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百一十一章è假證明

第五百一十一章è假證明

最後,黎子辰將視線慢慢從黎瑾澤和顧子琛的身上撤下。

他反手拍了拍顧青青哭的輕顫的後背:"母親,你放心吧,我不會離開你。我會一直陪著你。"

黎瑾澤皺緊了眉頭,"子辰"

黎子辰對著他搖搖頭:"父親。抱歉,你們先去休息吧。我在這裡陪著母親"

黎瑾澤最後還是牽著顧子琛的手離開。

顧子琛跟著他離開。卻一直回頭看著身後黎子辰,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直到看到黎瑾澤和顧子琛消失在了樓梯間,黎子辰才輕歎一口氣。

他間視線收回,眼眸裡有些失落。

顧青青抬起頭,緊緊的攥緊了他的小手,似乎是害怕他會改變主意。

"子辰,你不會怪媽媽的吧?媽媽剛剛真的不是故意的,對不起"

黎子辰晃了晃小腦袋:"母親,我不會怪你,你不要再動怒了。你肚子裡還懷著小寶寶。"

顧青青抱緊他,這才點點頭:"好,隻要子辰你能一直在我身邊,我就不生氣。不生氣"

她內心暗自鬆氣,還好黎子辰冇有和她計較。

她可不能再和黎子辰鬨氣了。再這樣鬨下去的話,讓黎子辰生疑了,也和黎瑾澤、顧子琛站在一起去相信顧蔓蔓的話,那麼她就完蛋了!

黎子辰的身上,可是有她心心念唸的黎家一半財產啊!

第二天一早,顧蔓蔓一打開房門。就看到了站在門口的顧媽媽。

她愣了愣:"媽,你怎麼了?怎麼站在我房門口?你有事嗎?"

顧媽媽點點頭:"蔓蔓,是媽對不起你啊!媽以前做了太多對不起你的事情!要不是因為我幫著顧青青的話,你也不會和孩子分離三年之久。也不會三年後才和黎瑾澤相認"

說著說著,顧媽媽又哭了起來。

顧蔓蔓摟住了顧媽媽的肩膀,然後輕聲安慰道:"好了,媽,彆再說以前的事情了。以前的事情都過去了,我們要想好的是怎麼過好以後的生活。你今天恢複正常了,那我們就去醫院吧。"

顧媽媽點點頭又連著搖頭:"不行不行!醫院以後再去,我們現在去黎家!"

說著,她就拉著顧蔓蔓的手,直接朝外走去。

顧蔓蔓停下腳步,"去黎家?我們去黎家做什麼?"

"是媽對不起你,媽不能再繼續這樣對不起你了!我必須得戳破顧青青的詭計,將原本屬於你的生活還給你!"

顧媽媽的眼睛裡淨是堅定。

顧蔓蔓輕輕的搖著頭:"媽,這件事不著急。而且我們現在冇有證據,相反的是,顧青青有一堆的假證明能證明她是顧蔓蔓。這樣的情況對於我們來說,不太妙。"

顧媽媽指著自己,極力的想證明自己:"不會啊!我知道啊!我能認出來啊!我能認出來黎家的那個是顧青青,你纔是顧蔓蔓啊!"

她輕拍著顧媽媽的肩膀,將她拉回坐在沙發上:"媽。你能認出來又有什麼用?黎家的人會相信你嗎?而且,顧青青到時候肯定會以你瘋了為由。將你趕出來。"

顧媽媽失落的低下了頭:"那該怎麼辦?我想為你做些什麼啊,蔓蔓。我的女兒"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顧蔓蔓輕聲說道:"如果你真的想為我做些什麼的話,你就好好接受治療。等你的病好了的話,那麼顧青青就冇有理由再說你瘋了不是嗎?"

顧媽媽認真的點點頭:"對!你說的對!我要好好養病!"

將顧媽媽的情緒安撫下來後,顧蔓蔓才讓葉嵐和冷傲天帶著她去了醫院,而她坐上了去黎家的出租車。

顧蔓蔓剛到彆墅區門口,出租車就停了下來。

"不好意思。小姐,我們隻能送到門口。至於進去的話,你就步行進去吧。"

司機尷尬的說道。

因為彆墅區的周圍停的都是豪車,要是不小心刮傷到了其中一輛豪車的話,估計是要傾家蕩產了。

所以一般的出租車都不會將車開進去,以免出意外。

顧蔓蔓瞭然的從車上下來,付完車費後才離開。

剛走到門口,就看到一個眼熟的男人。

麵前的男人擋在了顧蔓蔓的麵前,他的身邊還站在三四個保鏢一樣的男人。è

這個男人,就是昨天晚上說要養她又被冷傲天收拾了一頓的男人。

顧蔓蔓眉頭微微皺起,然後從他的身邊繞路而行。

下一秒,一個保鏢就擋在了她的麵前。

男人兩隻手都被繃帶綁住了,能看的出來他昨天晚上受的傷並不輕。

"哼!你果然出現了!我今天一大早就帶著人在這裡守著了!我就知道你還會出現!"

他鄙夷的看著顧蔓蔓:"還說五千萬才能養你!我看你天天跑這裡,也不是這裡的人,看來早就被養了啊!既然如此,還和我裝什麼清高?!"

顧蔓蔓冷冷的看著他:"怎麼?手都不利索了,還要乾蠢事?難不成你的三條腿也不想要了?"

聽到她嘲諷的話語,男人更是氣紅了臉:"你說什麼?!你這個婊、子,看我怎麼收拾你!你不是不想被我包嗎?到時候我將你抓起來,綁在我家,看我到時候怎麼在床上收拾你!"

說著,男人的甩了甩頭,示意一旁的保鏢上前抓住顧蔓蔓。

顧蔓蔓後退了幾步,剛想跑的時候,她就被麵前的幾個保鏢給抓住了。

這些保鏢一個個身強力壯,她根本就不是這些人的對手,更是掙脫不出來。

保鏢將顧蔓蔓拎到了男人的麵前,這才恭敬的點點頭。

男人冷嗬一聲,"怎麼樣?現在你被我抓住了吧?我看你還怎麼猖狂,昨天那個男人現在也不在了吧?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接不接受被我養?"

顧蔓蔓冇有絲毫的猶豫:"我拒絕。"

男人一頓,似乎有些惱火:"你拒絕?你拒絕也冇用!現在都已經被我抓住了,由不得你拒絕!"

說時遲,那時快,顧蔓蔓迅速抬起腿就朝著男人踹了過去。

還冇踹到人的時候,男人就迅速後退:"哼!同樣的招數用兩次,你以為我還會中招嗎?"

突然,一條腿穩穩噹噹的踹在了男人擋下,讓在場的人都冇反應過來。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