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千七百二十四章我就要她

車子慢慢行駛,顧思縈不再多問原因,側頭看向窗外。

然而腦子裡卻都是顧思思哭泣的模樣。

像她那樣的大小姐,大抵是從來冇有受過這種委屈的吧。

“顧思思跟你告白了,是嗎?”

葉修嗯了一聲:“所以你昨天晚上就是在故意試探我,你知道她要跟我告白,為什麼不阻止?”

顧思縈抿了下唇,慢慢側頭看向葉修。

“因為她喜歡你,我不能阻止。”

儘管她想阻止,可是她也能看得出來顧思思是真的喜歡葉修。

葉修冷笑,神情不禁冷了些許。

“那你呢?”

顧思縈不解:“我?我怎麼了?”

車廂內驀然冷了下來,顧思縈甚至能感覺到葉修的怒意。

儼然像是又回到了他坐輪椅的時候。

一路上葉修都冇再說一句話。

顧思縈心裡犯起了嘀咕,難不成他問的是她喜不喜歡他?

然而這個想法纔剛出來,就被自己否定了。

不可能!

葉修是不會問這種問題的!

一直到了葉氏集團,顧思縈也冇想明白,跟在葉修身後一起進了公司。

一路跟到辦公室——

葉修拿了份資料,轉頭看向站在門口的顧思縈。

“你在這坐著,我去開會。”

顧思縈愕然:“冇有彆的事情?”

葉修眯起眼睛,看她手裡的外套:“看好外套。”

說罷就離開了辦公室。

顧思縈垂眸看著手臂上的外套,額角三條黑線。

“這外套,金子做的嗎?”

居然隻是讓她來看著外套。

顧思縈坐在一旁的沙發上,隨意拿出一本雜誌翻看起來。

不到十分鐘,餘朗就推門而入。

“顧小姐,這是一份早餐,您慢慢享用,有什麼事情可以跟我說,我辦公室就在隔壁。”

說罷將手上的餐盤放在顧思縈的麵前。

顧思縈笑著點了下頭:“謝謝。”

“應該的。”

旋即餘朗就離開了辦公室。

一整個上午,顧思縈都隻能坐在辦公室內,甚至不敢隨意走動。

監獄也不過如此吧,簡直就是在懲罰她......

直到臨近中午,葉修纔開完會,回了辦公室。

進門就看到顧思縈躺在沙發上睡著了。

外套還被她抱在懷裡。

葉修有意放輕了腳步,坐在椅子上開始翻看合同。

足足一個小時後,顧思縈才慢慢睜開眼睛。

無意中看到椅子上坐了一個人影,倏地瞪大眼睛,趕忙坐起身。

“你......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剛回。”

說罷合上資料,提腳走近:“走吧。”

顧思縈愣了幾秒:“去哪?”

“你不是要去兼職嗎?”

顧思縈恍然大悟:“對,是要去兼職。”

說話間看了眼手機上的時間。

還好時間來得及,奶茶店上午倒是不怎麼忙。

----

葉修將顧思縈送去了奶茶店後,便回了葉家。

金瑩剛收拾了東西,準備要去西城,就看到葉修回來了。

她眉心皺了皺,咬牙切齒道:“你給我等著,遲早有一天,這葉氏集團,遲早是我的!”

然而葉修剛進了家門,金瑩的表情瞬間想變了個人似的。

“葉修,那西城的租金,我實在要不回來,要不還是算了吧?你要是不喜歡顧思思,以後我不邀請她來就是了。”

葉修嘴角勾起,雙手插兜的站在她麵前。

“上次我已經警告過你了,不準再插手我的任何事情,看來你全都忘了。”

金瑩乾笑兩聲:“冇忘冇忘,我都記著呢。不過這顧思思是黎家大小姐,我隻是想讓你們多接觸一下,說不定咱們以後能跟黎家合作呢。僅僅是為了公司著想,冇有彆的意思。”

上次葉修已然警告過她了,隻不過這麼難得一遇的機會,她又怎麼能不把握住呢。

何況上次說的時候,顧思縈還算是聽話,如今葉修動了心,以後顧思縈又怎麼可能會聽她指揮?

說什麼也不能讓顧思縈留下!

葉修臉色一沉:“你已經不是公司的副總了,公司的事情用不著你管。”

說罷垂眸看向她手裡東西:“租金要回來,你就可以回來住。兩年的租金,一分都不能少。”

金瑩點了下頭:“既然是葉家的錢,我會儘力的。”

旋即就推著行李箱離開了葉家......

----

顧思思在顧思縈與葉修離開後,便回了黎家。

正是週末,冷安安與顧子琛也在家裡。

見顧思思哄著眼圈回來,兩人立即緊張起來。

“這是怎麼了?誰欺負你了?”冷安安急忙問道。

顧思思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淚水不住地往下落。

“爸媽,我......我告白失敗了,他拒絕我了!嗚嗚嗚......”

說完顧思思就放聲大哭。

尤其是一想到葉修對她的態度,更是難過。

冷冰冰的,冇一點溫度似的!

冷安安與顧子琛對視一眼,冇想到顧思思居然會跟彆人告白。

還真是第一次聽說。

“冇事冇事,他不喜歡你,那就換一個吧,我女兒那麼優秀,是那個男人冇眼光。”顧子琛趕忙安慰。

到底是自己的女兒,看顧思思哭的這麼傷心,他也心疼不已。

也不知道是哪家的臭小子,居然敢拒絕他的女兒。

顧思思哽嚥著搖頭:“我不換,我就要他!我不信葉修真的不喜歡我。爸媽,你們想辦法跟葉家合作,然後逼著他們和黎家聯姻,我就要跟葉修在一起,我要跟他結婚。”

一聽到葉修兩個字,顧子琛與冷安安皆是一怔。

這個名字他們再熟悉不過了,那是他們大女兒的男人。

冷安安一時間有些不確定,趕忙問了起來:“你說的葉修是不是縈兒認識的那個?”

顧思思點點頭:“對啊,就是她認識的那個。好像是她哥哥,不過......就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從來冇有叫過葉修哥哥。”

話音剛落,忽地想起一事。

顧思縈似乎從來冇有承認過她是葉修的妹妹。

冇叫過葉修哥哥,兩人甚至也不是一個姓氏!

顧思縈為了錢需要去兼職,但葉修今天那一身衣服,最少也要十萬起步。

這倒像是兩個世界的人!

如此一想顧思思不禁覺得疑惑,難不成他們不是兄妹?

而是彆的什麼關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