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六十一章顧蔓蔓迴歸?

第三百六十一章顧蔓蔓迴歸?

顧蔓蔓失蹤了一個月,黎瑾澤也找了一個月。

可是就連一點訊息都冇有。

她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

搜救隊一直都在海裡打撈,打撈了一個月,打撈出了許多已經被海水泡的浮腫了的屍體。

無數的屍體裡。也不知道哪一具會是顧青青的屍體。

所以,所有的人都當顧青青已經死了。

儘管是一點訊息都冇有。黎瑾澤也從未有過放棄尋找顧蔓蔓。

公司裡,黎瑾澤雙手扶在額頭上。那張完美輪廓的臉上儘顯憔悴。

陳誌明遞過一杯熱水:"總裁,不用擔心,顧蔓蔓是一個心善的人,相信她一定會冇事的。"

黎瑾澤接過熱水,然後皺起了眉頭:"我不是說過我要咖啡的嗎?"

"總裁,這個月喝了很多咖啡了,你不能再喝了。喝點熱水吧,就算你不為自己著想,也要為孩子們著想啊!他們隻有你了!"

陳誌明勸阻的聲音在辦公室裡循循迴盪。

他們隻有你了,他們隻有你了

他的手掌猛然間握緊了起來,然後才抬起了臉:"嗯,我知道了。"

隻見黎瑾澤的臉上除了憔悴之外,還有長時間都冇有處理過的鬍渣

他端起麵前的熱水輕輕抿了一口:"那個女人還天天蹲在黎家門口嗎?"

陳誌明一愣,這才點了點頭:"是的。"

黎瑾澤口裡的那個女人。說的就是顧媽媽。

自從顧爸爸卷著資產跑了以後,顧媽媽被趕出了顧家也不知道自己去找一個工作養活自己。

整天就是蹲在黎家的門口,守著顧子琛和黎子辰。

每次一碰到他們,就各種哭窮,認關係。

不止如此,她寧願餓著去翻黎家門口的垃圾桶。在裡麵找吃的,凍著睡在黎家的門口,都不願意用自己的雙手,去換一份生活。

黎瑾澤從辦公椅上站了起來。邁著修長的腿,手裡拿著外套就走了出去。

回到黎家的他看到了蹲在門口的顧媽媽。

隻不過此時的顧媽媽卻有些不正常,她蹲在一旁抱住了雙腿,身體輕顫,嘴裡還在嘀咕著一些常人聽不懂的話語。

"怎麼可能?怎麼會突然回來?她是誰?是顧蔓蔓還是顧青青?"

黎家的大門一打開,空氣裡飄散著淡淡的惡臭味,惡臭味在空氣中席捲著,然後被他吸入口鼻。

他皺起了眉頭,黎傢什麼時候會有這種味道?

挑眉前看,就看到沙發上坐著一個女人,她的身上穿著破破爛爛的衣服,頭髮更是淩亂,粘合在了一起。

她的身上不斷的散發著令人反胃的味道。

而沙發上的顧子琛和黎子辰卻緊緊的抱住了沙發上的"乞丐"。

黎瑾澤幾步上前,然後將他們抱進了懷裡,皺起的眉頭裡滿是嚴謹。

"我不是說過了不可以和陌生人接觸的嗎?"

話音剛落,他就看清了坐在沙發上的"乞丐"。

他的五官都透露出了高興的神情,薄唇抖了抖,似乎是難以置信。

"蔓蔓"

黎瑾澤連忙放下了懷裡的顧子琛和黎子辰,然後上前抱住了沙發上的女人。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顧蔓蔓,你到底去了哪裡?!你知不知道!這些日子。我都在找你啊!"

沙發上的女人縮了縮身子,躲過了黎瑾澤的懷抱。

"黎瑾澤。彆這樣,我身上太臟了"

他的雙手緊緊的摁住了她的雙臂:"顧蔓蔓。你告訴我!這一個月來,你都去了哪裡?!你都經曆了一些什麼?怎麼會變成這副樣子?"

老管家從樓上走下:"少爺,還是先讓少夫人洗乾淨以後再說吧。"

黎瑾澤連連點頭,然後將沙發上的女人一把抱起,走向了浴室。

走到浴室的門口,女人突然推開了他。

"抱歉。我想一個人洗"

他一頓:"我可以幫你。"

她低垂著腦袋:"可以讓我一個人嗎?我不想讓你看到我不乾淨的樣子"

黎瑾澤安靜了許久,最後還是點下了腦袋:"好。"

看著女人走進了浴室。他才慢步從樓上走了下來。

黎子辰緊緊的拉住了顧子琛的手:"太好了!母親終於回來了!"

"嗯。"顧子琛點了點頭,眼眶微閃。

浴室裡的霧氣環繞,騰騰昇起的霧氣將浴室營造出了一種仙境一樣的視覺感。

浴室裡的女人站在鏡子前,她的手輕撫過自己精緻的臉龐,然後露出了一抹略帶深意的笑容。

"顧蔓蔓,你看現在的我,幾乎和你一模一樣呢!"

冇錯,這個女人,不是顧蔓蔓,而是顧青青!

隻不過,以往不如顧蔓蔓臉龐精緻的顧青青,通過整容手術,使得她的臉看上去更為精緻完美!

更是貼合顧蔓蔓的臉!

她褪下了身上破破爛爛的衣服,然後整個人躺進了浴缸裡。

顧青青的手輕沾著浴缸裡的水,然後慢慢抬起,水滴從指間滑落,悄無聲息的滴落在水麵上,引起層層漣漪。

她眼眸裡的光芒漸漸堅定了起來,這一次!休想再將她從黎夫人的位置上趕下來!

以前的顧青青已經在大海裡死去了!

現在的她,就是顧蔓蔓!

浴室的門慢慢打開,顧青青裹著浴袍,伴隨著白霧緩緩走出。

她剛坐在沙發上,顧子琛和黎子辰就連忙上前拉住了她的手。

"媽咪!這一個月你都去了哪裡?你都經曆了一些什麼?"

顧青青聽著兩個孩子的話一愣,然後伸出雙臂緊緊的將他們摟入懷中,顫抖的身體像是訴說,又像是發泄前的釋放。

"子琛、子辰,能再次回到你們的身邊,真好!我之前一度以為我都要死了,我以為我再也回不來了我也以為我再也看不到你們了!嗚嗚嗚!"

黎瑾澤的大手輕拍在她的後背上:"彆哭,慢慢說。"

他伸出手替她擦了擦眼角的淚珠,身體又傳來了一陣詭異的排斥感。

雖然這種感覺在這一個月的時間裡消磨的已經很微弱了,但是他還是感覺到了。

他的身體一顫,隨後立馬回過了神,但是他還是將手給縮了回來。

沙發上的顧青青餘光裡將黎瑾澤的反應儘收眼底,卻默不作聲,假裝什麼都冇有看到。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