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千八百九十一章活得好好的

黎家人見顧思縈都說要離開,也就不好再多說什麼。

冷安安不捨的看著她,提腳上前。

“縈兒,有時間常回來看看。”

顧思縈嗯了一聲:“好。”

說罷轉頭看向葉修。

“走吧。”

葉修攬著她的腰肢,一起離開了大廳。

一直到出了門後,兩人坐上車,顧思縈才轉頭看向大廳門口的眾人,心下惆悵不已。

曆劫結束,她自然也想與家人一起好好聚聚。

可是眼下這種情況,聚在一起連她都不知道該如何相處,也就隻能先離開了。

正想著,手被突然握緊了一個大手裡。

“這一切都不是你的錯,你不必自責。”

顧思縈迴頭看向葉修,紅唇動了動,好半晌才道:“可是思思的死,與我脫不了乾係。”

這是她最自責的事情!

她怎麼也冇想到顧思思居然會走到這一步。

明明那麼可愛的女孩子,居然會選擇自殺

一想到顧思思自殺的事情,顧思縈忍不住紅了眼。

這一切都太出乎意料了,連她都無法接受,更何況是冷安安與顧子琛呢?

葉修握著她的手,柔聲道:“但你也被她害死了。

你冇有告訴他們曆劫的真相,就是想為顧思思保留最後一點好印象。

這已經仁至義儘了!”

顧思縈輕咬下唇,見大廳門口的幾人還在原地站著,喃喃道:“走吧。”

葉修一手握著她的手,一手開車,兩人離開了黎家

黎老夫人看著車子開走,轉頭看向凱西。

“光影與思思的事情,怪不得縈兒。

以後誰要是因為他們兩個人的事情怪罪縈兒,也就不用待在黎家了。”

話落黎老爺子也認同的點了下頭,看向周圍的眾人。

“縈兒好不容易曆劫回來,若是因為這件事情不敢回來,誰胡言亂語的,就由誰去道歉,將縈兒請回來。”

聞言幾人自然不敢不聽。

凱西更是清楚的知道這話是說給她聽的,抿了抿唇,卻也不敢說一句話。

冷安安看著顧思縈離開的方向,不禁長歎一聲。

“要是思思也在,該多好啊。”

好不容易盼到縈兒回來,然而思思卻不再了,這簡直像是上天與他們開的玩笑。

似乎兩個女兒之中,他們隻能留一個。

其與眾人聽這話神情不禁添了幾分痛楚。

畢竟都是黎家的孩子,就算顧思思犯了天大的錯,他們也不願意看到如今的局麵。

但事已至此,已經無力挽回了

----

顧思縈與葉修離開後,便一起去了西城墓地。

兩人一同去了墓地區,特意去看了奶奶。

看著墓碑上的老人,顧思縈低聲喃喃道:“奶奶,縈兒來看您了。”

說話間將買來的花束放在墓碑前。

怎麼說曆劫的時候也是這位老人將她養大的,即便冇有血緣關係,但她對奶奶自然也是有感情的。

隻是可惜,因為她的原因,奶奶才被害死了

顧思縈垂下眼簾,眸底微微泛紅。

葉修攬著她的肩膀,低聲道:“這一切都不怪你。”

顧思縈輕笑一聲:“怎麼會不怪我,我要是能儘早發現思思的異樣,說不定還能及時勸她回頭。隻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一切都晚了。”

葉修側頭看著顧思縈,眉心不由得皺起。

“縈兒,她要怎麼選是她的事,你左右不了。

至於奶奶,她已經離世這麼長時間了,想必也已經投胎去了。

下一世,一定會活得很幸福。”

顧思縈嗯了一聲:“一定會的。”

隨後兩人又在墓碑前站了片刻,便提腳要離開。

然而卻突然注意到不遠處一個格外顯眼的墓碑。

相比較其他的墓碑,那個墓碑近乎大出四倍還多!

顧思縈稍稍眯起眼睛,仔細看著墓碑上的照片。

看清楚後卻倏地瞪大了眼睛。

“思思!”

她快步走了過去,看著墓碑上的照片,眼圈泛紅。

熟悉的容顏甚至還帶有一絲絲俏皮,嘴角上揚,笑的格外開心。

但她再也不可能這麼笑了

葉修站在顧思縈的身邊,低沉道:“她自己走的路,該她自己承擔後果。”

顧思縈緊咬下唇:“可是她還那麼小。”

她若是能儘早曆劫結束,也不可能會做的這麼決絕。

無論如何也會將顧思思拉回到正軌

兩人在墓碑前站了片刻,葉修就將顧思縈帶走了,直接開車回了葉家。

到家的時候林叔正在安排人修理監控,不遠處的餘朗正打著電話,一副愁眉不展的模樣。

葉修提腳走近,淡然道:“出什麼事了?”

聞言餘朗倏地回頭看他:“是金瑩的事情,她已經認罪了,崔軍那些人也已經被抓起來了。不過崔軍說他這麼做是金瑩和顧思思指使的,現在警方還在調查,我配合他們參與調查。”

顧思縈眉心一緊,急忙問道:“有確鑿的證據能證明與思思有關係嗎?”

餘朗想了想後說道:“暫時冇有。不過金瑩和崔軍都已經把她供出來了,就算冇有證據,有這兩個證人就足夠了。”

看著顧思縈臉上擔憂的模樣,心下不由得疑惑起來。

怎麼看起來像是在擔心顧思思呢?

可是顧思思都已經死了,是否把她供出來,都已經不重要了。

不過前些日子顧思縈都還那麼恨顧思思,怎麼現在就好了?

難不成是因為顧思思死了,所以就乾脆原諒她了?

真是奇怪!

顧思縈轉頭看向葉修:“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保住她死後的聲譽。”

起碼不要再讓黎家人對她失望了!

話音剛落,餘朗的手機就突然響了起來。

他看了眼來電顯示,抬眸看向葉修:“警局的電話,我先接一下。”

葉修微不可查的點了下頭。

隨即餘朗就提腳走到一旁去接通電話。

然而臉色卻逐漸陰沉。

葉修稍稍眯起眼睛,隱隱猜到電話那頭說了什麼。

一定是崔軍說了那天在山上的事情!

正想著,餘朗突然一聲怒喝:“你們胡言亂語什麼呢?葉少身上怎麼可能有槍傷?

葉少和顧小姐都活得好好的,一點傷都冇有!

這根本就是崔軍胡言亂語說的,你們要是不信,可以來葉家看看!

真是什麼話都敢說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