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公是公,私是私

第五十二章公是公,私是私

顧青青微微一愣,她伸出手緊緊的抓住了黎瑾澤的衣袖。

"黎瑾澤。這個時候,隻有你能救顧氏集團了!顧氏集團處於危難之中。黎氏集團不出手相助的話,外人會怎麼想啊?"

聽著顧青青暗示性的話語。黎瑾澤的眉頭漸漸皺了起來。

"這次的事件,很明顯就是針對。如果你們找不到真凶的話,就算我幫了你們這一次,那麼下一次呢?下下次呢?都要我給你們收拾爛攤子嗎?"

聽著黎瑾澤無比冷漠的話語,顧青青的身體控製不住的顫抖了起來。

"黎瑾澤你當真要這麼決絕嗎?"

黎瑾澤向著黎子辰伸出了冰冷的大手。

下一秒,黎子辰就將小手搭在了他那冰涼的大手上。

黎瑾澤麵無波瀾,心裡卻好一陣震驚。

他牽著黎子辰走進了房間:"除非你們能找到這次陷害顧氏集團的人,要不然,我是不會趟這趟渾水的。"

看著黎瑾澤和黎子辰離開了以後,顧青青的手掌才緊緊的握緊成了拳頭。

為了嫁給黎墨,她甚至辭去了顧氏集團的總經理的職位!

三年了!三年了!黎瑾澤冇有碰過她就算了,可是他對她卻還是這般的冷漠、不近人情。

在這個黎家,她對於他來說,更像是陌生人。

顧青青跌坐在沙發上。臉上滿是自嘲的笑容。

她奪走了原本屬於顧蔓蔓的未來,得到了什麼?隻不過是得到了一個名義上的黎夫人而已!隻不過是得到了外人的羨慕而已。

外麵的人根本就不知道她這個黎夫人過的是什麼日子!

三年分房睡,獨守空房!

而這一切都是怪顧蔓蔓那個賤人!

明明她就是頂替了顧蔓蔓,可是黎瑾澤對於她卻一直保持著懷疑的態度。

更是日日夜夜都拿著顧蔓蔓當初留下的那個手工手鍊走神。

如果不是顧蔓蔓的話,黎瑾澤估計早就愛上她了吧!

黎子辰的房間裡,看著安靜無比的黎子辰。黎瑾澤還是不禁出聲。

"你為什麼不問我為什麼不幫助你媽媽?"

黎子辰將手裡的書本漸漸放下,臉上的神情和黎瑾澤的倒是有八分相像。

"父親你說的並冇有錯,顧家的人這次得罪的人一看就不是好對付的。如果他們連得罪了誰都找不到的話,以後還會出更多的事情。有可能是出自於一人之手,也有可能出自不同人之手。"

他抬起眸子認真的看著黎瑾澤:"但是顧家人若是無用,根本就連害顧氏集團的人是誰都不知道。這樣的話,遲早會惹來無數的禍端,若是父親這次輕易的就幫了的話,以後得到的結果便是無窮無儘了。"

聽著黎子辰的分析,黎瑾澤滿意的點了點頭。

他不禁伸出手揉了揉黎子辰的腦袋:"我的兒子,就是優秀。"

黎瑾澤打開房門慢慢走了出去:"我去公司了,家教來了以後可要好好學。"

黎子辰立即起身禮貌的對著黎瑾澤點了點頭:"好的父親,我明白了。"

黎瑾澤大步邁出了黎家彆墅,嘴角卻漸漸上揚了起來。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他的兒子在管理這方麵的思想方麵勝過了公司的其他的高官人群。

從小就是有著總裁的思考模式。

黎瑾澤一走,剛剛還繃著臉,像極了一個小大人模樣的黎子辰不禁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他伸出兩隻小手摸了摸剛剛被黎瑾澤摸過的腦袋,臉上滿是笑意。

砰--黎子辰的房門瞬間被踹開。

他皺著眉頭慢慢將手從腦袋上拿下,"母親,你有事嗎?"

顧青青冷著一張臉坐在了黎子辰的書桌前,看著他那張結合了黎瑾澤和顧蔓蔓的臉,她的臉上就漸漸浮現出了絲絲的不悅和憤怒。

她揚起手,居然本能的想抓爛掉麵前黎子辰那張堪稱完美的臉。

雖然她和顧蔓蔓是雙胞胎,遠看幾乎一模一樣。黎子辰的外貌是結合了黎瑾澤和顧蔓蔓,那麼自然也是挺像顧青青的。

可是顧青青知道。並不像!

這個孩子也絕對不是她的孩子!

顧青青留著長長指甲的手漸漸停留在了黎子辰的臉上,卻是冇有往下抓去。

黎子辰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儘管此時顧青青臉上的神情讓他看著有些害怕,可是他依舊冇有躲開。

顧青青伸出手摁住了黎子辰的肩膀,臉上硬是拽出了一抹僵硬無比的笑容。

"黎子辰,你告訴我,你有冇有把我當做是你媽媽?"

黎子辰聽著顧青青的話不禁一頓:"母親你在說什麼?你當然是我的母親了,既然如此的話。我又怎麼會不把你當做母親呢?"

顧青青微微一愣,然後鬆開了一直摁著黎子辰雙肩的手:"既然如此。那你就和你爸爸說一說吧。讓他幫助顧家度過這個難關,好嗎?"

"顧家也可是你的家啊!"顧青青不禁再加了一句。

黎子辰後退了幾步,孰輕孰重,他自然能理得清楚。

而且他和父親的意思基本一致,顧家的事情冇有處理好,就是一趟怎麼都清澈不了的渾水。

"母親,很抱歉,我和父親的意思是一樣的。如果你們能找出這次陷害顧家的人,那麼這件事自然能解決。如果找不到的話,那父親愛莫能助,更不要說是我一個小孩子了。"

啪--一道清脆的巴掌聲從黎子辰的臉上傳來。

黎子辰的臉微微側向了一邊,白皙嫩力的臉龐上還留著一個觸目驚心的巴掌印。

顧青青慢慢將手收回,心裡卻覺得無比的解氣。

想打顧蔓蔓的孩子,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

"黎子辰,你可是我懷胎十月辛辛苦苦生下來的!你的心居然和我不是一起的,真讓我失望啊。"

明明應該是無比悲憤的語氣,可是從沐晴羽的嘴裡出來的卻是無比輕挑的語氣,其中還染上了絲絲的愉悅。

黎子辰低了低眸子,禮貌的對著顧青青點了點頭:"公是公,私是私,母親,抱歉。"

禮貌歸禮貌,可是此時的黎子辰渾身都散發著一種隔離的氣場。

顧青青晃了晃腦袋,最後還是摔門離開。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