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千七百九十三章葉修救我

晚上下了班後,顧思縈就匆匆收拾了東西離開奶茶店。

剛出門就看到了一輛紅色的車停靠在門口。

她冇忍住多看了兩眼,收回視線後便朝著自己的住處走去。

然而纔剛走出一步,身後突然響起車子啟動的聲音。

“轟——”

顧思縈迴頭看了一眼,腳下往一旁走去,讓出了一條路。

但看了半晌,車子也隻是慢慢跟在她身後,冇有要加速的意思。

莫名其妙的跟在她身後慢行著。

儘管周圍全是些店鋪,但是此刻已經是晚上十二點了,顧思縈也不免有些害怕。

她腳下加快步伐,小跑著朝著自己租住的房子去了。

但身後的車子也慢慢加速,與她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顧思縈更是害怕,大步跑了出去。

“一定隻是巧合,不可能是盯上我了!一定不是的!”她自我安慰似的說道。

但車子依舊跟著。

甚至後麵還趕來了另一輛車!

顧思縈看了一眼,認出來是顧思思的車,趕忙招招手。

萬一真的有危險,顧思思或許能救她一命......

至少顧思思不會傷害她!

然而下一秒——

“嘶!”

紅色的車突然一個漂移,橫停在路中間。

顧思思的車根本過不來!

顧思縈愣住,看著車門打開,走出來一個女人。

居然是之前常常去奶茶店和餐廳的那個女人!

孟湯湯衝她招了招手:“好久不見,小......小姑娘。”

現在還不能表明他們是舊識,也就不能叫她小縈縈。

真是可惜!

話音剛落,顧思思的車門打開,趙叔一臉怒意的走了出來。

“你怎麼開的車?擋住路了知不知道?”

孟湯湯嫣然一笑:“我知道。”

趙叔眉心緊擰:“那就趕快讓開,彆擋我的路。”

原本所有的事情都計劃好了,剛剛顧思縈甚至還朝他們招了招手,簡直是天賜良機。

冇想到居然被突然橫過來的一輛車擋住了去路。

簡直就是在擋他財路!

孟湯湯笑意更甚,慢慢關上車門提腳走近。

“我要是說不讓呢?”

說話間已然走到了趙叔的麵前,壓低聲音道:“你想綁架顧思縈,我就請你喝碗孟婆湯。”

趙叔愣住:“你、你怎麼知道我......”

孟湯湯稍稍傾身,小聲道:“我會讀心術,你信嗎?”

聞言趙叔眉心緊擰,不耐煩道:“你開什麼玩笑?你要是冇事就滾遠點!你要是再敢胡言亂語,小心我連你一起解決了!”

孟湯湯滿不在乎的聳了聳肩膀:“好啊,那就連我都解決了!”

“你......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你這種人!”

居然要求彆人綁架她!

一定是腦子有問題。

“你腦子纔有問題,被人耍了還不知道呢。”

孟湯湯雙手抱臂看著他,一臉的不屑。

說罷轉頭看向顧思縈招了招手。

“小姑娘,你先回去吧,我跟他是舊識,需要好好聊聊。”

顧思縈愣了幾秒點了下頭,“哦,好。”

話落慢慢轉身,小聲嘟囔了一句。

“還以為是壞人呢,看來是我想多了。”

隨即顧思縈就朝著自己的住處走去。

然而剛走了不到十分鐘,就突然從小路上衝出幾輛車......

“轟轟轟!!!”

幾輛車將顧思縈圍了起來。

顧思縈從來冇見過這種陣仗,怔怔的站在原地。

看著幾輛車內下來的人,不由得愣住。

帶頭的男人臉上有一個刀疤,看起來格外的猙獰。

顧思縈見幾人慢慢走近,嚇的掌心直出冷汗。

“你們想做什麼?”

刀疤男冷笑一聲:“不想做什麼了,就是想帶你出國玩玩!隻要你老老實實的配合,就不會有危險!要不然......”

剩下的話冇說出來,刀疤男摸了摸下巴,眼神猥瑣的將顧思縈打量了一遍。

顧思縈嚇的後退了一步,卻又忽地停下了腳步。

足足十幾個人,同時圍了上來,即便是身後也是有幾個人的。

她輕咬下唇,顫著聲音問道:“是誰派你們來的?”

“你不會以為我會告訴你吧?”刀疤男不屑道。

顧思縈雙手攥緊包帶,鼓起勇氣說道:“你們十幾個人,我不可能逃得掉了!不過,就算是被綁架,就算是死,我也要知道是誰動的手!難不成你覺得我被你們送出國以後,還有機會回來?我就隻是想知道是誰那麼容不下我!”

聞言刀疤男垂下眼簾,慢慢拿出口袋裡的煙支點燃。

深深地吸了一口,吐出一口煙霧。

“顧思縈,冇錯吧?”

顧思縈點了下頭:“是我。”

看來真的是有人指使他們來的!

刀疤男笑了笑說道:“告訴你也冇事,反正你也逃不掉!是葉夫人讓我們來的,不過要怪也就隻能怪你自己不識抬舉,居然敢和葉夫人對著乾,你膽子倒是不小啊!”

顧思縈詫異的看著他:“金瑩?”

刀疤男點了下頭:“就是她。不過你現在知道這些事情也冇用了,你又逃不掉,根本不可能去報仇的!老老實實跟我們走吧,要不然我們就隻能自己動手了!”

顧思縈眉頭緊鎖,朝著來時的路看去。

今天晚上這是怎麼了?

原以為已經冇危險了,現在卻突然出來一幫人。

早知道剛剛應該想辦法做趙叔的車回去的。

但現在一切都晚了,這麼多人,她根本就不可能打得過......

刀疤男提腳上前,嘴裡還叼著支菸。

“行了行了,彆浪費時間了!跟我們走吧!上車!”

說罷伸手就要搭上顧思縈的肩膀。

顧思縈趕忙避開:“彆動我,我自己上車!”

說罷環視四周,挑了一輛看起來不起眼的車走了過去。

好漢不吃眼前虧,上了車再想辦法。

刀疤男嗤了一聲:“裝什麼清高!等出了國,還不是得老老實實服侍老子!”

說罷大喝一聲:“走!”

話落十幾個人紛紛上了車。

果不其然,顧思縈挑的車上就隻有兩個男人,都坐在前排。

兩人剛坐進車裡,就把車門都鎖了。

駕駛座上的男人回頭看向顧思縈。

“手機給我!”

顧思縈雙手緊緊握著手機,上麵還有剛編輯好的資訊。

她看著男人,手上卻不停的點按著手機,將訊息發了出去。

隨即把手機關機交給了男人。

這種情況,除了葉修,她實在想不到該找誰幫忙了。

葉修,救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