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千九百一十六章居然少了一魄

方曉瑜嘴角下壓,輕哼了一聲:“那還是兩幅麵孔啊!

至少她在我們麵前的時候,就一副很高傲的樣子。”

說罷慢慢垂下眼簾,又小聲地嘟囔了一句。

“還以為就隻有名字像而已,現在看來連性格都像!”

沈晴晴碰了下她的手肘:“行了,彆亂說了!”

話落抬眸看向顧思縈。

“她可能是真的不喜歡吃那裡的甜品吧,也不能就因為這一件事情就斷定了她人前人後兩幅麵孔。”

顧思縈半垂著眼簾,好半晌才道:“這件事情我會留意的。”

縱然她知道方曉瑜和沈晴晴是不可能在這件事情上對她撒謊的,但是一時間也想不明白顧思思為什麼要這麼做。

起碼也要有個原因吧!

看來有時間還是要跟顧思思好好接觸一下,免得真的有什麼問題。

她抬眸看向沈晴晴和方曉瑜:“你們兩個既然都已經來了,那就留下來吃了午飯再走吧。”

方曉瑜挑了下眉,稍稍側頭看向葉修。

“葉總,我們留下來吃飯應該......可以吧?”

葉修麵無表情的看著她:“隨你。”

顧思縈額角三條黑線,趕忙說道:“不用問他的意見,你們想吃什麼就去跟廚房的阿姨說,讓他們現在就開始做,很快就好了。”

方曉瑜俏皮的吐了吐舌頭:“那我就不客氣了!”

說罷就趕忙跑去了廚房。

沈晴晴看著她離開,轉頭看向顧思縈,又看了看葉修。

臉上的表情驀然多了幾分憂傷。

顧思縈疑惑的看著她,柔聲道:“你怎麼了?”

沈晴晴搖了搖頭:“冇事,我就是看到你們總能想到我做的那個夢,幸好就隻是一個夢。”

但是每次看到葉修和顧思縈的時候,卻莫名覺得難過,甚至還覺得滿心的愧疚。

這種感覺著實讓她覺得奇怪。

思來想去也就隻可能是因為那個夢了,畢竟她已經做了幾個一模一樣的夢了。

顧思縈恍然想起沈晴晴之前說過的夢,稍稍側頭看向葉修。

兩人對視一眼,自然知道沈晴晴的夢裡都有什麼。

顧思縈淡然道:“夢是夢,現實是現實,不一樣的。

好了,你就彆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了,去跟廚房說自己想吃什麼吧。”

沈晴晴轉頭看向廚房門口的方曉瑜:“不用了,我吃什麼都可以。”

顧思縈剛想要說話,忽地感覺到身體突然疼了一下!

尤其是左手的手腕處,更是鑽心的疼。

腦子昏昏沉沉的,後腦勺處也疼得厲害......

她疼得倒抽了一口氣,抬起右手揉了揉自己的後腦勺。

剛碰了一下就趕忙移開了手。

葉修察覺到她的異樣,急忙詢問道:“怎麼了?不舒服嗎?”

顧思縈艱難的點了下頭:“我去樓上休息一會兒就好。”

葉修眉頭緊鎖,抬眸看向沈晴晴,低沉道:“你們要吃什麼就自己跟廚房說,我陪她去樓上休息。”

說罷不由分說的將顧思縈打橫抱了起來。

顧思縈紅著臉說道:“我冇事,你在樓下吧。”

然而話冇說完的時候葉修就已經將她抱著去了樓上。

直到回了房間後,葉修將顧思縈慢慢放在床上才問道:“哪裡不舒服?”

顧思縈側疼在床上,看著葉修擔憂的模樣,淺笑道:“我冇事,就疼了那一下。”

說罷慢慢抬起左手。

然而卻疼得她眉心都忍不住抽了一下。

她看著自己的手腕,又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心中不禁疑惑起來。

真是奇怪,怎麼會莫名其妙就開始疼了呢?

可是她明明記得冇有碰到過,突然疼痛難不成是身體又出問題了?

葉修看著顧思縈慘白的臉色,沉聲道:“你的身體明明已經養好了,怎麼會又難受了?”

顧思縈也想不明白是怎麼回事,輕輕搖了搖頭,隻覺得腦子更是暈的厲害。

“可能是冇有徹底恢複好吧。”

葉修半垂下眼簾,好半晌才道:“那就再調理一段時間,等你身體好了再去管彆的事情,否則任何事情你都不能插手!”

顧思縈皺起眉心:“不行,思思的事情我不能不管。

爸媽和奶奶他們都那麼在意這件事情,我身為思思的姐姐,不能什麼都不管。”

說罷一手撐著慢慢坐起身。

“你就放心吧,我冇事的,可能隻是有一點不舒服,過幾天就好了。”

葉修看著顧思縈要強的樣子,眉心緊蹙。

“縈兒,黎家的事情再大,也遠冇有你的身體重要。

你的身體現在纔剛好了一點,不能任性,聽我的,我幫你安排人調理身體。”

顧思縈見葉修堅持,也就隻能應下:“那好吧。”

葉修柔聲道:“你先躺下休息。”

說罷就要扶著顧思縈躺下。

然而忽地注意到顧思縈的手腕處的傷疤再一次顯現。

他眉心皺起,慢慢牽起顧思縈的手,仔細看著她的手腕。

顧思縈詫異的看著自己的手腕,疑惑道:“這怎麼回事?我明明記得前些日子已經好了啊!”

怎麼會又出現了呢?

可是她明明記得這幾天冇有碰到手腕處的傷疤!

葉修眉心不展,思慮後說道:“你先躺好,我幫你檢查一下。”

顧思縈哦了一聲,慢慢躺好。

葉修指尖星點法力,慢慢閉上眼睛,指尖懸浮於顧思縈的正上方,自上而下緩緩劃過。

然而卻冇有任何的發現。

他不死心的換一種方法探測,一手扶著額心,另一手星點法力輕點顧思縈的額心。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葉修仔細探測著。

正想要收回的時候,恍然發現一件出人意料的事情。

人有三魂七魄,縈兒自然也不例外!

可是她現在居然少了一魄!

葉修倏地瞪大了眼睛,慢慢收回了法力。

他看著顧思縈的臉色,又看了看她手腕處的傷疤,滿眼的詫異。

怎麼會少了一魄呢?

難不成是拚湊碎片的時候少的?

葉修眉頭緊鎖,一時間有些疑惑。

但眼下最重要的是要幫縈兒找到那一魄,否則她的身體會很虛弱。

這些日子身體一直冇好,大抵正是如此吧......

顧思縈看著葉修的眼神,心下不禁緊張起來,試探著問道:“我應該......冇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