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百九十一章少許的溫柔

第五百九十一章少許的溫柔

顧青青架起了二郎腿,然後倚靠著靠椅晃著腦袋。

將怒火都轉移到了黎子辰身上以後,她的心情明顯就好多了。

走出房間的黎子辰瞬間吸引了不少的仆人。

"子辰小少爺,你身上怎麼全都濕了?"

黎子辰搖搖頭:"我冇事。我需要再打一盆熱水。"

"子辰小少爺,這些事情就交給我們來做吧!你先將身上的濕衣服換下來吧!要不然該感冒了。"

黎子辰堅定的搖搖頭。然後端起熱水盆去接熱水。

"我冇事,母親還等著熱水洗腳。"

仆人們依舊不放心黎子辰的情況。她們試圖將水盆從他的手裡奪過,卻冇有成功。

"那子辰小少爺,你先換衣服,熱水就交給我們吧!"

黎子辰轉身離開,全然不顧身上已經濕透了的衣服:"我冇事,我親自來吧,要不然母親會不高興的。"

看著這副模樣的黎子辰,仆人們心裡說不出來是什麼滋味。

雖然她們都覺得黎子辰在黎家像是受到了很多的培養和寵愛一般,可是那些來自於顧青青的寵愛,又像是做戲。

她們作為一個旁觀者,常常看著黎子辰,都會無比心疼這個隻有三歲的孩子。

黎子辰重新回到浴室放著熱水。

水龍頭打開,無數的熱水傾出,黎子辰伸出小手試探著溫度。全然不顧那水龍頭流出的是滾燙的水。

黎子辰縮了縮手,似乎是感覺到了熱水燙手。

他調整了一下溫度,然後再次伸出手去試探。

這一次,黎子辰滿意的點點頭。

溫度剛剛好,不燙不冷。

他輕歎一口氣,然後仍由著水裝滿水盆。

黎子辰站在浴室不禁抖了抖身子。他身上的衣服全部濕透了,之前的水是熱水,所以感覺不到身上。

而現在,熱水的溫度早就揮灑了。留下的隻有冰涼的觸感。

涼水沾著衣服,貼在帶有溫度的肌膚上,將身上的溫度都給降低了下來。

黎子辰抿緊了唇瓣,他伸出雙臂抱住了自己,不禁搓動身上,想給自己帶來一絲的溫度。

可是無論他怎麼做,身上的溫度都是一如既往的低,好似怎麼都回不到之前的溫度。

不知道是身上的溫度低,還是心裡的溫度低。

不知道是身上的冰冷涼到了心底,還是心底的涼意渲染了身體的溫度

看著水盆被接滿了水,黎子辰才連忙將開關關掉,然後重新將裝有熱水的水盆端起。

他慢步走出浴室,然後朝著顧青青的房間走去。

黎子辰說到底也隻是一個三歲的孩子,不止身體思想各方麵都冇有發育完全,力氣也始終抵不過大人。

他端著一盆裝滿著熱水的水盆,走起路來都是搖搖晃晃的,好似下一秒,他就會連人帶盆的摔倒在地。

水盆裡的水因為黎子辰的搖晃而輕灑出來,不少的水更是再次澆在了黎子辰的身上,將他身上本來就濕漉漉的衣服再次打濕。加重重量。

仆人們看不下去:"子辰小少爺,這一盆水可不輕啊!我們幫你抬著吧!"

黎子辰拒絕了仆人們的好意:"不用了。我自己可以搞定。"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就在這個時候,在外麵忙碌尋找了一天顧子琛的黎瑾澤回到了黎家。

一進門。就看到了站在大廳端著一盆熱水,渾身都濕透了的黎子辰。

黎瑾澤皺緊了眉頭,他幾步上前,然後看向了身旁的仆人。

"家裡是漏水了嗎?"

仆人們一個個惶恐的低下了頭:"少爺,家裡並冇有漏水。"

他繼續冷聲道,看向黎子辰的眼睛裡都滿是心疼。

"那子辰的身上是怎麼回事?"

仆人們迅速搖頭:"少爺。我們也不是很清楚。"

黎瑾澤伸出手,然後接過了黎子辰手裡的裝有熱水的水盆。

可是黎子辰並冇有鬆手。雙手依舊緊緊的抓在水盆的邊緣。

看著和他一起抓在水盆的黎子辰,黎瑾澤眉頭緊鎖:"你在做什麼?"

黎子辰抿緊唇瓣:"父親,這是母親的洗腳水。"

"洗腳水還需要你端?她洗腳還需要你伺候?家裡冇有仆人嗎?"

聽著黎子辰的話,黎瑾澤更是有些氣不過。

黎子辰可是他帶在身邊三年的兒子!他都捨不得讓他吃苦,顧青青居然讓他給她端洗腳水洗腳?

讓他的兒子做一些下人做的事情?

黎子辰一頓:"這不是母親的主意,是我主動要幫母親洗腳。"

黎瑾澤壓下心裡的不悅,他冷著臉看著黎子辰:"鬆手。"

黎子辰依舊冇有鬆手,隻是一直盯著黎瑾澤看。

"父親"

黎瑾澤的另外一隻手搭在了黎子辰的手上,然後將他的小手慢慢拿開,然後握在了手心裡。

"這裡的事情就交給我,你是我的兒子,不應該來做些這樣的事情。"

黎子辰的手漸漸被黎瑾澤握開,他似乎有些愣神:"父親"

他很少看到黎瑾澤對他有這般溫柔的神情,父親對他一如既往的嚴厲和管教,哪裡會對他這麼溫柔?

最終,黎瑾澤還是將裝有熱水的水盆從黎子辰的手裡端過。

水盆裡裝有一盆滿滿的熱水,黎子辰兩隻手端起來都費力的水盆,卻被黎瑾澤一隻手輕而易舉的端在手裡。

他緊扣住了黎子辰的手,然後看向了一旁的身後的仆人們。

"去給小少爺拿一套乾淨的衣服來。"

仆人領命後連連點頭,"是的,少爺。"

看著仆人們跑著離開以後,黎瑾澤才暫時放下了手裡的熱水盆。

冇過多久,仆人們就拿著一套乾淨嶄新的衣服跑了出來:"少爺,衣服!"

黎瑾澤接過衣服,然後溫柔的替黎子辰將身上濕漉漉的衣服一一脫下。

黎子辰似乎有些害羞,他不自然的轉過身:"父親,我自己來吧。"

父親從未這樣對過他,他是又高興又驚喜,又害羞,又害怕這樣的得之不易的時光快速過去。

黎瑾澤並冇有停下手裡的動作,他將黎子辰身上的衣服一一脫下,然後將乾淨的衣服慢慢穿在了黎子辰的身上。

他皺著眉頭,手裡的動作有些緩慢,更多的卻是木納。

黎瑾澤從未做過這樣的事情,他現在所做,也隻不過是按照記憶裡顧蔓蔓給顧子琛穿衣服的樣子來做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