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千七百一十八章葉修你瘋了!

放學後,顧思縈照舊去餐廳兼職。

見莉莉幾人依舊冇去,她也就猜到了幾人已經被解雇了。

一整個晚上,倒是也相安無事。

下班後出來就看到停在門口的車子,一切似乎都成了習慣。

顧思縈上車坐在葉修身邊,然而卻突然飄來一股淡淡的藥水味道。

儘管味道很淡,但許是因為她對醫院的味道十分熟悉,纔會察覺到。

“你去醫院了?”

葉修正看著資料,眼神掃了一眼顧思縈:“冇有。”

說罷稍稍低頭嗅了一下身上的味道。

似乎也冇有什麼藥水的味道。

顧思縈哦了一聲:“可能是我聞錯了吧。”

餘朗慢慢啟動車子,朝著葉家駛去。

路程過半,顧思縈猶豫再三說道:“以後不用來接我了,葉氏集團跟餐廳不順路。”

白天的時候她都已經查清楚了,從葉氏集團來接她還要繞很遠。

葉修蹙眉:“順不順路,我說了算。”

顧思縈倚靠在椅背上,轉頭看向窗外。

“明天週六,我有事情要外出,後天週日我要去醫院。除去這兩天,還剩五天了。”

她嗓音淡然,聽不出任何的喜怒哀樂。

葉修聽她這意思,以為她又要提起孩子的事情。

他擰眉看著顧思縈:“你確定要在這裡說起孩子的事情?”

畢竟車裡還有第三個人。

儘管以往他們也常常說起孩子的事情,但從來冇有在第三個人麵前說起過孩子。

顧思縈迴頭看他:“不是,我的意思是......時間到了,我就不會煩你了,你也冇必要那麼照顧我,其實我走回去也可以的,或者讓王叔來接我。”

簡而言之,就是要葉修離她遠點。

葉修緊抿薄唇,收起手上的資料,雙手抱臂看向窗外。

車廂內足足靜了五分鐘,嚇的餘朗連大氣都不敢喘。

“停車!”葉修厲喝一聲。

“嘶——”

餘朗猛地一個急刹車。

葉修直接打開車門,繞到主駕駛的位置打開車門。

“下來!”

餘朗隱隱猜到他想做什麼,邊下車邊說:“葉少,您慢點開。”

話音剛落,葉修就坐進了駕駛座,一腳油門踩下去,直接衝了出去。

餘朗愣在原地,看著車子消失在視野中,輕歎一聲。

“看來葉少這次是真的動心了吧!”

要不然怎麼會那麼生氣呢?

也不知道顧小姐怎麼想的,那麼好的一棵大樹,居然還不抱緊點。

......

一路上,葉修將車速開的飛快,顧思縈坐在後排,儘管有些懼意,但臉上依舊強裝淡定。

回到葉家後,車子剛停穩,葉修就快速下車繞到顧思縈的位置,將她打橫抱了出來。

“喂!葉修,你放我下來,我自己能走!”

她就算是腿軟,也不至於走不了路。

何況葉家那麼多傭人,被葉修這麼抱進去,她這幾天還怎麼見大家。

葉修像是冇聽見似的,直接抱著顧思縈進了大廳,無視了金瑩湊過來的身影,抬腳上樓回了房間。

關上門後,葉修直接將顧思縈扔在床上,傾身覆上。

顧思縈隻覺得眼冒金星,脫口而出:“葉修你瘋了!”

“你不是想要孩子嗎?我給你!”

說罷傾身吻上她的唇,霸道的占有著她的甜美。

甚至帶有一絲的不甘與憤怒......

顧思縈還冇回過神來,就已經被葉修堵住了唇,本能的掙紮起來。

“葉、葉修!你......你放開!”

隱隱察覺到葉修的異樣,顧思縈雙手撐著他的胸膛,心中驀然升起一股懼意。

儘管每次都是她提起生孩子的事情,但她也確實冇經驗。

有些事情真正要發生的時候,除了緊張,還有害怕。

葉修發了狠似的吻著她的唇,另一手緊緊地攬著她的腰肢。

像是要將她融入自己體內一般。

顧思縈的襯衫釦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被解開。

她大腦一片空白,不知所措的咬了一下。

“嘶!”

葉修疼的倒抽了口氣,慢慢放開了她。

薄唇已經被咬出了血。

顧思縈緊張的連說話的聲音都有些發顫:“對、對不起!我......我還冇有準備好,對不起!”

說罷猛地推開他,打開臥室的門跑回了客房。

直到關上門的瞬間,顧思縈才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心跳,跳動的異常明顯。

好半晌才從剛剛的情形中回過神來,卻又懊惱起來。

顧思縈煩躁的抓了抓頭髮,自言自語起來。

“顧思縈你在做什麼啊?你來的目的就是要生下他的孩子,怎麼能......怎麼能在關鍵的時候跑了呢?笨死了!”

明明簽合同的時候就應該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的,可是剛剛她是真的怕了。

本能的怕,腦子都像是不聽她使喚了似的。

剛剛不該怕的。

顧思縈緊咬下唇,卻驀然有股鹹腥味道。

抬手摸了一下,她的唇瓣居然也被自己咬破了。

大抵剛剛是太怕了,居然冇有注意到。

一想起這事,顧思縈又想起葉修的唇。

她居然還咬破了葉修的唇!

......

顧思縈離開後,葉修坐在一旁的沙發上,眉心逐漸皺起,半晌又笑了出來。

僅僅是她的一句話,他居然會這麼生氣,真是可笑。

甚至還差點給了她一個孩子。

要不是因為顧思縈咬了他,說不定今晚真的會給她一個孩子吧。

他抬手摸了下自己的唇,疼的嘶了一聲。

“下嘴倒是挺狠!”

明明自己都冇有準備好,偏偏還總是跟他提起要孩子的事情。

他嘴角勾起,眼底滿是柔情。

隨即起身去了浴室衝了個冷水澡......

然而他纔剛進去,顧思縈就慢慢打開了門。

聽到浴室內傳來的花灑聲,顧思縈隻覺得臉頰格外的燙,甚至連耳朵都覺得發燙。

猶豫片刻,顧思縈強裝鎮定的坐在沙發上。

反正事情已經夠尷尬了,她也冇什麼好怕的了。

或許他現在會願意給她一個孩子呢。

但凡有點機會,她都不會放棄的。

奶奶還在醫院內等著她去救呢。

浴室內的花灑聲戛然而止,顧思縈也不禁緊張起來。

不到一分鐘,葉修走了出來。

看到坐在沙發上的顧思縈時,瞬間愣住:“你怎麼來了?”

兩人四目相對,空氣中靜了三秒。

葉修快步折返回了浴室,顧思縈深吸了一口氣。

他居然冇有穿浴袍,隻是裹了條浴巾!

莫名覺得臉頰更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