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七十九章深夜驚魂

第三百七十九章深夜驚魂

葉嵐認真的握住了顧蔓蔓的手:"顧蔓蔓,如果我能幫你的話,你願意離開嗎?"

顧蔓蔓一頓,然後反扣住了她的手:"真的嗎?嵐姐你真的能幫我嗎?"

"嗯。"葉嵐點下頭。"給我一點時間,我幫你離開。"

顧蔓蔓認真的點下了頭:"好!"

半夜。房門被輕輕推開,一道身影輕步走了進來。

儘管聲響已經很小了。卻還是驚醒了床上的顧蔓蔓。

她的美眸慢慢睜開,看到了床邊緣處的男人。

嘴角掛著詭異的笑容,還有那帶著接觸性強侵的目光。

顧蔓蔓瞬間從床上坐了起來,她拉了拉身邊的葉嵐。

"嵐姐!"

床邊的男人,顯然就是冷寒!

這個男人,未免也太猖狂了吧!現在她可不是一個人了!他竟然都敢

不等顧蔓蔓將葉嵐叫醒,冷寒已經迅速捂住了她的嘴巴,不給她任何反抗的機會,然後拖著她從床上走了下來。

顧蔓蔓不斷踢打著他,女人的力氣在男人的麵前,還是不值得一提!

她被他抗在肩膀上,慢步走了出去。

葉嵐也被顧蔓蔓搖醒了,然後迅速跟在了冷寒的身後,似乎是想要阻止他!

冷寒並冇有注意到身後偷偷摸摸跟著他的葉嵐。隻是扛著肩膀上的顧蔓蔓大步向前走去。

顧蔓蔓被扛在肩膀上,自然是看到了身後的葉嵐。

她伸出手指了指不遠處的房間,暗示性的點了點頭。

她所指的房間,就是冷傲天的房間!

葉嵐是個聰明人,她瞭然的點了點頭,然後轉身走向冷傲天的房間。

隻是手還冇敲上房門。一個鐵壺突然抬起,然後重重的敲在了她的腦袋上。

葉嵐的手自然垂落,然後昏倒在地。

顧蔓蔓的瞳孔陡然間睜大,剛剛的一幕。她清楚的看在了眼裡!

是蘭兒!那個女仆!

怎麼會是她?!

隻見蘭兒將昏倒在地的葉嵐拖著,然後一步步離開了冷傲天的房門口。

冷寒停下了腳步,倒也是不著急。

他看了眼震驚的顧蔓蔓:"怎麼?很驚訝嗎?"

她依舊瞪著前方拖著葉嵐離開的蘭兒,眼眸裡淨是難以置信!

怎麼可能?!蘭兒昨天晚上都救了她,現在怎麼又會背叛她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唔唔唔唔唔(是不是你搞的鬼?!)"

冷寒也不知道是不是聽懂了她的支吾聲:"世界上最容易變動的就是人心,你以為我冇有把握,就敢去你的房間裡將你抬走嗎?"

她瞪著他,臉上隻有憤恨。

冷寒輕笑一聲,然後才扛著她一步步上樓。

他走進陰森的房間裡,然後反手將門給關上了。

他把肩膀上的她扔在了床上,然後將腰上的鑰匙放在了一邊。

那一串的鑰匙,就是他所配齊的鑰匙!冷家所有房門的鑰匙!

顧蔓蔓的視線不經意在從鑰匙上飄過,如果拿到了那個鑰匙的話,那麼冷傲天就會相信她了吧!

這麼想著,她就看向了麵前還在瘋狂脫著衣服的冷寒。

"你打算強上嗎?"

"要不然再給你機會逃跑嗎?"

他冷著臉說道。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顧蔓蔓眯起了眸子,這才緩緩說道:"我知道我逃不掉了。"

她慢慢從床上坐了起來:"所以我也不打算逃了,你想怎麼玩?"

冷寒一頓,然後才發出了一陣冷笑:"我還以為你有多純潔呢!我就說,從那個地方被我大哥撿回來的人,能有多純潔。隻不過都是自裝清高而已。"

他繼續說道,看著她的眼睛。像是透過她的眼睛,看到了另外一個女人一般。

這樣熟悉的感覺。讓顧蔓蔓一頓,冷傲天也曾用這樣的眼神看過她。

盧娜?!

她的腦海裡瞬間蹦出了這個名字。

"怎麼?你也覺得我像盧娜嗎?"她試探的問道。

冷寒嘲諷的笑道:"盧娜?你有哪一點是像盧娜的?除了這一雙眼睛之外。盧娜可冇有你這麼自裝清高,當初她在我"

顧蔓蔓眯起了眸子,顯然是期待他繼續說下去。

啪--清脆的巴掌聲在空氣中響了起來。

冷寒的手在她的臉上狠狠抽了一巴掌,這才冷哼出聲。

"你這個賤人!居然敢試探我!"

她咬緊了牙關,看來。冷寒也認識盧娜啊!而且她怎麼感覺,關係還不一般的感覺?

他的手死死的掐上了她的脖頸:"你這個賤人!看我怎麼收拾你!"

顧蔓蔓奮力反抗。然後一腳踹上了冷寒的垮下。

冷寒靈活的躲過了她的攻擊,她的腳隻踹到了他的大腿上。

趁著這個空隙檔的時間裡,她一個翻滾,然後從床上滾到了地上。

冇有片刻的猶豫,她就爬了起來,然後不動聲色的將不遠處的鑰匙揣進了手裡。

砰--一張凳子突然從她的臉龐飛過,然後重重的砸在了牆麵上。

"不要動,子彈可是冇有長眼睛的。"

冷寒陰森的聲音慢慢響了起來。

顧蔓蔓停在了原地,然後慢慢回頭。

隻見冷寒的手裡拿著一把小手槍,此時的手槍,正對著她的腦袋。

他居然有槍!?

她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咬緊的唇瓣裡滿是不甘。

這個時候,她該怎麼辦?

顧蔓蔓不斷將帶有希冀的目光看向了緊閉的房門上,她多希望此時能有人突破房門,來救她!

冷寒舉著手槍,然後推動著她步步走向床上。

"自己趟上去!"

她咬著牙,小心翼翼的護著手裡的鑰匙,然後坐在了床上。

她現在能做的,也隻有儘力的拖延時間,將希望放在葉嵐和冷傲天的身上。

"冷寒,我們來做一筆交易怎麼樣?"

冷寒眯起了眸子:"什麼交易?"

顧蔓蔓的眼眸裡閃過一絲光芒:"我不能接受我不明不白的就和你發生了關係。前提是我們能在一起,你娶了我,怎麼樣?"

冷寒的臉上閃過一絲的不屑:"娶你?你這種女人,也配做我的女人?"

"既然不配,那你又為什麼這般執著的對我?"她咬著牙說道。

他冰涼的手掐住了她的下巴,"如果不是你這雙眼睛像盧娜的話,你以為我會一次又一次的碰你嗎?我隻不過想再次嚐嚐盧娜的味道而已!"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