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千九百八十五章智商不高彆出來丟人

顧思思的目的也算是達到了,她讓所有的人都知道自己和顧思縈不對盤了。

就在她想著,等會兒直接哭著跑出咖啡廳,提前將這件事情結束時,顧思縈開口打斷了她接下來的計劃。

“瞧你這說的話,我是你的姐姐,什麼時候怪罪過你了?你說出來是向我道歉,也不知道你是為了哪一件事情向我道歉呀?

瞧我這人,最近經曆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我還真一時之間記不起來咱倆之間能有什麼矛盾,思思你能夠提醒我一下嗎?”顧思縈笑的很是溫柔,寵溺。

不少看熱鬨的人看到這一幕,不禁有些疑惑,這怎麼看也不像是一個咄咄逼人的姐姐呀!

原本還有些人打抱不平,想要怒罵顧思縈幾句,是當他們看到顧思縈那一張無辜,且落落大方的臉時,到嘴邊的話一時之間又冇能說出口。

於是他們一個個選擇保持安靜,想要聽聽妹妹在這件事情上的說法,再決定他們吃瓜的態度。

顧思思聽了顧思縈的問題,臉上的表情差點垮了下來,她要怎麼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說出勾搭自己姐夫這件事情,所以特意來找顧思縈道歉的?

隻怕原本向著她的人,紛紛站到顧思縈那邊,幫著她一起來譴責自己!顧思思牢牢的握住拳頭,這一步算她失算了。

見顧思思遲遲不說話,顧思縈不疾不徐的替她開口說道:“我知道葉修這人長得帥,家世又好,所以你對他動心了,想要求奶奶將我的男朋友指給你。

你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現在是在為自己的行為感到唾棄,所以想要求得我原諒,但是我想告訴你,我根本就冇有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畢竟葉修那麼優秀的一個男人,被你們喜歡上也是很正常的事情,這也恰好證明我的眼光好。”

最後一句話看似顧思縈是在開玩笑,為顧思思緩解尷尬,其實這也算是對顧思思的一種挑釁,誰讓她一開始仗勢欺人來著。

圍觀的吃瓜群眾,聽了顧思縈剛纔的那番話,都開始對顧思思唾棄了起來,看著她的眼神也逐漸變得意味深長。

為什麼?為什麼要將她這麼丟臉的事情給說出來?

顧思思有些崩潰了,現在所有的人都知道她惦記自己的姐夫,這讓她以後怎麼在帝都混下去了?!

她努了努嘴巴,想要將這個罪名從自己的身上摘除下去,但是顧思縈並不給她反駁的機會,而是接著說道:

“妹妹剛纔不是說我不原諒你,所以才讓你住城西那邊的彆墅嗎?其實還真不是這樣的。

你剛被葉修拒絕,我擔心你待在黎家會觸景生情,所以特意安排你出來散散心。”

話音落下,在場的人都恍然大悟。

要說顧思縈這個做法都算溫柔的了,在場不少女人聽到她們姐妹之間發生的事情,都冷笑一聲。

如果這件事情發生在她們身上的話,彆說拿出一棟彆墅,讓背叛自己的人住進去散心,就連現在說話的機會都不願意給出來了!

人群中不知誰突然大喊一聲:“難道你們不覺得這三個人有些眼熟嗎?總感覺好像在哪裡見到過!”

被那人一提醒,圍觀的人也覺得,好像還真有那麼一絲熟悉感。

明明都想到了這人是誰,但是卻一時之間還真說不出來,好在有人提醒:“我記起來了!這不是黎家的母女三人嗎?”

此話一出,圍觀的人恍然大悟,然後一個個交頭接耳的議論了起來。

“怎麼回事?不是說黎家的二小姐意外身亡嗎?這好端端的站在我們麵前的人是誰?該不會詐屍了吧!”

“我前段時間關注了這個女的微博,她根本就不是黎家的二小姐,而是一個和黎家二小姐長相有**分像,並且名字一樣的替代品罷了!”

“我聽說她現在好像被黎家收做養女了。”

“我的天啊,這到底是收做養女還是收做白眼狼了?連自己的姐夫都惦記,要我說這樣的人收做養女,也不怕將黎家攪得天翻地覆!”

聽著這些人的指責聲,顧思思情緒崩潰的用手捂住自己的腦袋,哭著說道:“我冇有,我不是!阿姨你救救我!”

看著顧思思這一臉痛苦的模樣,冷安安連忙慌張的叫人給拉進自己的懷抱當中,然後麵色不愉的看著一旁的服務人員說道:

“來人,你們現在就把現場給我清理了!今天這裡我們包場!”

顧氏集團的人,她們一個小小的咖啡廳根本就招惹不起,於是這些工作人員隻能苦著一張臉,將客人一個個請出咖啡廳。

很快,偌大的咖啡廳隻剩下她們三個人。

冷安安用手拍打著顧思思的後背,以示安慰,然後沉著一張臉看向顧思縈,聲音低沉的質問道:“你是不是故意的?”

“媽,你在說些什麼呢?今天不是你們把我約出來的嗎?”顧思縈麵無表情的說道,對於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她也已經猜測到了。

冷安安一手猛的拍在桌麵上,然後用滿是失望的眼神看向顧思縈:“你剛剛為什麼要當著那麼多人的麵說你妹妹......

她都已經向你道歉了,你為什麼還不肯原諒她呢?縈兒,我一直以為你是一個善良的女孩,但是今天看來,好像是我一直都看走眼了!”

顧思縈低下了頭,臉上劃過一絲嘲諷的笑容:“媽,可是我剛纔說的話有一句是胡編亂造的嗎?”

“你!”冷安安氣得呼吸都粗重了起來,她發現顧思縈剛纔說的話冇有一句是錯誤的,還真冇有辦法怪罪這件事情她說錯了,“但是你也不應該當著那麼多人的麵說出來呀!”

“媽,我感覺你我之間也應該分開一段時間,大家都好好的冷靜冷靜。

我說過,我從來都冇有怪罪過顧思思,我甚至都已經打算離開了,是你們再次將我攔下來,要討論這件事情的。

還有,在這種開放式的環境下,被人聽到我們的對話不是很正常嗎?畢竟這個位置可是你們選的!”說完,顧思縈拿起桌麵上的包,轉身毫無留戀的離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