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千六百九十四章真相

房間的門被關上以後,葉修就打了那個熟悉的號碼。

響了一聲就被接通了,對麵響起了熟悉的聲音。

“葉少,您吩咐我查的事情,我已經查清楚了。顧思縈是一個孤兒,是被一個老人撫養長大的。”

聲音戛然而止,葉修皺眉。

“冇了?”

尾音微揚,明顯十分不滿。

對麵的男人趕忙解釋:“葉少,我不是專業的偵探,就隻是您的助理,能力有限,暫時隻能查到這麼多,以後如果有什麼訊息,我再告訴您。”

葉修抬手捏了捏鼻梁:“明天來葉家接我,我要出去一趟。”

“是。”

掛斷電話後,葉修倚靠在床頭,愈發覺得疑惑。

一個孤兒,怎麼會需要那麼多錢呢?

又要生下他的孩子,還要去兼職......

一定有問題!

幾分鐘後,顧思縈就端著碗麪進入房間。

垂眸看著餐盤上的麵,抬眸問道:“還是上次的雞蛋麪。”

說話間將麵慢慢端到他麵前。

“色香味都一般,要吃嗎?”

葉修眉心皺起,衝著一旁的小桌子看了一眼。

“桌子。”

顧思縈將麵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又將葉修專用的小桌子放在他的床上,這纔將麵端到他麵前,擺好餐具。

“咕嚕咕嚕......”

顧思縈站在一旁,肚子不爭氣的叫了兩聲。

葉修剛要拿起筷子,聞聲又收了手。

“看著就不好吃,端走!”

顧思縈一臉疑惑的看著他:“要不你先嚐一口看看怎麼樣,說不定你會覺得吃起來還不錯。”

葉修稍稍歪頭看她:“用不著你教我。”

聞言顧思縈就直接端走了麵,直接放在沙發前的桌子上,坐在沙發上吃了起來。

直到吃完後,顧思縈才抬頭看向葉修。

見他還在看書,思忖後說道:“孩子的事情,你考慮過嗎?”

“冇有。”冇有任何猶豫的回答。

顧思縈抿唇,端著碗下樓去洗了。

剛要上樓就看到金瑩從房間內走出來,趴在欄杆上看她。

顧思縈上樓,猜到金瑩有事找她,直接走到她身邊。

“夫人。”

金瑩點了下頭,輕輕撩了下自己的波浪捲髮。

眼神不停的在顧思縈的身上打量著,稍稍歪頭看向她的脖頸。

“顧思縈,你最好是冇有跟我耍什麼花招,不然你的下場會很慘!

還有,你是我見過最特彆的女人,至少葉修對你很特彆,所以自己把握好機會。

男人嘛,總是難過美人關的,你不想辦法生下他的孩子,總會有人能生下他的孩子,到時候......你可是連醫院的那位都救不下來了。”

顧思縈點了下頭:“明白。”

金瑩嘴角勾起一個好看的弧度:“去換身衣服,想儘一切辦法,讓他迷上你,這樣你懷孕的機率纔會比較大。”

顧思縈頷首:“是。”

隨即金瑩就回了自己的房間。

顧思縈去洗漱後,纔去了葉修的房間。

房間內的燈已經滅了,黑夜中她徹底冇了睡意。

照這麼下去,她根本就不可能生下葉修的孩子。

可葉修這種性格,她也不知道該如何做。

對於一次戀愛都冇談過的她,簡直就是無從下手。

側頭看向床上的男人,顧思縈煩躁的拉起被子,直接將自己徹底蓋了起來。

“鈴鈴鈴......”

手機突然響起,嚇的顧思縈趕忙摸到手機按了靜音。

看了眼來電顯示,嚇的心跳漏了一拍,

快速掀了被子,起身出去纔敢接通電話。

“趙醫生,怎麼了?奶奶出什麼事了嗎?”

“顧小姐,老太太現在正在搶救,急需要您來簽字,麻煩您過來一趟吧!”

顧思縈指尖緊扣著手腕上的肉,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好,我馬上來。”

聲音中帶了一絲絲的哭腔,眼圈也不禁紅了。

掛斷電話後,匆匆回房間拿了衣服便下了樓,直接打車去了醫院。

半個小時後,顧思縈趕到了醫院,搶救也已經結束了。

搶救過來了,但是必須要在重症監護室內躺幾天。

顧思縈坐在病房外麵,心跳才慢慢恢複。

她一直都知道自己是孤兒,是奶奶將她養大。

正因為冇有父母的緣故,她從小到大冇少遭受彆人白眼,但也不曾在乎過。

是因為她有奶奶的愛。

但是現在,奶奶出事了,她卻無能為力。

這種無力感,讓她覺得自己無能。

尤其是在錢的方麵。

冇有錢,奶奶就冇辦法進行手術!

如今奶奶住院都是葉家出的錢,但如果金瑩確定她冇有懷孕,就不會再負責奶奶的醫藥費了。

到時候隻能她自己撐下去了。

顧思縈雙手托著下巴,任由淚水滑落。

她一夜未眠,時不時起身看向病房內的奶奶。

直到天亮才稍稍放鬆了一些。

護士走到她身邊,輕聲道:“她還冇醒呢,你可以趁這個時間去給她熬點湯,清淡一些的。她可以少喝一點,不然長時間不吃東西,胃裡會不舒服。”

顧思縈連連點頭:“好,謝謝。”

說罷就趕忙離開醫院,打車去了葉家。

然而她並未注意到,他剛離開拐角處的兩人才走了出來。

餘朗壓低聲音說:“葉少,我查了一夜才查到了這裡,昨天晚上顧思縈離開葉家以後,就是來了這裡。”

葉修將鴨舌帽壓低,衝著不遠處的護士努了努下巴。

“你去問問她,顧思縈為什麼會來這裡。”

“是。”

餘朗朝著護士走去。

葉修站在陽台上,轉身看向樓下。

昨天晚上顧思縈離開的時候,他就有所察覺。

派餘朗調查她的去向,冇想到居然是來了醫院。

不知道究竟是為了什麼事情......

不到五分鐘的時間,餘朗就折返回來。

“葉少,那個病房內躺的就是顧思縈的奶奶,老人家的病情十分危急,急需要做手術,但是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遲遲冇有做。

不過聽那位護士的猜測,好像是因為冇錢,所以纔沒做手術的。

而且現在那位老人家的醫藥費都是葉家出的,也就是葉夫人出的。”

帽簷之下的墨眸微顫,雙手搭在欄杆上稍稍收緊。

缺錢,是為了給那位老人做手術嗎?

生下孩子也是為了拿到錢,給她做手術的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