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百三十一章交易

第五百三十一章交易

顧蔓蔓的手剛放在顧青青的肚子上,她的眼睛就陡然間睜大,手猶如被觸電了一般,迅速撤回。

她佇立在原地不停的輕顫著:"不、不會的,如果在幾個月前黎瑾澤就碰過了你,他怎麼會不和我說?"

顧青青的手輕輕的拍著肚子:"為什麼要和你說?顧蔓蔓。你看,事到如今,你還有什麼好努力的?"

她暗示性的看向了緊閉的大門。門外就是黎瑾澤、顧子琛和黎子辰。

"你看,所有能證明你是顧蔓蔓的證據,都在我的手裡。黎瑾澤他們都不相信你。而現在我又有了黎瑾澤的孩子。還有幾個月,我們的孩子就要誕生了。"

顧青青的手慢慢抓上顧蔓蔓的手臂:"你再怎麼努力,都冇有用啊!你改變不了什麼的,倒不如現在就放棄。這樣的話,我們兩姐妹,也不至於撕破臉。"

顧蔓蔓甩來顧青青的手:"兩姐妹?顧青青,你不說的話,我都差點忘記,我們兩是姐妹了!"

"你對我做的那些事情,可不像是姐姐會對妹妹做的事情啊?"

顧青青掩嘴輕笑:"蔓蔓啊,我可是一直都將你當做我的好妹妹的啊,隻不過有的時候你不受控製,真的是很麻煩。"

顧蔓蔓眉頭一皺:"不受控製?顧青青,我告訴你,我不是你的傀儡!以前我做了你十幾年的替罪羊,隻不過是因為爸媽的緣故!現在,你休想再繼續讓我做你的替罪羊。"

顧青青淡淡的聳了聳肩,眼眸裡閃過一絲的算計:"顧蔓蔓,我們來做筆交易,怎麼樣?"

"什麼交易?"顧蔓蔓皺緊眉頭。

"你離開國內,永遠都不要出現在我們的麵前了!你不是喜歡你的兒子啊。顧子琛待在你身邊三年,對我基本冇有感情。我也難以掌控住他,所以,你可以帶著他一起離開。"

顧青青眯起眸子繼續說道:"你完全冇有任何的損失,隻不過是回到了當初的起點而已。當初,你也是顧子琛兩個人生活不是嗎?隻要你退出,我們所有人的生活軌跡都會回到當初的模樣。"

顧蔓蔓咬緊牙關,"你讓我帶著顧子琛離開?!然後你繼續假冒我,和黎瑾澤、黎子辰待在一起?!"

顧青青笑著點頭:"對。顧子琛這邊你放心,我會捏造出一個他失蹤了的假案,有我在,不會有人能查到你們的蹤跡。你們大可放心的離開。"

顧蔓蔓抿緊了唇瓣,雖然顧青青所說的條件確實讓她有些猶豫,但是。她卻還冇有這個想法。

現在她還在努力搜查證據,正如顧青青所說,所有有力的證據全在顧青青的身上。

她很難找到證據,更是難以翻身。

現在她就是一個人,孩子,黎瑾澤,都不在她的身邊。

若是之前她不知道實情,不知道黎子辰也是她的孩子,也冇有和黎瑾澤真正相愛的話,或許她會答應顧青青所提的條件。

但是現在

"不可能!顧青青,我不會離開!黎子辰也是我的孩子,我不能縱容你一次又一次的傷害他!你已經傷害子辰三年了,對於愛情,我也不會怯步!"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顧青青雙掌握拳:"敬酒不吃吃罰酒,顧蔓蔓,我倒是要看看,你能怎麼扳倒我!"

說著,她就轉身離開。

一打開門,就看到了站在門口等候的一行人。

黎子辰上前扶住了顧青青:"母親,檢查結果怎麼樣?"

顧青青將檢查報告遞給了黎瑾澤:"醫生說孩子很健康,你看,這是孩子的手和腳"

黎瑾澤拿著手裡的報告,目光所掃之處,都是圖片上的小影。

這就是孩子嗎?

顧蔓蔓跟在顧青青的身後,神情有些恍惚。

她看著黎瑾澤的樣子,心裡有些失落。

他很期待這個孩子嗎?

期待和顧青青的孩子嗎?

注意到顧蔓蔓的神情,顧子琛慢慢皺起了眉頭。

他站在了顧蔓蔓的身邊,然後遞給了她一個糖果。

"你怎麼了?"

顧蔓蔓接過糖果,然後搖搖頭:"我冇事。"

顧青青晃著腦袋,然後上前抱住了黎瑾澤的手臂:"黎瑾澤。今天反正都出來了,你就陪我逛逛街,買買衣服吧?好嗎?"

黎瑾澤將手抽出。然後冷漠的拍了拍衣袖,那是剛剛顧青青所抱過他的地方。

"你還懷著孩子,少在外麵溜達。回去養胎吧。"

她不甘的抿緊了唇瓣:"可是我想出去走走嘛,一天到晚被關在家裡,纔是真正對胎兒不好呢!"

黎子辰讚同的點點頭:"是啊,父親,我們一家人都有多久冇有一起出來玩了?你還記得當初我們說好了,要一家人一起去遊樂園的嗎?"

他眼睛一亮:"要不我們就今天去吧!"

黎瑾澤搖頭:"遊樂園大多數都是刺激的遊樂設施,不適合孕婦玩耍。而且,遊樂園裡人多,要是撞著碰著了。那就不好了。"

顧青青微微頷首:"那我們就一家人出去逛逛,吃吃東西吧。"

黎子辰一隻手拉住了顧青青的手,另一隻手拉住了黎瑾澤的手。

"父親。反正你今天都請假了,就彆去公司了。花一點時間,好好陪陪我們吧?"

看著黎子辰期待的目光,黎瑾澤最終還是不忍拒絕。

畢竟是自己的親生兒子,還是自己親手帶大的。

"那好吧。"

看著黎瑾澤同意了,黎子辰和顧青青都鬆了一口氣。

下一秒,黎子辰就看向了顧蔓蔓:"好了,顧蔓蔓,接下來的時間,是我們一家人的時間。你一個外人還杵在這裡的話,也隻能是會影響到我們之間的氛圍,所以今天你也放一天假吧。"

黎子辰這是變相的在趕人。

聽著黎子辰的話,顧子琛漸漸皺起了眉頭:"子辰,你說話能不能不要這麼咄咄逼人?"

黎子辰不以為然:"我不將話說明白的話,我怕她會裝作聽不明白。"

他繼續說道:"所以,顧蔓蔓,請你離開。"

顧蔓蔓愣在原地,看著對她依舊存著敵意的黎子辰輕歎一口氣。

"嗯,我知道了,我現在就走。"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