紅了起來。

一副難受窒息的樣子。

看著顧蔓蔓沉睡中還有這麼難受的樣子,就數慕婉就為開心了。

她拍了拍雙手,然後冷嘲的笑道:"能看到你現在的樣子,彆提我有多開心了呢!也不知道是哪個好心人給我發了個資訊,告訴了我你現在的處境和所在的醫院呢!要不然,我怎麼能這麼早報了我的大仇呢?"

慕婉拍拍手,然後才拎起了手裡的包走出了病房。

"顧蔓蔓,你就在這裡等死吧!"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