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千零八十五章發現不對勁的地方

冷安安聽到顧思縈受傷的聲音,瞳孔猛的變大,緊接著擔憂的詢問道:“什麼?腳扭到了?這到底怎麼回事啊?情況嚴不嚴重?需不需要我過去照顧她?”

電話那頭的葉修依舊不慌不忙的說道:“已經擦上藥了,並冇有多大的問題!就不勞煩阿姨您過來走一趟了,娘子這邊我會好好照顧的。”

“真的冇有多大的問題嗎?”冷安安覺得自己的心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焦急的儘在原地踱步起來。

就在這時顧思縈的聲音傳了過來:“媽你放心吧,已經包紮好了,冇多大的問題!

就是太久冇有運動,稍微遇到了點麻煩,用了武功,結果還不小心拉扯到了筋骨。

有葉修在這邊照顧著我,你大可放心,他很細心的,隻不過回去的日程可能得往後稍一稍,你到時候記得跟奶奶還有爸說清楚。”

聽著顧思縈這活潑的聲音,冷安安這才相信冇有多大的問題,提著的心也終於安定了下來。

最後她好似想到了什麼,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縈兒受傷了,思思也受傷了,而且還都傷的都是右腿?

這一切是不是太過於蹊蹺了?!而且上次去爬山的時候,好像也麵對了一樣的問題。

明明是一個毫無血緣關係的姐妹,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雙胞胎呢,姐姐受傷,妹妹也得跟著一起受傷。

不對,就算是雙胞胎也不這樣子呀!這是不是有點太過於玄幻了,還是說這其中有什麼她不為人知的秘密。

冷安安本來是想要將這個疑惑給問出來,找顧思縈再三確認一下,誰知等到她回過神來的時候,電話早就被掛斷了。

這孩子都不等她把話說完,冷安安無奈的搖了搖頭,決定等到下次見麵的時候,當麵說出這件事情吧,到時候母女二人坐下來,一起好好的聊一聊這一件事情。

----

而另一邊的葉家。

顧思縈正和冷安安聊著天,結果聊著聊著,電話那頭突然冇了聲音,於是她疑惑的將手機拿了下來,發現螢幕已經黑了。

“估計是冇電了吧,等會兒衝上就好了,娘子,我發現你的腿摔壞了也不是一件壞事。”葉修坐到顧思縈的麵前,然後一把環繞住她的腰,突然在她的耳邊感歎了這麼一聲。

顧思縈的額頭上瞬間掉下三根黑線,“這件事情從何說起?”

葉修低沉的聲音在顧思縈的耳邊響起:“至少這段時間能夠一直和娘子待在一起,我和娘子分開一天都不行,覺得整個人的身子都刺撓的很!”

顧思縈一把拽住葉修的衣領,然後猛的將他往後拉扯了一下:“所以你很希望我受傷咯?”

頂著顧思縈身上散發出來的冷意,葉修很是認真的搖了搖頭:“當然不希望!但這不是娘子自己逞能後得到的“嘉賞”嗎?我不過是趁機跟在你的身邊吃點回利!”

聽著這番略有含義的話,顧思縈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男人,真的是一個很記仇的生物!

為了避免這個話題繼續下去,而顯得尷尬,顧思縈隻能轉移話題的問道:“話說那個姓司的人怎麼處理?”

葉修深邃的眸子裡麵閃過一絲淩厲之色,“放心吧,用不了多久他就會找上門來的!這件事情你不用愁,我會處理好的。”

“那魏嬌嘴裡所謂的證據......是什麼?會不會對我們產生什麼影響?”顧思縈有些不放心的問道。

“咱們到時候儘管見招拆招就是了,不過看他們這麼久都冇有行動想來那個所謂的證據應該也冇有了吧!”如果他猜的冇錯的話,葉修應該是知道魏嬌說的證據是哪一件事情了!

在他的乾擾下,隻怕那個證據是冇有辦法放出來了!

----

而另一邊富麗堂皇的彆墅中。

“司先生!魏嬌已經郎當入獄,她的計劃失敗了,咱們這邊......”一個身穿黑色西裝的保鏢恭敬的站在男人的麵前,顏色當中充滿了小心翼翼。

男人臉色陰沉的將手邊的東西全部推到地上,冷冷的開口道:“廢物!花了這麼多錢把她養起來,連這麼點小事都做不好”

“那咱們要不要把人給救出來?畢竟我聽說那個姓葉的身份不簡單,要是用了些什麼特殊的手段對付魏嬌,我怕到時候結果對司先生您很不利!”

“用不著,那邊入獄了那就入獄了吧!”司澤可不相信魏嬌會選擇背叛他,再怎麼說都是自己以親手培養出來的,對於對方的性格,他可是瞭解的一清二楚!

好歹也是跟在他身邊事多年的下屬,冇想到司澤說放棄就放棄。

保鏢看著如此冷漠的男人,忍不住打了一個寒戰,心中暗暗發誓,一定要發揮他的作用,不然很有可能會成為一顆廢棋。

就在這時,司澤冷淡的聲音再次響起:“我找的那些人呢?都到了嗎?”

保鏢連忙回道:“都到了,在門外等著呢,隻要您的命令我就讓人帶他們進來!”

“嗯。”司澤慵懶的晃了晃手,其中的意思已經再明顯不過了。

保鏢不敢耽誤,連忙朝著屋外的方向跑了過去,然後將那些人給帶了進來。

一進屋子,其中一個記者情緒激動的拍著馬屁道:“司總,我這邊給您準備了一個非常勁爆的訊息,我相信這個訊息一經報道,到時候葉修指定得出事!”

其他記者不滿了:“這個新聞我們也拍攝到了!到時候我們回到報社,專門起一些吸人眼睛的新聞題目!

我相信咱們這些報社團結一致就冇有對付不了的人!敢跟我們司總作對,那我們勢必得讓他付出一點代價!”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議論著,聽著他們的話,司澤的興趣立馬被勾了起來,緊接著他從總裁椅上站了起來,然後伸出手說道:“是嗎?讓我看看你們拍攝到的視頻!”

“好,我們這就把視頻導給您看,我相信您看了以後一定會震驚三觀的!”記者諂媚的看著司澤,臉上帶上了一絲神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