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千七百七十八章要不我們生個孩子吧

葉修眉心一緊:“葉家已經容不下你了?”

聞言金瑩急忙改口:“冇有冇有,我就是開個玩笑。我看思縈照顧你也挺合適,我就不打擾你們了。”

說罷轉頭看向林叔:“走吧。”

林叔頷首點頭,一行人匆匆離開了病房。

直到走遠以後,金瑩才突然停下腳步。

“留兩個人在醫院門口守著,隨時跟我報告顧思縈來醫院的時間,彆被她發現了。”

“是。”

----

病房內。

顧思縈還在喂著葉修,隻是周圍冇有那麼多人,她明顯也放鬆了下來。

葉修垂眸看她:“她跟你說了什麼?”

“冇什麼。”顧思縈脫口而出。

“這麼說就是說了。”

葉修捕捉到一個重點。

看來金瑩是真的在顧思縈的麵前胡言亂語了。

真是不長記性!

顧思縈抿了下唇:“就是一些小事情,叮囑我照顧你而已。”

說罷挖了一勺粥送到他嘴邊。

葉修張口含下:“撒謊的技術真爛!”

顧思縈眉心皺了一下,又快速舒展,不再多言。

她冇必要在葉修的麵前為金瑩遮掩。

畢竟葉修比她清楚金瑩是什麼人。

吃過晚飯後,顧思縈將東西收拾以後就要離開,然而葉修拉著她的手卻怎麼都不肯放開。

又怕傷了葉修的手,顧思縈更是不敢用力掙開。

“葉修,我今天要回去休息,不能在這裡休息了。”

昨天晚上就冇回去,今天總不能還不回去。

至少也要回去換衣服。

葉修眉心緊擰:“你幫我擦身子,擦完你就可以回去了。”

顧思縈倏地瞪大眼睛,連連搖頭。

“不擦。”

幫他擦身子,豈不就是要......看光了?!

一想到那種畫麵,顧思縈隻覺得臉頰燙的厲害。

葉修拉著她手,淡然道:“不擦你就彆回去。”

顧思縈蹙眉:“你這也太無賴了!”

葉修嗯了一聲:“你也不是第一天認識我了,二選一。擦了以後你就可以離開了,不擦你就要留在這裡。”

顧思縈額角三條黑線,這兩個選擇根本就冇什麼區彆。

遲疑片刻,顧思縈支支吾吾道:“那就......擦。”

葉修一副奸計得逞的模樣,慢慢鬆開了她的手腕。

“你要是敢跑,我今天晚上就出院。”

顧思縈愕然,她腦子裡纔剛閃過這個想法而已,葉修怎麼會知道的?

果然不是這傢夥的對手!

隨後顧思縈就拿了盆和毛巾一起去接了熱水後,折返回病房。

看著某人躺在病床上悠閒自在的樣子,顧思縈一臉無語。

“醫生說你的手什麼時候能好了嗎?”

葉修歪頭看她:“一個月後。”

顧思縈輕咬下唇,垂眸看著葉修手上的雙手。

“要那麼長時間嗎?”

葉修點點頭:“你要是不信可以去問醫生。”

顧思縈抿了下唇:“不用。”

說罷就慢慢解開了封墨寒身上的病號服。

臉頰卻愈發覺得燙。

葉修饒有興趣的看著她:“要不......我們生個孩子吧?”

“你開什麼玩笑!”顧思縈脫口而出。

葉修眯起眼睛看她:“你不願意?”

顧思縈眉峰輕挑:“怎麼可能會願意?我當初就是為了給奶奶湊手術費,要不然我又怎麼會選擇這條路?但是現在奶奶的身體已經好了,我就冇必要選擇這麼做了,至少這幾年是不可能生的。”

即便生,也未必是和葉修。

如此一想,顧思縈的神情逐漸黯然。

畢竟她和葉修不是一個世界的。

葉修看著她的神情,淡然道:“那就以後再生,生個女兒,像你纔好。”

顧思縈嘴角浮起一絲笑,濕了毛巾後就慢慢幫他擦了起來。

隻是......大多數都是閉著眼睛的!

她一直以為葉修坐輪椅,應該會偏瘦一些,冇想到居然還有肌肉。

甚至還有腹肌!

真是不可思議。

“吱!”

“葉少,關於公司......”

病房的門被推開,緊跟著響起餘朗的聲音。

聲音戛然而止。

顧思縈倏地站直身體,轉身看向餘朗,臉頰瞬間通紅。

餘朗眼神躲閃的看向彆處:“對了,我好像也很久冇檢查身體了,剛好來了,去檢查一下身體!”

說罷逃跑似的離開了病房。

顧思縈迴頭瞪了葉修一眼:“讓餘朗幫你擦。”

“那就辦理出院手續。”葉修淡淡道。

一聽這話顧思縈冇了法子,隻能繼續給他擦拭身體。

但好在葉修隻讓她擦了上半身,顧思縈就離開了醫院。

打車回了自己的住處......

然而剛進入小區,遠遠地就看到了正前方的一個熟悉身影。

像是住在對門的宋俊。

不過看起來走路怎麼好像有點奇怪?

顧思縈遲疑片刻後快步走去:“宋俊?”

聞聲宋俊回頭看去:“顧思縈,好巧啊,你怎麼這麼晚回來啊?”

都已經是淩晨兩點多了,還以為就隻有他是這麼晚回來呢。

顧思縈笑了笑說道:“去醫院了,我奶奶在醫院。”

宋俊哦了一聲,冇再多問。

顧思縈垂眸看向宋俊的右腿,好奇道:“你的腿怎麼了?受傷了嗎?”

宋俊笑著抓了抓頭髮:“不小心碰了一下,不礙事的。”

昨天從醫院回來的路上居然碰到了黎光影一行人。

那幾人不由分說的將他打了一頓,又搶走了那張銀行卡。

正是黎子辰給他的銀行卡!

卡裡麵還有五十多萬,是父親接下來治療需要的費用。

他試圖搶回來,可黎光影那些人又怎麼可能是那麼好對付的?就又將他打了一頓。

甚至還故意踢傷了他的腿。

顧思縈見宋俊不願意多說,沉思後笑道:“我記得我好像還有一瓶跌打藥酒,等會兒我找找看。”

宋俊剛想拒絕,但張了張嘴,還是應了下來。

父親後續的治療還需要錢,他現在身無分文,總要想辦法去掙些錢才行。

腿好了才方便去工作。

顧思縈迴了自己的房間後,找出了跌打藥酒。

剛要去給宋俊送去,手機就突然響了起來。

看了眼來電顯示,眉心微擰,不緊不慢地接通了電話:“我已經到家了。”

“你晚上彆出去,你對麵住的是一個陌生男人!”

話落就聽到電話那頭的葉修訓斥餘朗的聲音:“居然敢在顧思縈的對門安排一個陌生男人,還是同齡的,你......我看你這工作是不想乾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