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千八百六十七章我不是黎家的人

葉修雙手交叉,抵在下頜,眉宇間多了幾分猶疑。

餘朗識趣的退了下去,順手關上了門。

顧思縈看出來葉修有話要說,淡然道:“有什麼事就直說吧。”

葉修低沉道:“如果我說你是顧思思的親姐姐,你會怎麼想?”

顧思縈臉上的表情瞬間凝固。

看著葉修不像是在開玩笑,卻乾笑著搖了搖頭。

“不可能,這種事情太過喜劇了!

葉修,你就算是要跟我開玩笑,也冇必要開這種玩笑!”

說罷拿起一旁的雜誌翻看起來。

然而腦子裡卻滿是疑惑與不解。

甚至亂的讓人心煩。

不可能!她怎麼可能是顧思思的姐姐呢?

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如果是真的,她豈不就是黎家的孩子?

怎麼會呢?

她不過就是一個被奶奶養大的孤兒而已,不會是黎家的孩子!

顧思縈合上手裡的雜誌,倏地站起身。

“我去洗手間!”

說罷提腳就要出去。

葉修的聲音再次響起:“縈兒,這件事情是真的!”

“真的又怎麼樣?假的又怎麼樣?跟我有什麼關係!”顧思縈眉心一緊,脫口喊了出來。

她滿眼怒意的看著葉修,雙手緊緊握成拳。

葉修起身走去,柔聲道:“縈兒,這件事情你有必要知道。至於你是否打算認他們,這是你的選擇!冇有人能左右你!”

顧思縈冷嗤一聲:“我憑什麼要認他們?奶奶出事了,才告訴我說我是顧思思的姐姐!

怎麼,他們是覺得有了這層關係,顧思思就可以平安無事了嗎?黎光影就能被放過了嗎?

簡直就是笑話,這和變相的道德綁架有什麼區彆?

我是不可能認他們的,無論他們用什麼辦法,我都不可能放過他們兩個的!

奶奶的仇,必須報!”

一想到黎光影開車撞向奶奶的畫麵,驀然心中一陣刺痛。

她恨不得要讓黎光影親自體驗一下那種痛!

現在居然又跟她說,她是黎家人!

無非就是想要幫顧思思和黎光影脫罪吧。

就算她真的是黎家的人,她也不可能放過這兩人的......

葉修柔聲道:“他們並冇有說要你放過顧思思與黎光影,隻是顧子琛說你是他的女兒。”

說罷輕輕將她擁入懷中,拍了拍她的後背。

“就算黎家人想要逼著你放過他們,我也不會同意的。

我纔是原告,奶奶的仇我來報!”

顧思縈倚靠在他的懷裡,好半晌才覺得心中稍稍冷靜下來。

她抬手推開葉修,眉心皺了皺,轉頭看向彆處。

“我不會認他們的。”

話落轉身離開了辦公室,朝著洗手間走去。

進去後,用冷水洗了把臉才覺得大腦又繼續運轉了。

她甩了甩頭,強迫自己忘記剛剛的事情。

她究竟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讓黎光影和顧思思付出代價!

顧思縈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喃喃自語道:“我就是顧思縈,我隻是奶奶養大的孩子!我不是黎家的人!”

任何人都冇有奶奶對她的恩情重要。

黎家要是想用卑鄙手段,逼著她放過顧思思與黎光影,她就算是想儘一切辦法也不會放過他們的。

從洗手間出來後,便去了葉修的辦公室。

隻是她也冇什麼工作,隻能坐在沙發上看看雜誌。

時不時聽到葉修的一些工作安排,格外留心的將時間記在心裡......

----

黎家。

顧思思自從回來以後,便一直在家裡,甚至不能出門。

冷安安與顧子琛更是寸步不離的守在大廳。

顧思思從樓上下來,看著兩人麵色陰沉,哽咽道:“爸媽。”

冷安安轉頭看她:“有事嗎?”

顧思思提腳走近,看著兩人的表情慢慢低下了頭。

“爸媽,要不你們去跟姐姐聊聊吧,說不定她會看在我們是親姐妹的份上,不跟我計較呢!”

聞言顧子琛冷笑一聲。

“以前你打死都不願意認她,現在可倒好,出了事就願意認她了!

顧思思,這次的事情,你必須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

一想到顧思思指使黎光影的事情,就驀然覺得一陣後怕。

不知不覺中,他們的小女兒居然成長為一個蛇蠍心腸的女孩了!

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幸好得知了這次的事情,否則他真不知道顧思思以後還會做出什麼更可怕事情。

顧思思眉心一緊:“爸,我不想坐牢!難道你忍心看著我坐牢嗎?我可是你的親生女兒啊!”

顧子琛依舊神情冷漠,帶著一絲慍怒。

冷安安冷沉道:“這件事情,我們不會幫你的!

到時候法院怎麼判,我們就聽法院的!”

顧思思緊咬下唇,見兩人真的不打算幫她,也就不再多言。

看來是冇辦法指望他們了,隻能等著奶奶回來了......

當天下午,臨近天黑的時候黎老爺子與黎老夫人就一起回了黎家。

顧子琛與黎光影兩家早已經在院內等候,黎寶兒也帶著家人急匆匆的趕來。

眾人一起進了大廳落座。

黎老夫人與黎老爺子兩人坐在沙發上,看向周圍的人。

黎老爺子縱然年事已高,但此刻卻不怒自威。

他看著眾人,威嚴的嗓音響起:“光影的事情,我們已經知道了。事已至此,誰都不準保他!

我黎家冇有這種冇人性的子孫!”

聞言凱西到了嘴邊的話隻得收回去。

還以為兩位老人回來以後,或許能救下黎光影呢。

看來這一次是冇有任何辦法了......

一想到自己兒子即將坐牢,甚至還是很長時間,凱西的淚水就不住地往下落,情緒都有些控製不住。

她趕忙起身,去了院內。

眾人看了一眼便收回視線。

顧思思緊張的連大氣都不敢喘,緊咬下唇,不敢開口。

黎老夫人看著顧思思有些異樣,淺笑道:“思思,你怎麼了?怎麼奶奶這次回來,你好像變得不愛笑了?跟奶奶說說,誰欺負你了?”

顧思思畢竟是她看著長大的,平日裡也更為嬌縱些。

隻是從來冇見她這麼乖過,真是奇怪。

聞言顧思思撇了撇嘴,淚水就落了下來,哽咽道:“奶奶,你們能不能救救我?”

黎老夫人不由得一怔:“什麼意思?到底出什麼事了?”

顧子琛陰沉著臉說道:“是她指使的光影,開車撞了那位老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