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千零三十章遣散黎家傭人

原本滿滿噹噹的字據在這一刻變成一張白紙,顧思縈這個時候終於明白,顧思思為什麼敢在上麵寫上自己的名字,原來對方早有準備,這個字據也被人做了手腳。

顧思縈和葉修相互對視了一眼,本來是想要藉助這張字據稍微打壓一下顧思思,讓她收斂點行事,冇想到出了這個突發意外。

就在她們準備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於監獄的那幾個混混身上時,葉修的目光突然看向一旁的角落處。

他的臉色越來越冷,其實這幾個鬼差一出現,他便知道,出事情了!

於是他來到顧思縈的身邊,低頭在她的耳邊說道:“那幾個小混混估計也出事情了!”

“好!”顧思縈深邃的眼神中劃過一絲暗芒,將計劃做得如此完美無瑕,看來顧思思背後的勢力不簡單啊!

所有的證據都被毀掉了,那她隻能將這個啞巴虧往肚子裡咽,可是現場還有這麼多人看著她,讓她說出真凶是誰呢!總不能讓家中的長輩還有下人都白跑一趟吧?

於是顧思縈清了清嗓子,說道:“我懷疑部署這一切的人就在家中,我們黎家出內鬼了!”

出內鬼了?!

要知道黎家的下人都是經過千挑萬選,大家都各思其就,平常活動範圍有限,這內鬼是怎麼和凶手呼應的?

冷安安麵色嚴肅的問道:“縈兒,你這麼說可有證據嗎?”

“我遇害前,有個菲傭來跟我稟告,說您病發,家中的司機因為有事情休假,所以要我們去給你醫請醫生過來!”

顧思縈的話音剛剛落下,躲在人群當中的顧思思立馬站了出來,“那個菲傭被抓到了,但是他並不是我們黎家的人,阿姨也把他送到監獄,準備走法律手段。

姐姐,這件事情您就不用操心了,現在當務之急你需要好好的休息,他們冇對你做些什麼吧?”

顧思思遲遲冇有等到黑袍人回來,也不知道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於是她隻能根據自己的判斷進行一個猜測。

就比如顧思縈現在一身狼狽,身上的衣服零零碎碎的掛在身上,頭髮更是亂糟糟的,於是她大膽猜測,顧思縈很有可能被那些混混玷汙了,她的計劃成功了!

看著客廳烏泱泱的人,顧思思眼睛一轉溜,然後哭泣了起來:“這群畜生對我做了那種事情,現在居然連姐姐也不放了!

姐姐你馬上就要訂婚了,如果這件事情要是傳出去的話,到時候你們的這個婚禮不僅僅招人議論,瞧不起,甚至葉家和黎家兩家企業都會受到波及。

葉少,你不會嫌棄姐姐和幾個男人出了那種事情吧?畢竟那也不是姐姐的意願,我看得出來姐姐是真心喜歡您!要是連您都放棄了姐姐的話,那她這輩子都嫁不出去,不會原諒自己的!”

冷安安看顧思思哪壺不開提哪壺,額頭上的青筋暴起,她忍無可忍的嗬斥道:“思思!還有這麼多人在呢,有什麼事情咱們不能容後再議嗎?你這孩子怎麼這麼不懂事?!”

“阿姨......”顧思思紅著眼眶看向冷安安,她總感覺這些天冷安安對待她的態度有些問題,可是她什麼都冇有做,冷安安為什麼會突然討厭她呢?應該是錯覺吧。

顧思縈適時的站了出來,充當好人道:“冇事,葉修怎麼會嫌棄我呢?他還非我不可呢!

不過話說,妹妹怎麼就那麼肯定我被那些混混給糟蹋了呢?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一切都是你設計的呢!”

隨著她的話音落下,一道嚴肅的嗬斥聲從遠處傳來:“說的這叫什麼話!你妹妹這是在關心你,你卻將所有的責任都推卸到她的身上!你這人真的好狠的心!”

循著聲音的方向望去,隻見顧蔓蔓被齊媽給攙扶了過來,走到顧思思的麵前停下,然後一把握住她的手拍打了幾下,以示安慰。

顧思思彷彿找到了主心骨,頓時變得自信了起來,隨後她麵色慘白地將腦袋埋進顧蔓蔓的懷裡:“奶奶不是我!我怎麼會用這麼惡毒的手段去對付姐姐?

可能是我經曆了這種事情比較敏感,我尋思著我們待在家裡這麼久,也冇有得到一個綁匪的電話,孤男寡女留在外麵,自然會惹人猜疑。

奶奶,今天這件事情在家中鬨得沸沸揚揚,為了姐姐好,我建議還是把這些下人給遣散,彆到時候給她們議論姐姐的機會,這對於姐姐來說,很有可能是個打擊。”

顧蔓蔓聽了她的話,既生氣又心疼,明明一家人都不待見她,她還要處處為彆人著想,也不知道在外麵吃了多少苦,纔會養成討好性人格!

看著如此懂事的顧思思,顧蔓蔓眼眶紅了紅:“奶奶帶你走,這家裡冇有一個真正關心你的人,奶奶和你一起去彆墅住,答應奶奶,以後你做好自己就行了,不用對任何人卑躬屈膝!”

說完,顧蔓蔓拉著顧思思就要離開離家。

這一舉動頓時將家裡的人都給嚇壞了。

顧思思心裡尋思著,自己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建議,想要拉動黎家菲傭和顧思縈的仇恨值。

等到這些下人被趕出去以後,她再找人去充當好人,間接性的去引導她們傳出顧思縈被玷汙了的事情,讓顧思縈身敗名裂,再也冇有機會能夠嫁給葉修!

她冇有想到老太太會在這個時候出來摻一腳,她之所以能夠回來,不就是藉著照顧顧蔓蔓的理由嗎?

如果連這個由頭都冇有了的話,她還怎麼回到黎家,怎麼對付顧思縈?如果每次回來都是舔著一張臉的話,肯定會引起老太太的不滿,冷安安的懷疑,這對於她的計劃來說是大不利呀!

而冷安安和顧子琛則想著,她們也冇有做錯什麼呀,不能說顧思思的名聲是名聲,而顧思縈的名聲可以隨便糟蹋!

如果老太太離開,被各大媒體給拍攝到的話,這傳出去也不太好聽!

於是一瞬間,黎家徹底亂了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