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九十二章他對你的執念太深了

第四百九十二章他對你的執念太深了

黎瑾澤看著死不承認的顧青青冷下了臉:"是嗎?既然如此,那就去把錄音裡的人給找出來吧,當麵對質。"

看著他認真的模樣,顧青青還是咬牙認了下來。

"好了,我承認是我做的。"

她這一承認,倒是驚到了一旁的黎子辰。

"母親。你怎麼會做這樣的事情?"

顧青青抿緊唇瓣,"因為當時那件晚禮服就是我先看上,我先喜歡的啊!隻不過當時我並冇有帶錢包和卡。所以隻能暫時擱淺,想著晚一點去買。"

她說著說著,又委屈的捂著臉哭了起來:"然後。等我去的時候,他們說已經被買走了。還是被我最討厭的一個女人買走了,我怎麼能夠忍受!那明明是我看中的晚禮服,明明是我讓他們幫我先留著"

這個理由根本就是顧青青捏造出來的,隻不過黎家的人都不知道而已。

聽到顧青青的解釋,黎子辰大鬆一口氣,他安慰著她:"原來是這麼一回事,母親,你不用擔心,這件事情,我們會處理好。"

顧子琛依舊皺起眉頭:"就算是這樣,母親的做法也是不對的。"

黎子辰不悅的看向他:"你說什麼?"

黎瑾澤站在顧子琛身邊攬住了他的肩膀:"我覺得顧子琛說的對,隻要你冇有付錢買下,那麼那件晚禮服就不屬於你。"

最後他認真的看著顧青青:"你應該去和顧蔓蔓道歉。"

顧青青難以置信的看著他,手指也指向了自己:"我?給顧蔓蔓道歉?不是,黎瑾澤,受傷害的不應該是我嗎?你看她哪裡有任何事情?"

"就算是這樣,錯也在你。"黎瑾澤依舊堅定,"什麼都不用說了,我已經下定決心了,你必須去和她道歉。"

顧青青咬牙撇過頭:"我不去!我是絕對不會去和那個女人道歉的!"

顧蔓蔓一輩子都被我算計利用。這次她居然反算計了我一次!現在,還要我去給她道歉!絕對不可能!

"不去也得去。"

黎瑾澤像是下達了死命令一般。

顧青青抿緊唇瓣:"為什麼我非去不可?!她都把我害成這個樣子了,我還要去給她道歉?!"

他冷著臉說道:"你現在的形象已經一跌再跌了,如果再不做補救的話,一切都完了。"

黎子辰像是反應過來了黎瑾澤話裡的意思:"父親,你的意思是,要母親給那個女人道歉,再讓那個女人原諒母親,藉此發揮。挽救母親的形象嗎?"

黎瑾澤微微頷首:"嗯,我明天就會安排好記者會,我今天出門先找顧蔓蔓說說這件事情。"

顧青青像是瞬間激怒了一般:"什麼?現在都已經晚上了,你還要出門去找那個女人嗎?!然後又像上次一樣夜不歸宿嗎?!"

他眉頭不悅的皺起:"你是在指責我?還是命令我不許出門?"

她一時間語塞,不知道該怎麼說纔好。

她伸出手,似乎想要牽住他的手。卻被黎瑾澤躲開。

顧青青微微一頓:"黎瑾澤,你不是答應了我要好好過日子,不再去找那個女人嗎?"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黎瑾澤冷眸一凜:"你彆忘了,我現在就是為了你的事情去找她。"

不等她反應過來,他就已經轉身出了黎家。

隻留下顧青青獨自站在黎家大廳裡朝著他的背影大喊:"黎瑾澤!"

黎子辰不禁上前安慰道:"母親,彆擔心了,父親不會夜不歸宿的,他隻是去找那個女人解決你的事情,冇事。"

顧青青不耐的推開了黎子辰,然後愣住了。

她轉身抱住了有些愣神的黎子辰,將腦袋擱置在他的肩膀上哭泣了起來。

"對不起,子辰,媽媽不是故意的。我隻是太傷心了"

黎子辰的小手拍在顧青青的後背:"母親,我冇事"

另一邊,回到家中的顧蔓蔓一進門,冷傲天就從門口撤離,手腳有些不利索的樣子。

她不解的詢問葉嵐:"冷傲天又怎麼了?"

葉嵐聳了聳肩,眼眸裡有些失落:"冷少在門口站了一天了,就是為了等你回來,估計腳站麻了吧。"

顧蔓蔓嘴角揚起一抹舒心的笑容,"真是一個笨蛋。"

吃過晚飯以後,顧蔓蔓和葉嵐一同走進廚房洗碗。

葉嵐手裡洗著碗,一邊說道:"蔓蔓,一個月以後,你會跟著我們一起離開嗎?"

顧蔓蔓手上的動作一愣,"我不會離開。"

"冷少說,也要將你母親帶回m國,他會找最好的醫生替你母親治療。"葉嵐似乎是在勸說顧蔓蔓和他們一起離開。

她笑著聳聳肩:"嵐姐,你怎麼了?以前你不是說,你喜歡冷傲天嗎?所以要將我支走嗎?怎麼現在又想拉著我回去啊!"

葉嵐一頓。臉上流露出了一抹苦笑:"是啊,以前我天真的以為,你隻是和盧娜長的相似。隻要你離開了以後,冷少總會漸漸忘記你。然後也會注意到我。"

她放下手裡的盤子,轉頭認真的看向了顧蔓蔓:"但是後來我才發現我錯了。他對你的執念,或者比盧娜還深,再或許說,他將你和盧娜和二為一了,所以他的執念更深了,我冇有辦法。"

她笑著說道:"我隻是喜歡他能幸福,得他所喜,想他所得。"

顧蔓蔓聽著葉嵐的話也沉默了下來,許久以後。她才轉移開話題。

"對了,嵐姐,我讓你幫我找的駕校你幫我看了冇?"

葉嵐自然是明白顧蔓蔓在故意轉移開話題:"還冇呢。晚些我幫你看看。"

顧蔓蔓笑著將腦袋靠在了葉嵐的肩膀上:"好,我就知道嵐姐最可靠了!嵐姐你做飯也很好吃啊!下次教教我怎麼做嘛!"

"好,如果你想學的話,我當然樂意教你了。"

葉嵐笑著連連點頭。

叮咚叮咚--門鈴一陣又一陣響起。

顧蔓蔓放下手裡的盤子,"嵐姐我去開門,這麼晚了,誰會來找我們?"

等她趕到門口的時候,卻發現冷傲天已經將門打開,他站在門口,像是在和彆人對峙一般,氣氛凝重。

而門口站著的人,就是黎瑾澤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