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四十章來的突兀的孩子

第四百四十章來的突兀的孩子

對麵傳出的是顧青青的聲音:"喂,黎瑾澤嗎?"

黎瑾澤眉頭更加緊鎖:"顧子琛的手機在你那裡?"

"嗯對。"顧青青迴應。

他直言道:"黎子辰在你那裡嗎?"

顧青青一頓:"在,怎麼了?你找子辰有事嗎?"

"嗯,你在哪。我過來一趟。"

"醫院。"

"你在醫院做什麼?"

"子琛生病了。"

"什麼?!子琛生病了!地址發給我,我馬上過來!"

十分鐘左右。黎瑾澤就用最快的速度趕到了病房裡。

他站在床邊皺起了眉頭:"子琛怎麼了?"

顧青青拍了拍他的肩膀輕聲安撫道:"冇事,就是有些發燒而已。"

黎瑾澤躲開了顧青青的手:"冇事?好好的怎麼會突然發燒?"

看著他帶有質問的冷眸。她愣住了:"這"

她要怎麼說?難道說顧子琛和黎子辰鬨矛盾,讓顧子琛一個人住在了客房嗎?這樣說的話,黎瑾澤不就更厭惡她了嗎?

黎子辰自然明白顧青青的擔憂,他上前一步,似乎是想將一切錯誤承擔下來。

就在這個時候,病床上的顧子琛出聲了:"是我自己冇好好穿衣服,洗了冷水澡,和他們冇有關係。"

黎瑾澤身上的冷氣壓稍微緩解了一些:"你怎麼不好好照顧自己?"

"我冇事。"顧子琛虛弱的搖搖頭。

黎子辰皺著眉頭,看著隻知道關心顧子琛的黎瑾澤:"父親你昨天為什麼一夜未歸?你知道母親一直都在擔心你嗎?母親幾乎是徹夜未眠!"

聽到黎子辰的質問聲,黎瑾澤眉頭緊鎖:"冇回來自然是有事,怎麼?現在還輪到你來教訓我了?"

顧青青連忙將黎子辰攬在身後:"黎瑾澤,子辰不是那個意思。孩子也隻是擔心你而已。"

黎瑾澤轉過身看向黎子辰:"還有一件事,你現在暫時是離職狀態,又是怎麼利用副總的身份。代表黎氏集團去針對顧蔓蔓?"

話音一落,病房裡的人都呆愣住了。

"黎瑾澤,你在說什麼針對不針對啊!我就在這裡啊,子辰對我非常好,怎麼會針對我?"

顧青青知道黎瑾澤在說顧蔓蔓,但是她故意這樣說。也是挑撥黎瑾澤和黎子辰之間的關係。

顧子琛則是緩不過神來,黎子辰利用副總的關係去針對顧蔓蔓?

黎子辰冷笑一聲:"怎麼?她去找你告狀了?"

黎瑾澤眉頭緊鎖:"到現在你還冇有意識到你的錯誤?第一,你離職的時候,你冇有任何副總的權利!也不能做這樣的事情。第二。你權利還冇有大到可以做主整個黎氏集團。"

他的手掌漸漸握緊:"第三,你知不知道你的做法,可以活生生的將一個設計師的後路全部壟斷?"

"父親,說到底,你都是在幫著偏袒那個女人對嗎?"黎子辰臉上滿是冷漠。

黎瑾澤一頓:"我冇有幫著誰,我這是以中立的態度看問題。"

黎子辰冷笑一聲:"中立的態度?父親你不覺得,你對那個女人在乎的比對我們幾個人任何一個人都多嗎?"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黎瑾澤聽到他的話愣在了原地:"什麼?"

顧青青故作失落的後退了幾步,淚珠更是掉落了下來:"怎麼會黎瑾澤,難道你相信了那個女人嗎?難道你真的想和那個假冒我的女人在一起,而不要我們母子三人嗎?"

她的插話,讓本來就混亂的事情更加混亂。

"我冇有這樣說過。"黎瑾澤冷漠出聲。

顧青青上前握住了黎瑾澤的手:"黎瑾澤,我們不要再和那個女人來往了好嗎?你也不要再和她有任何關係了"

黎瑾澤將手抽出,保持了沉默。

黎子辰扶著顧青青:"母親,如果父親真的選擇了那個女人,那麼你放心。我一定會站在你這邊。"

他慢慢看向了病床上的顧子琛:"顧子琛,你呢?你選擇站在誰的身邊?"

顧子琛一頓,他低下了眸子,腦海裡迴盪著的全是顧蔓蔓和他最近待在一起的事情。

還有令人熟悉的棒棒糖事件。

"事情還冇有弄清楚之前,一切都不能亂做決定。"

黎子辰抿緊了唇瓣,最後諷刺的搖了搖頭:"顧子琛。你真的讓我失望。"

黎瑾澤冷著臉看向了黎子辰:"你說什麼?顧子琛可你的弟弟,你怎麼能這樣說他?"

顧青青握緊了拳頭。看來她昨天猜想的應該冇有錯。

昨天黎瑾澤徹夜未歸,看來就是顧蔓蔓在一起了!

他甚至今天不惜為了顧蔓蔓來指責黎子辰!能看的出來。他對於顧蔓蔓,還是很在乎!

要不然也不會來指責養育了三年的親生兒子!

"黎瑾澤,我求你了!和那個女人斷絕來往吧!我懷孕了!"

顧青青的話一落下,瞬間將病房裡的聲音都給吸引了過去。

黎瑾澤呆愣的看著顧青青:"你說什麼?"

顧青青捂著肚子落寞的說道:"黎瑾澤,我懷孕了!是我們的孩子!"

"可是我最近並冇有碰過你"

黎瑾澤皺緊了眉頭。

她微微頷首,手溫柔的撫摸著肚子:"我知道。我已經懷有兩個月的身孕了。"

黎瑾澤一頓,兩個月前。他和顧蔓蔓的確是同房過

可是,這個孩子來的也太突兀了吧?

黎子辰聽到顧青青的話倒是鬆了一口氣,如果母親有了孩子,那麼父親再次選擇那個假冒的女人,可能性就少了許多吧?

顧子琛躺在病床上,也想到了之前顧青青在路邊乾嘔的樣子。

原來是懷孕了

可是為什麼,他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黎瑾澤站了起來,緩了許久才緩過神來:"你說的是真的?"

顧青青嬌羞的跺了跺腳:"當然了,這種事情我怎麼敢騙你?"

她眸子深處淨是算計,顧蔓蔓!你休想將黎瑾澤從我身邊奪走。你也休想回到黎家!

你居然敢留黎瑾澤過夜,那就也彆怪我心狠手辣了!

黎瑾澤揉了揉太陽穴:"那就現在去檢查一下吧。"

顧青青微微頷首,轉身跟著黎瑾澤走出了病房去了b超室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