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千零九十七章幕後人開始動手了

顧思縈的一番話明顯是取悅到了葉修,他深情款款的望著顧思縈,薄唇輕啟,悠悠的開口說道:“娘子不如今天晚上咱們出去吃東西吧,咱們倆人已經很久冇有體驗過約會的感覺了。”

“不行!”麵對葉修的這一番邀請,顧思縈想都不想,直接拒絕了。

現在可是關鍵時期,出去吃飯到時候豈不是得被那些網友直接撕成片片?

“娘子,有我在,你還有什麼不放心的事情?你就放一百二十個心吧,咱們這次出去,絕對不會有外人打擾的!”葉修的臉上浮現出一抹自信的笑容。

顧思縈看著他這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樣,便想著最近事情壓在身上實在是太多了,兩個人的確都冇有好好的坐下來吃一頓飯。

正尋思著要答應下來,看看他選擇的地點在什麼地方,辦公室的門突然被人一腳給踹開。

顧思縈不知道為何,突然一把將葉修推到一旁,然後整理了一下儀態,低著頭準備朝著自己辦公桌的方向走去。

誰知道剛走到一半,麵前突然閃過一道陰影,緊接著她的肩膀被兩隻手給扣住,你接著一道熟悉的聲音從她的頭頂上傳來:“小縈縈,大事不好了!”

顧思縈緩緩的抬起頭,隻見孟湯湯一臉慌張的出現在她的麵前,有些懵逼的問道:“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

看著孟湯湯著一副氣喘籲籲的模樣,顧思縈連忙將她扶到一旁的沙發處,一邊拍打著她的後背,一邊安慰道:“湯湯姐你先彆著急,坐下來喝口水喘一口氣,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等你緩過來了以後再說也不妨!”

安慰完了以後,她朝著葉修的方向看了過去,然後連忙出聲催促道:“還愣在這裡做什麼,趕緊打一杯水過來呀!”

葉修低頭,冇人能夠看得出來他眼裡的神色,還以為將娘子放在身邊,就有更多的時間可以親熱。

誰曾想顧思縈卻以礙於這是在公司,不能耽誤他工作,並且這親熱一幕要是被彆人給看到的話,那簡直是羞死人的理由,好幾次拒絕了他想親近的動作。

合著他把顧思縈放在公司隻能看不能吃,這比平常看不到吃不到更難受了!

葉修滿心苦澀的來到飲水機旁邊,然後有些心不在焉的倒了一杯水,來到顧思縈兩人的麵前。

孟湯湯看著葉修真的給她倒了一杯水,瞳孔猛地緊縮,身子差點不受控製的朝著地板上跪了下去!

她何德何能讓冥王給他倒水喝呀?如果他冇有記錯的話,剛纔推門進來的時候,王和小縈縈正在做什麼不可描述的事情吧?

那也就是說她不僅僅讓冥王給她倒水喝,而且還打擾了他們兩人之間的好事?!

完了!孟湯湯嚴重懷疑自己接下來很有可能會被葉修隨便找一個理由,然後丟到無儘地獄裡麵去磨練了!

她顫顫巍巍的接過水杯,然後心虛的抿了一口杯子裡的水,早知道當時就不應該這麼衝動,現在好了,給自己挖坑了。

顧思縈見孟湯湯這口氣喘的也差不多了,這纔開口問道:“你剛剛說發生了不好的事情,那個不好的事情是什麼?”

“今天這一整天你都冇有上網嗎?”孟湯湯連忙握住顧思縈的手。

這網上的議論聲都鋪天蓋地了,顧思縈卻一概不知,也難怪每次網友都罵的那麼凶,主要是顧思縈冇有辦法第一時間去澄清這件事情,給人一種態度不好的感覺。

主要是有些事情不知道,完全冇有辦法拿令主意,接下來的路怎麼走呀!

孟湯湯牢牢的握緊顧思縈的手,然後晃悠了一下,頗為苦口婆心的勸說道:“小縈縈啊,你說網上傳出這麼多有關你的事情,你真的能夠做到兩耳不聞嗎?

好歹也要看看輿論的點向到底是往哪一方麵走的呀,這樣子你才能夠第一時間知道幕後指使人她到底想要做點什麼!

要是我不來告訴你的話,你再晚一點知道有些事情就遲了,那帶來的損害是無可估量的。”

顧思縈有些無奈的拍了拍腦門,“湯湯姐,其實也不是,我對自己的事情不上心,主要是我剛纔去處理彆的麻煩了!”

她一五一十的將剛纔在會議室裡麵發生的事情全部都講了出來。

孟湯湯聽了以後,這才知道自己誤會了顧思縈,隨後她用一種淒淒哀哀的眼神看著葉修:“有小事交給王來處理不就行了嗎?總不能所有的事情都落在你的身上吧?!”

顧思縈對於這件事情倒冇有多大的感觸,她反過來安慰到:“冇什麼,平常他幫我的事情挺多的,我們本來就是夫妻,有些事情是需要共同承擔的。

行了,咱們就彆扯這麼多冇有用的東西了,湯湯姐你剛剛說大事不好了,到底是什麼事情啊?”

“還能是什麼事情,幕後那個人又開始行動了,隻不過這次她將矛盾對準了黎家!”孟湯湯一邊說著,一邊將手機放到顧思縈的手上。

顧思縈看著手機上的內容,瞳孔猛的緊縮。

【黎家無腦站在親生女兒這邊一同對付養女!有什麼樣的家人就有什麼樣的女兒】

【本以為被收養是一種救贖,冇有想到卻是入地獄的開始】

【黎家冇有任何證據出麵為顧思縈說話,對養女的委屈視而不見,到底是道德的淪喪還是人性的扭曲?】

這些標題下麵的內容大致都是冷安安出麵在公眾平台上說明顧思縈不是壞人,是不可能做出傷害自己妹妹這種缺德的事情!

冷安安在發表這則微博的時候,文字很是淩厲,指出了網上那些比較難聽的謠言!

緊接著各大媒體就好像吃錯藥了一般,直接在網上釋出了一大堆對黎家不好的負麵新聞,也不管事情的真偽,反正就是一通亂髮!

“怎麼會這樣子?媽媽怎麼好端端的會在媒體上突然發這樣的話?之前都冇有選擇動手的啊,現在謠言好不容易止住了一些,她怎麼會好端端的在冇有證據的情況下貿然出手?”

顧思縈在說這一番話的時候,冇有指責的意思,隻是很疑惑,她隱隱的感覺到,冷安安很有可能被人給利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