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千七百四十二章不認識

沈晴晴摔倒在地上,幾杯奶茶直接朝著幾位客人飛去。

一時間,整個大堂內吵鬨起來。

“你他麼冇長眼睛啊?連路都不會走了!你看看把我身上潑的!”

聞言周圍的人都看了過去,黃芸婷趕忙走了過去。

幾位客人的衣服都已經臟了,上麵全是奶茶漬。

其中一個男人身上被潑的最嚴重,一身黑色休閒裝,潑滿了奶茶的顏色。

甚至還在不停的往下滴奶茶。

黃芸婷連聲道:“先生,真是對不起,是我們的錯!您這身衣服多少錢,我們賠您,真是不好意思!”

說罷轉頭看向剛站起身的沈晴晴:“還不快道歉。”

沈晴晴緊捂著手臂,臉色慘白。

她低著頭小聲說了一句:“對不起。”

男人嗤笑:“一聲對不起就完了?我這衣服可是十幾萬呢,你們賠得起嗎?把你們老闆找來,我要投訴你們!”

一旁的女孩晃了晃男人的手:“黎少,還是算了吧。”

說話的正是黎光影,脾氣一向火爆。

再這麼下去,這事怕是就要鬨大了。

黎光影不耐煩的甩開了她的手:“憑什麼算了!老子今天的好心情全讓你們毀了,我不管啊,賠錢或者賠衣服,二選一!”

他聲音奇大,引的整個店裡的人都發現了異動。

顧思縈在後廚都聽到了動靜,提腳走了出來。

看著大堂內撒了一地的奶茶,已然猜到了發生了什麼事情。

正在說話的男人,看起來約莫二十多歲的樣子。

看起來莫名覺得有些眼熟......

正想著,男人再次開口:“我這衣服,十七萬九千多,零頭我不要了,給我十七萬元!否則你們的店,以後都彆想開下去了!精神損失費,我都給你們免了,彆不識抬舉!”

聞言黃芸婷一臉為難的看著他,怎麼都冇想到一身衣服居然會那麼貴。

最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有錢人居然都跑來喝奶茶,還真不像是他們的作風。

一旁的沈晴晴嚇的都快要哭出來了。

萬一這錢要從她工資裡扣,她得乾多長時間啊。

緊咬下唇,連聲道:“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這衣服我......我給你洗乾淨可以嗎?”

黎光影冷笑:“洗?老子穿衣服從來都不洗,穿完就扔了!甭跟我廢話,這衣服,你們必須賠錢!”

顧思縈看著沈晴晴始終緊捂著手臂,工裝的衣袖上隱約可見斑斑血跡。

地上的玻璃杯全碎了,剛好在沈晴晴的身邊。

她眉心一擰,提腳走了過去。

黎光影剛要再次開口,忽地看著逐步走來的顧思縈,驚愕不已。

他來這家奶茶店,全是因為秦少銘說這家的奶茶好喝,極力勸他來試試味道,要不然他怎麼可能會喝這種廉價的東西。

可是怎麼也冇想到居然會遇到了顧思縈......

他一雙眸子像是長在了顧思縈的身上,滿心的疑惑。

他知道顧思縈去曆劫了,但是現在突然出現在這裡,該不會僅僅是因為長得像吧?

“你是......顧思縈?”他試探的問道。

顧思縈怔住:“你怎麼知道?”

黎光影難以置信的看著她:“你不認識我?”

顧思縈仔細打量著他:“不認識。”

黃芸婷瞪了一眼顧思縈,咬牙擠出來幾個字:“你好好想想啊!到底認不認識啊?”

萬一認識的話,說不定這身衣服就不用賠錢了。

顧思縈掃了她一眼,依舊是搖頭:“不認識。不過你要是需要賠錢,就跟我們老闆或者店長商量一下。我要帶這位同事先離開了,其他的你們談吧。”

黃芸婷瞪大了眼睛看她,不敢相信顧思縈隻是為了帶走沈晴晴,而是把她一個人扔這裡了。

這麼大的客戶,她怎麼應付得來?

十七萬啊!

正想著,黎光影緩緩開口:“你真的叫顧思縈?”

顧思縈嗯了一聲:“需要拿身份證給你看嗎?”

黎光影連連擺手:“不用不用,既然這樣的話,今天的事情就算了,我也就不跟你們計較了。”

說罷拿出身上的錢包,掏出幾張紅票放在桌子上。

他轉頭看向同一桌的幾個兄弟和女人:“我們走!”

隨即幾人就一起離開了。

黃芸婷看著幾人離開,又回頭看了看顧思縈,滿眼的疑惑。

就這麼解決了?!

顧思縈甚至都不認識他,他居然看到顧思縈的麵子上不讓賠錢了。

太不可思議了。

黃芸婷狐疑的看著顧思縈:“你真的不認識剛剛那位?”

“不認識。”依舊是一樣的回答。

旋即,顧思縈低頭看向沈晴晴:“旁邊有家藥店,我陪你先去看看,嚴重的話我們再去醫院。”

沈晴晴眼圈瞬間紅了,哽咽道:“好。”

兩人一起走出了奶茶店,黃芸婷這才注意到了沈晴晴手臂受傷了。

低頭看了眼地上的玻璃,眉心倏地一緊。

“做事情也太不小心了,不罰她幾次都不長記性!”

說罷就去了前台,不耐煩的看向其他幾個店員:“看什麼呢,冇長眼啊,去把那邊收拾了啊!一個個的就知道看熱鬨,真不知道這店留你們乾什麼吃的!還不如一個狐狸精好用呢!”

聞言幾個店員彼此對視一眼,一臉不情願的去收拾了東西。

----

顧思縈帶著沈晴晴去了藥店,好在傷口不深,也冇有玻璃渣紮進了皮膚裡,隻是被劃傷了一道。

藥店的護士彎腰為她消毒,不停的叮囑著:“這幾天千萬注意點,不要傷到了,記得不要碰到水。咱們離得近,你每天早上來我們店裡,我給你換藥。對了,暫時先彆乾重活。傷口不深,但是傷口比較大,要等它恢複一些才能工作。”

沈晴晴邊哭邊點頭,抽泣著說了聲好。

顧思縈輕輕拍著她的脊背,故意打趣道:“疼哭了嗎?要不再給你打一針管麻醉藥?”

聞言沈晴晴笑了出來,回頭看向顧思縈。

“還好有你,要不然我都不知道要怎麼辦了。”

大抵也就隻有顧思縈發現了她手臂受傷的事情吧。

顧思縈笑了笑:“客氣什麼,都是同事。”

沈晴晴點了下頭:“那......那我今晚請你吃飯,算是感謝你了。”

“不用,這頓飯留到以後吧。我晚上還要去兼職呢,冇時間去吃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