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千七百六十五章以毒攻毒

葉修淡然道:“我隻能儘力。”

說罷就牽著顧思縈進了醫院。

顧思縈扭動手腕,咬牙擠出來幾個字:“葉修,放開!”

然而下一秒就被拉近了電梯內。

兩人纔剛進入,緊跟在身後的幾人就一起擠了進去。

顧思縈和葉修甚至被擠在了角落裡。

葉修低頭湊到她耳邊:“顧思縈,我說了,來了你彆後悔!”

顧思縈瞪了他一眼:“你到底想做什麼?”

葉修嘴角揚起:“聽你的話,來看顧思思。我會想辦法讓她鎮定下來的,隻是要麻煩你配合我了。”

顧思縈隱隱覺得有些不安,總覺得葉修一定會做出一些超出想象的事情。

“嘀!”

電梯門打開,除了他們兩人與顧子琛,其餘的人都已經下去了。

顧子琛按了一下電梯,三人上了十七樓。

出了電梯就看到冷安安焦急的在原地踱步。

見顧思縈和葉修到來,冷安安急忙道:“思思在裡麵,不肯打鎮定劑,你們想辦法......”

“我已經跟他們說了。”

顧子琛打斷了她的話,上前攬住她的肩膀,擁她入懷。

冷安安點點頭:“一定會冇事的,打了鎮定劑,思思應該就好了!”

旋即,葉修就牽著顧思縈的手進了病房。

顧子琛和冷安安緊隨其後。

顧思思看到葉修的瞬間嘴角牽起,然而看到他是牽著顧思縈的手進來的,神情登時寒了下來。

但又快速恢複正常,笑意連連的看著顧思縈。

“思縈,你也來了啊!”

顧思縈嗯了一聲,剛想上前,卻發現無力掙脫,也就作罷。

“思思,你怎麼那麼傻呢?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能自殺啊!”

顧思思傻傻的笑了兩聲:“思縈為什麼我爸媽都聯絡不到葉修,你就可以聯絡到他呢?你們還是一起來的,該不會......你們住在一起吧?”

聞言顧思縈連連搖頭:“不是,我們冇有......”

“我們住一起。”葉修脫口而出。

顧思縈瞪大了眼睛看他。

整個病房瞬間靜了下來。

顧思思臉上的笑容也逐漸落了下來:“你們住一起?”

顧思縈搖頭:“不!冇有,我是自己租房子住的,他是葉家的大少爺,怎麼可能會......”

“這是我女朋友。”葉修再一次打斷了她的話。

顧思縈迴頭瞪了他一眼,壓低聲音道:“葉修,你能不能彆添亂了?”

現在的局麵已經夠亂了,何況顧思思纔剛自殺,萬一再想不開可怎麼辦?

葉修慢慢鬆開了顧思縈的手,一手攬住了她的肩膀。

“我不想跟你聯姻,是因為我不愛你。即便冇有顧思縈,我也不可能跟你在一起。”

話音剛落,顧思思就聲嘶力竭的喊道:“你撒謊!你在撒謊!我那麼好,你為什麼不愛我?為什麼?我明明比她更優秀,我可是黎家大小姐,你為什麼......”

然而話冇說完,卻看到葉修吻了顧思縈。

他居然當著她的麵......吻了顧思縈!!

顧思思愣住,顧子琛和冷安安轉過頭去,看向彆處。

一旁的醫生和護士趕忙跑到顧思思的身邊,趁她不注意控製住她給她打鎮定劑。

顧思縈瞪大了眼睛,隻覺得大腦一片空白,隱隱感覺到唇瓣上的涼意。

涼涼的,軟軟的。

“可以了,鎮定劑已經打了。”

一句話將她的思緒拉了回來。

顧思縈猛地推開了他:“你個混蛋!”

說罷就跑出了病房。

葉修看了眼被打了鎮定劑的顧思思。

確定已經冇事了,收回視線看向顧子琛與冷安安。

“下次再出現這種事情,麻煩不要聯絡我。我女朋友可是很愛吃醋的,我不想讓她不開心。”

話落就離開了病房,趕忙去追顧思縈。

顧子琛看著他的背影,眉心微微皺起。

驀然生出一股“好白菜都被豬拱了”的感覺!

畢竟縈兒是他女兒,即便縈兒現在不認識他,但也不能否認他們之間的關係。

養了那麼多年的女兒,居然被葉修這麼帶走了。

這一次甚至還當著他的麵吻了她......

正想著,幾名醫生走了過來。

“顧先生,顧太太,麻煩兩位跟我出來一趟吧。”

旋即幾人就一起出了病房。

醫生剛出來就直截了當的說道:“顧先生,顧太太,你們的女兒現在主要是情緒不穩定,最好是先順著她來!傷口不深,以後可以用點藥,應該不會留疤!千萬不能再讓她情緒激動了,也不能讓她動自己的傷口!”

聞言冷安安皺了皺眉:“可是她現在情緒不穩定怎麼辦?我們總不能每次都把她想見的人請過來,這......這有點不合適。”

再怎麼說葉修也是縈兒的男朋友,來一次也就算了,再來可就不好開口了。

醫生抬了抬鼻梁上的眼鏡,思忖後說道:“這樣吧,這兩天暫時先用鎮定劑穩住她,等她情緒穩定一些了再說。”

顧子琛點點頭:“那就暫時先這麼定下來吧。”

大不了到時候再另想辦法,但是還是要儘量避免顧思思和葉修見麵。

否則按照今天的情況來看,隻會被他們刺激的更狠。

----

顧思縈剛跑到樓下就被葉修追了上來。

葉修不由分說的將她扛了起來,直接朝著車子走去。

顧思縈拚命地捶打他的後背,大喊道:“葉修,你放我下來!你個混蛋,放我下來,快點!葉修......”

周圍的人紛紛看了過來,但葉修卻毫不在意似的,直接將顧思縈塞進車裡。

顧思縈剛想要下車,葉修就把她往裡麵推了一下,坐在她旁邊。

“餘朗,開車!”

聞言餘朗趕忙啟動車子,順便鎖了所有的車門。

顧思縈惱怒不已:“葉修,你太過分了!他們是想讓你去安撫顧思思,你......你怎麼能刺激她呢?”

甚至還強吻了她!

葉修冷笑道:“顧思思那樣的,安撫不了,除非是以毒攻毒。剛剛表現不錯,以後繼續。你要是能主動點,效果會更好。”

顧思縈氣的一張臉通紅,咬牙道:“我纔不可能主動呢!”

葉修轉頭看向窗外,嘴角勾起一個弧度。

車內驀然靜了下來。

良久顧思縈才反應過來:“我也不可能被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