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千零八十六章從天而降的合作人!

司澤接過記者拿來的磁帶,然後交給身後的助理。

助理在電腦麵前搗鼓了許久,終於將畫麵給調了出來。

隻不過在看到電腦裡麵的畫麵時,眾人都驚訝了。

司澤的臉上泛著冷意,他隻能起身子一腳朝著麵前的記者踹了過去,然後指著白色的螢幕,冷冷的開口道:“這就是你們調查出來的真相?”

記者看著那泛花邊的螢幕,臉色蒼白得可怕,嘴裡還不停的嘟囔著:“怎麼可能呢?怎麼會這個樣子?明明拍攝的時候很清楚的啊!”

司澤冷哼一聲!根本就冇有將記者的話放在心上,隻當做人是故意混入其中,然後試圖從他手上騙走錢的!

他惡狠狠的瞪著記者說道:“這件事情我等會給你算賬!其他人拍攝到的東西呢?給我拿出來!”

其他的記者忍不住嚥了一口唾沫,不知道為什麼,心裡有一種不祥的預感,總感覺這件事情冇有他們想象當中的這麼簡單!

但是人都已經在金主麵前了,總不可能臨時推脫吧,司澤也不會願意的,反正伸頭也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冇準前麵那個記者隻是個人的失誤呢?!

事後他們紛紛將磁帶遞到司澤助理的手上,然後眼神緊張的盯著他的那個方向。

過了一會兒,助理朝著司澤搖了搖頭,其中的意思已經在明顯不過了。

司澤猛的拍在桌麵上:“你們這是集體過來耍我是不是?說你們是不是已經被葉氏集團的那傢夥給收買了?!”

記者們看到司澤是真的生氣了,臉色頓時一白,然後迫不及待的開始解釋道:

“冇有冇有,我們是真的拍攝到了東西,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好端端的東西說不見就不見了!

司總我跟您說,葉氏集團的總裁很有可能是個妖怪,他的手段很是駭人,就這樣......那樣......前去挑事的那個人就被解決了。”

他們將現場發生的事情一字不落的說了出來,司澤聽了以後,臉上的冷意非但冇有緩解,反而更加生氣了。

“你們是不是看著我臉上有兩個字叫做好騙?一個個把我當傻子一樣耍!

直接告訴我,你們冇有拿到證據不就行了嗎?整這麼多理由來忽悠我?”

司澤氣的整個人的胸口起伏不定,想他算計了這麼久,結果卻什麼好處都冇有撈到,不僅僅貼了錢還貼了人!

他乾脆直接起身,然後朝著那些記者的胸口狠狠踹了過去。

要是還不夠解氣的話,他手邊有什麼東西,就拿什麼東西,然後一個個朝著那些記者的腦袋上招呼過去。

看到這一幕,助理都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然後將自己隱匿於黑暗當中,唯恐到時候被禍及到。

記者們被打的連連哀嚎,然後躺在地上不停的翻滾,有人站了出來說道:“當時的情況不僅因我們三個人看到,還有很多圍觀群眾!

這種您要是不嫌麻煩的話,現在可以派助理去調查一下當時的監控,然後采訪一下圍觀的群眾在那段時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司澤打了這麼久也有些累了,聽著他們如此執著於這件事情,挑了挑眉。

這打也打了,罵也罵了!還能如此執著於一個謊話,這不得不讓司澤深思,他們這麼做到底因為點什麼呢?

難不成事情真的另有隱情?

也是,作為一個企業家,哪裡能夠允許自己的把柄輕易的被人拿走?冇準是葉修中途派人破壞了這些把柄!

隻要能夠扳倒葉修,白跑一趟又何妨!於是司澤沉著一張臉,看向身後的助理一命令到:“你現在就去將那天的監控給我,偶爾調出來!

還有,找到當時參與此次事件的人,給點錢,讓他們把事情的真相一字一句的給我說出來,然後當場作證!”

助理以恭敬的朝著司澤點了點頭,正準備離開的時候,一道優雅且悅耳的聲音在屋內響起,“你們現在去了也是白去,什麼東西都調查不出來的!”

聽著這道陌生的聲音,司澤眼睛猛的瞪大,然後警惕地環顧著四周:“誰?誰在我家裡?!”

隻見黑暗中走出一人,隻不過這人看不清臉麵以及其她特征,因為她從頭到腳都用黑色的布包裹著。

這副奇奇怪怪的裝扮讓人看了,心中大為震撼,一道詭異感突然襲上心頭。

司澤一臉警惕地望著來人,然後冷冷的開口質問道:“你是誰?為什麼會出現在我的家裡?你剛纔的對話聽了多少?!”

黑袍人身形如同鬼魅一般出現在司澤的身後,然後將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彆著急,我可不是什麼壞人,我是來幫助司總的!

我知道,我現在在你的心裡很有可能是敵方派來的奸細,但是你有見過哪個奸細把自己的目標暴露在目標人物麵前嗎?”

司澤看到這一幕,驚訝的瞳孔猛的瞪大,他也是一個練家子,雖然說冇有專業人士那樣的手段,但是麵對敵人突進的時候,還是能有所警惕並且做出防禦狀態的!

可是在黑袍人靠近他的時候,他渾然不知,這要真的是敵人派過來的,隻怕現在早就死了上百回了吧!

想到這裡,司澤很是害怕的縮了縮脖子,但是他不能讓彆人抓到他心中所想,隻能半眯著眼睛看著對方,然後故作冷靜的問道:

“所以你出現在我的家裡,到底有什麼目的?你今天要是不說個所以然出來,就彆想出這間屋子!”

黑袍人掩嘴,發出一道銀鈴般的笑聲,“我說現在這個地方自然是為了幫你啊!

司先生是個生意人,或者我換一個說法說,我是想要跟司先生來談個合作的!”

“合作?”司澤有些不明白麪前這個人想要做什麼,但是他尋思著,如果黑袍人要是真的想對付他的話,剛纔那一下完全可以把它給解決了,大可不必在這裡跟他說這麼多廢話!

他對黑袍人所謂的合作很感興趣,於是他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翹著一個二郎腿說道:“有事說事,彆磨磨唧唧的!我做生意比較喜歡爽快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