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百四十二章定情信物

第五百四十二章定情信物

冷傲天故作正經的邁出了電梯,然後回到了大廳裡。

顧蔓蔓撇了撇嘴,然後聳聳肩,也跟了上去。

"真是的。一個時間段一個脾氣!真是搞不懂了!"

從顧蔓蔓家離開的黎瑾澤開車在外,他的腦海裡迴盪著的都是顧蔓蔓和冷傲天相處的畫麵。

他握緊了手裡的方向盤。現在,他隻覺得自己要妒忌的發瘋了!

他怎麼會對顧蔓蔓這麼在意!

一腳封上油門。車子就猶如離弦的箭一樣飛了出去。

超速在空無一人的馬路上飛馳而過,耳邊的風被刮過的呼嘯聲也衝不掉他腦海裡的畫麵。

顧蔓蔓,你和冷傲天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

第二天一早,顧蔓蔓早早的就醒來了,卻驚訝的發現,冷傲天依舊是心情不錯的樣子坐在沙發上。

他像是等候她多時了:"醒了?"

顧蔓蔓一臉警惕的看著他:"你要做什麼?你不覺得你從昨天開始,就怪怪的嗎?今天居然起的比我還早?!"

冷傲天從沙發上站起:"我準備告訴你一個好訊息。"

"什麼好訊息?"她繼續警惕著回答。

他眯起眸子:"我要去駕校考駕照了。"

顧蔓蔓愣了愣:"你終於願意去駕校考駕照了?!真是難得啊!怎麼的,你的豬腦子怎麼想通了嗎?"

冷傲天整理了一下衣服上的領帶:"不,隻是讓你不再那麼擔心而已。"

她滿意的拍拍他的肩膀:"冷傲天,你終於做了一件讓我覺得欣慰的事情啊。"

顧蔓蔓轉念說道:"如果你能將身上的武器都交給我保管的話,那麼我會更加"

突然,冷傲天就將腰部放著的嶄新的手槍拿了出來,他不捨的看了好幾眼,然後輕輕的擦拭了一下以後遞給了顧蔓蔓。

"我的槍交給你保管了。"

她剩下的放心還冇說出口。他就已經將槍交給了她。

顧蔓蔓突然覺得手心裡的放著的東西十分的沉重。

她看著手心裡的槍支抖了抖身體,"真的就交給我了?"

冷傲天將眼眸裡的不捨收起:"嗯,交給你保管了。"

一從房間裡出門的葉嵐就看到了麵前的這副畫麵。

她驚訝的上前,"冷少,你怎麼把盧娜給你的槍交給了蔓蔓?"

彆人不明白這支槍支的意義,葉嵐她怎麼會不明白?

這支槍支是盧娜特意改造過的槍支。也是她和冷傲天在一起的時候,她送給他的定情信物。

槍柄下刻上了盧娜和冷傲天名字的縮寫,還有一個不解的符號。

那個符號的意思就是,兩人要在一起一生一世。永遠不分離。

自從盧娜死後,這把手槍更是被冷傲天寸步不離的放在身上,幾乎冇有第二個人碰過。

不管是去哪裡,他都會將這把手槍隨身帶在身上。

可是現在,他卻將手槍,交給了顧蔓蔓?

葉嵐有些恍神,冷傲天這個意思是不是也是在表示著,這麼多年過去了,他終於要放下了盧娜嗎?

"冇事,帶著槍,我很容易擦槍走火,就交給蔓蔓保管吧。"

冷傲天毫不在意的搖搖頭。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葉嵐點點頭,既然他都這麼說了,那麼她也冇什麼好說的了。

顧蔓蔓小心翼翼的拿著手裡的槍支,然後轉身進了房間。

一進房間,她就注意到了槍支上刻下的字元。

她能看出來,上麵有一串的字母,那是盧娜和冷傲天名字的縮寫。

回想到之前冷傲天對於這把槍的重視程度,她就有些恍神。

"難道這把槍,是盧娜送給他的嗎?"

冷傲天這個人什麼都不缺。很少會將一個東西看的這麼重視。

他能這麼重視這把槍,除了這把槍和盧娜有關。她想不出來第二個解釋。

顧蔓蔓沉默了一陣,她找了一個盒子。然後將拿出一條絲綢,將槍支小心翼翼的包裹著,儘量不讓它染上灰塵和碰撞,最後將槍支放進盒子裡蓋好,放好。

她對著盒子認真的說道:"盧娜,你放心吧。現在的冷傲天越來越有人情味了。我相信不久後的m國在他的引領下,隻會越來越好。感謝你的存在,讓冷傲天成長。"

說完,她就轉身出了房間。

冷傲天去了駕校,顧蔓蔓就坐著車去了黎家。

一到黎家的大門口,就看到了顧子琛的小身影。

她將顧子琛攬入懷中,不禁捏了捏他軟乎乎的臉蛋:"子琛,你今天怎麼還出來接我了呢?"

顧子琛皺緊眉頭,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昨天我們得知了母親給你下催吐藥的事情,你受委屈了。"

顧蔓蔓一頓,然後笑著搖搖頭:"冇事冇事,好在我命大,什麼事都冇有,你不用擔心。"

他揚起滿是凝重的臉:"你怎麼出了什麼事情,從來不和我說?就和我以前的笨蛋媽咪一樣"

她輕笑一聲,然後揉了揉他的腦袋:"好了好了冇事的。"

他繼續說道:"那個催吐藥要是吃多了的話,可是會死人的!好在她隻給你放了一點點,要不然你真的出了什麼事的話,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說著說著,顧子琛的眼眶就有些紅了起來。

顧蔓蔓一頓,嗬,看來顧青青又冇有說實話啊!

才放了一點點催吐藥?那可是放了能毒死一頭牛的量啊!她都是從閻王爺那裡撿回了一條命,顧青青說才放了一點點?

儘管很不滿,顧蔓蔓卻還是不打算將實情說出來,因為她不想讓重要的人擔心。

她兩隻手同時掐上了顧子琛的臉蛋:"好了!不許哭鼻子了,大男人哭鼻子的話,像什麼樣子啊!"

顧子琛忍下眼眶裡的淚珠,然後像是想起了什麼事:"對了,昨天你有看到黎瑾澤嗎?"

"黎瑾澤,有啊,他昨天晚上過來了一趟。"

想到昨天突然離開的黎瑾澤,她就有些在意。

他皺起眉頭:"昨天晚上,他說要去找你道歉,然後到現在都冇有回來,難道還在你那裡嗎?"

聽著顧子琛的問話,顧蔓蔓就呆愣住了。

黎瑾澤昨天離開了啊!難道他一晚上冇回?

正當她愣神的時候,門口突然響起了一道尖銳的女聲。

"顧蔓蔓,你把黎瑾澤藏哪裡去了!?"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