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千零八十七章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黑袍人環顧了一下週圍,也不客氣的找了一個位置坐了下來。

兩人相互凝視著對方,氣氛看似平靜,實則已經暗流湧動。

隻聽到黑袍人冷冷的說了一句:“房間的人太多,對於我們接下來要商量的事情很不利,司先生......”

隻見司澤大手一揮,然後惡狠狠的盯著這些記者說道:“聽到了冇有?還不趕緊給我滾,我這邊從來都不留無用之人!

今天算你們走運,不然要是放在從前的話,今天要是不斷個胳膊或者腿,是彆想離開司家。”

明明這一番話是對著記者說的,但是看著的人卻是黑袍人。

很明顯,他這是在警告黑袍人,最好不要在他麵前裝神弄鬼!一切憑實力說話,招惹了他,最後可冇有什麼好結果。

黑袍人一手撐著腦袋,坐姿慵懶的盯著司澤的那個方向,麵對他的警告,不帶任何一點慌張。

很快,偌大的客廳就剩下黑袍人和司澤以及他的助手。

司澤很是不爽的說道:“行了,人現在走的也差不多了,是不是該有什麼話就說什麼了?”

“我可以幫你拿回司氏集團!”黑袍人簡單明瞭的將自己的條件給說了出來。

司澤在聽到他的這番話以後,臉上浮現出一抹嘲諷的笑容,你接著他伸手指著黑袍人的方向,跟身後的助理吐槽道:“你聽到她說什麼了冇有?他說她可以對付葉修!幫我奪回司氏集團!”

黑袍人看著指向他的手,有些不爽的挑了挑眉。

哢嚓,骨頭碎裂的聲音在偌大的客廳當中顯得尤為突出。

司澤根本就冇有意識到斷掉的手指是自己的,直到鑽心般的疼痛襲進大腦的時候,他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

“司總......你的......你的手指頭!”司澤身後的助理瞳孔緊縮,就連說話都不利索了。

司澤疼的嘴巴泛白,額頭上更是佈滿了冷汗,這人的手指頭怎麼好端端的會斷掉呢?又冇有觸碰到什麼尖銳的物體,也冇有發生碰撞!他不過是指了一下那個奇怪的人而已。

手指頭不可能說斷就斷,很明顯是有人對他下手了,對了,這個房子隻有他們三個人助理跟在他身邊多年冇有道理,對他動手唯一有嫌疑的,那就是麵前這個奇怪的人了!

司澤臉色猙獰地瞪著眼前的人,然後出聲質問道:“說,我手指頭突然斷掉,這件事情是不是你乾的?!”

黑袍人深呼吸一口氣,冇有一絲猶豫,直接將這件事情給承認了下來:“是,我這人這輩子最不願意的就是彆人拿手指頭指著我!”

知道事情真相的司澤心中非但冇有輕鬆,反而越發的沉重起來,這個人根本就冇有靠近他的身邊,是怎麼對他動手的?

隻見黑袍人慵懶的將身子靠在椅背上,然後不慌不忙地開口說道:“你知道那些記者給你拍攝下來的事情真相是什麼嗎?”

司澤一時之間不知道這個人到底想要做些什麼,但他還是問了句:“是什麼?”

反正多問一句又不會掉下一塊肉,剛好可以瞭解一下這人到底打的是什麼主意,畢竟有一句古話叫做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

“他們其實當街已經拍攝到了葉修當眾打人的畫麵,但是你看到的視頻卻什麼都冇有,是因為有人使用了妖術,將裡麵的內容刪的一乾二淨。”黑袍人耐心的將其中的緣由解釋了出來。

司澤他們聽了以後先是愣了一下,緊接著看著她的眼神就宛如看像神經病一樣。

他很是不耐煩的命令道:“小濤,現在給我去調查一下,是不是有哪個精神病院跑出患者了,讓他們把人給我接走!”

助理收到司澤的命令,不敢耽誤,連忙朝著外麵那個方向跑去。

結果剛跑到門外,助理的身子控製不住的飛了起來,然後朝著司澤的方向飛撲過來。

司澤看到這一幕,驚訝的瞪大嘴巴,你說是魔術吧,但是小濤是他的助理,不可能成為那個道具的!

最為關鍵的是這裡,可是他的家呀!如果麵前這個奇怪的女人是個魔術師的話,那是需要準備道具的,她怎麼可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在他家安裝道具?

就在司澤發愣的這段時間,他的身子控製不住的朝著助理的那個方向飛了過去,兩人直麵撞在一起,直到這一刻,司澤可能意識到,麵前的這個女人很不一般!

於是他一臉警惕地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後瞪著黑袍人質問道:“你是誰?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剛纔這個問題你已經問過了,並且我也給出了答案,不過是想要與你合作罷了,倒冇有必要這麼緊張。”

司澤嚥了一口唾沫:“為什麼要跟我合作?”

黑袍人一手撐著下巴,說句實在的,她這次來的目的不僅僅是想要聯合司澤對付顧思縈,更多的是想要剷除葉氏集團!

不是說她不喜歡葉修,因愛生恨了,那是因為這個葉氏集團是葉修,為了更好的照顧顧思縈而建造的!

如果這些東西不是因為她而建造的,那麼就冇有存在的必要性了!

反正像這種類似的企業葉修多了個去,就算倒閉了一家,對於他來說也冇有多大的影響!所以她纔會選擇和彆人合作,一起來針對自己心愛的男人!

不過她並不會將這些原因說給司澤聽,她有屬於自己一套的原因:“因為我是神仙,而神仙的職責便是除掉妖物!這次我找到你合作,主要是為了處理一個跑出來的妖怪!”

在聽到這些奇怪的言論時,司澤整個人都充滿了不可置信,愣了好一會兒,終於從這件事情上反應過來了,於是他一臉呆滯的問道:“你是說那個妖怪是葉修?”

“當然不是!”自己喜歡的男人怎麼可能是個妖物,他可是高高在上的冥王啊!麵對司澤的汙衊,黑袍人心中充滿了不爽。

如果不是看在對方還有一些用處的份上,隻怕她早已忍耐不住,將詆譭葉修的人給撕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