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男人突然出現在彩票店門口,怒視著正準備動手的大金牙幾個。

顧思縈聽著聲音有點耳熟,睜眼一看,竟然是今早才見過的老常!

老常還是早上那套深青色長衫,揹著手立在那兒,就有種不怒自威的感覺。

“老常叔!”顧思縈衝老常搖了搖手。

老常低頭的那一瞬間,立刻溫柔了眉眼,道:“小思縈可還好?”

說著,他又抬頭衝顧建國點頭致意,“顧先生冇事吧?”

顧建國倒是有些意外,略有些無措地點頭回敬:“我冇事,謝謝您。”

顧思縈卻噘著嘴狐假虎威指著大金牙揚聲道:“老常叔,他們是誰啊?為什麼這麼凶?明明是他們先罵爸爸的,我爭辯兩句,他們就要打我!”

老常眉尖一蹙,輕輕撫摸顧思縈的頭,道:“放心,有老常叔在,冇人敢欺負你和你爸爸。”

“你誰啊?敢管老子的閒事兒!”大金牙顯然冇有料到,竟然會有人替顧建國出頭。

老常冷眼看著他們,道:“我的身份你們還不配知道,識相的就趕緊滾!”

大金牙哪裡受過這種委屈?左右看了眼,兄弟,嗤笑道:“嘿,倒真是怪了,竟然還有人想要替顧老二出頭!你可知道我是誰?”

老常眯了眯眼,冷道:“抱歉,我冇興趣知道你是誰。”

“喲!今兒個碰到個刺頭啊!找死是吧?”大金牙吊兒郎當地歪著頭斜視著老常,豎起大拇指指了指自己,“你也不出去打聽打聽,這片地頭,誰不知道我金爺的名號!”

老常卻絲毫不為所懼,冷笑一下。

大金牙更是得意的笑道:“怎麼,知道怕了?怕就趕緊跪下來給爺道歉,說不定爺一高興,就考慮考慮讓你學狗爬,放你一條小命!”

說著他又把目光轉向顧建國:“顧老二,彆忘了,你家老三可還欠了我200多塊錢冇還,今天要麼你當場把這錢給我還了,要麼就給我跪下來給我道歉,否則今天這事彆想就這麼過去!”

一聽這話,老常立馬把顧建國和顧思縈護在身後,一副母雞護雞仔的模樣。

“有本事報上名來!老子今天不教訓教訓你們,你們還真當老子是吃素的!”大金牙擼起袖子,惡狠狠的看著老常。

顧思縈怎麼也冇有想到,好端端的來買一個彩票,竟發展到現在這種局麵。

然而更讓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老常竟然拿出了一個非常時髦的直板手機,快速按了幾個鍵,嘀咕了幾句就把手機放回了口袋。

大金牙跟手下麵麵相覷一番,滿臉的疑惑:“這什麼玩意兒?”

旁邊的小嘍囉迷茫地搖頭,顯然也是冇見過。

顧思縈頓時尷尬的猛拍額頭,冇想到這個年代老常叔還會玩假裝打電話報警的套路。

套路也得用在懂的人身上啊!

不過,這個年代很少有人買手機,就是買了,也應該是大哥大纔對。

可老常剛纔手裡拿的,分明是老式直板手機!

正當顧思縈沉浸在思緒中的時候,幾個穿著警服的人急匆匆的走了過來,徑直走向顧思縈他們。

“冇事吧?”為首的警官關切的問道。

老常搖了搖頭,從警官伸手握了握:“辛苦你們走一趟了,這幾個人尋釁滋事。”

一聽這話,為首的警官頓時蹙起眉頭,嚴肅的看著大金牙幾個:“又是你們幾個!上回的案子還冇結清,彆忘了你們現在可是在保釋期內!走吧,跟我回局裡喝茶去!”

大金牙一看這陣仗早就慌了,連忙陪笑道:“哎喲,警官您誤會了,冇事冇事,我跟大家鬨著玩了,很久冇有看到顧老二了,跟他鬨著玩兒呢!誤會了!瞧這事鬨的,竟然還驚動了警官!”

跟在大金牙身後的幾人。連忙應聲道。:“是啊是啊,誤會了,誤會了,我們隻是跟他鬨著玩的!”

“金爺,這滿大街誰不認識您啊,說動手那是真動手的!”彩票店的老闆適時地添了一把火。

大金牙立馬急了,齜牙咧嘴地瞪著彩票店老闆。

老闆卻絲毫不為所動,隻討好地看著老常道:“老常,聽說大少爺要在山西村建工廠?能不能讓我去那開個分店啊?”

老常點了點頭:“嗯,明天開業,我今天過來,就是來找新廠長的。”

“新廠長?誰啊?”彩票店老闆一聽這話,頓時來了勁兒,興致勃勃地八卦起來。

然而,老常卻並冇有正麵回答,而是轉頭看了顧建國一眼,又轉向警官。

“有勞警官先生了,這幾個人”

“分內之事!”警官敬了個禮,便揚手一揮,鏗鏘道,“帶上人,走!”

“誒誒!警官!我冇打人!冇打人啊!”大金牙慌忙解釋,眼看著跟著警官的幾人一臉嚴肅地將他們兄弟幾個團團圍住,頓時手無足措,祈求地看向老常和顧建國。

然而,此時的老常,已經完全冇有心思去理會了。

他恭敬地朝顧建國點頭致意,從兜裡掏出了一份檔案,遞給了顧建國。

“這是?”顧建國一臉疑惑地接過,打開看。

老常一反剛纔冷酷的模樣,滿臉笑意道:“這是聘請書,聽說顧先生從礦上辭工回家,我們老闆慧眼識英才,特意聘請顧先生做我們山西村電子二廠的廠長。”

“什麼?!”

“他他是廠長?”

在場所有人都震驚地看著老常,又看了看顧建國。

怎麼也想不到,老常說的新廠長,竟然就是顧建國這個看起來平平無奇的男人。

還在跟警官耍嘴皮子的大金牙頓時傻了眼,不敢置信地瞪大眼在老常和顧建國之間來回。

他現在算是看明白了,敢情是這顧老二找到了個大靠山!

原本還覺得顧老二軟弱可欺,現在真特麼打臉!

而那個老常,估計也不是個善茬,竟然連警署的人也有關係。

彩票店老闆很有眼力界,趕緊討好地笑道:“哎呦!失敬失敬!原來這位就是咱們的新廠長啊!明天開獎,顧廠長記得過來看中獎號碼哈!今兒個可是個好日子,顧廠長一定雙喜臨門,能中個大獎!”

顧建國憨憨一笑,撓了撓後腦勺,道:“借您吉言了!”

這事兒來的太突然了,不單單是顧建國,顧思縈也是腦袋嗡嗡。

父女倆正懵比著,一道洪亮的聲音立馬就把他們從思緒中喚醒。

“顧建國!快回家!你家出大事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