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怎麼回事?”

山下的長老們聽到了後山的動靜,立馬趕了過來。

正好撞見了顧昭華一行人。

“師父。”

顧昭華一身白色衣裙,此時已經狼狽不堪。

“昭華,你們去後山是不是遇到了靈獸?”

大長老臉色一沉。

顧昭華眼角含淚委屈的說道:“是啊,我們遇到了一頭三級靈獸,差點就全部成了那頭靈獸的腹中之食。”

對於顧思縈的下落卻是絕口不提。

“師父,這件事情要怪我都怪我冇有保護好師弟師妹們。”

周易主動站了出來。

真怕大長老責怪顧昭華。

顧昭華卻是一把站到了周易的麵前。

一副敢作敢當的模樣。

“師傅這件事情不怪周大師兄,都怪弟子冇有用,拖了大師兄的後腿。”

大長老擺了擺手,看著自己的愛徒責怪的話,卻是說不出口。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都是我的徒弟,我還能因為這件事情罰你們不成?”

“我知道你們這群人,心高氣傲,都想著去後山闖一闖,可是這後山不是你們想去就能去的。”

“如今你們也見識到了這後山到底有多危險,以後可千萬不要去冒這個險了。”

“今天你們僥倖逃了出來,那是因為你們還冇有遇上四級靈獸。”

“更何況後山可不隻有四級靈獸。”

顧昭華站在一旁,乖巧的點了點頭。

“你們居然能從一頭三級靈獸的手中逃出來,也不算辱冇我的名聲。”

大長老笑著摸了摸鬍鬚,眼裡是掩飾不住的得意。

任誰招了這麼兩個有天賦的弟子,都會感到驕傲吧。

一旁的二長老和三長老十分羨慕。

早知道這個顧昭華的小丫頭這麼有天賦,當初就不應該讓大長老搶了這個先。

二長老悠悠歎了一口氣:“下次再遇到這麼有靈氣有天賦的弟子,你可不許跟我們倆搶了。”

三長老點了點頭附和:“對啊,這些年稍微有點天賦的弟子都被你招去了。”

大長老哈哈一笑。

冇有說話。

內心卻很是得意。

看向顧昭華的眼神,也越發的欣賞。

“你們是怎麼從三級靈獸的手中逃出來的?”

這種能讓大長老長臉的事情,他從來都不會放過。

顧昭華看了眼,周易冇有說話。

但是幾個長老看到那個眼神,卻以為這都是周易的功勞。

剩下的幾個弟子麵麵相覷,不知道該不該把顧思縈的事情說出來。

周易卻忽然開口說道:“其實這件事情,都是昭華師妹的功勞。”

他不是冇有看到顧昭華的小動作。

心裡也清楚,就是因為顧昭華纔會惹來了那頭三級靈獸。

但周易還是選擇了無視這些。

不為彆的,就是因為顧昭華是上等的橙靈根。

而且小小年紀,天賦就如此絕佳。

日後不是冇有進化成黃靈根的可能。

他修煉了這麼久,修為也冇有比顧昭華要高多少。

所以利弊權衡之下,周易決定站在顧昭華這一邊。

至於顧思縈這個人。

周易巴不得他死了。

這樣一來,顧昭華也就欠了他一個人情。

不得不說周易這個算盤打的可是啪啪響。

顧昭華微微一笑:“我倒是冇有出什麼力,這是大家的功勞,我可不敢一個人居功。”

內心卻是將周易的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個遍。

這周易明明知道顧思縈現在是什麼處境。

還非得提一下她的名字。

倒時候要是那件事情被捅出去了。

顧昭華怎麼好洗清自己?

不過事已至此,她也隻好見機行事了,顧思縈現在應該已經被三級靈獸吃掉了吧。

到時候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隻要這幾個人把控好口風。

又怎麼會有人懷疑到她的頭上呢?

想到這,顧昭華笑意深了幾分。

“你們都是好孩子,回去之後我一定會向宮主如實稟報這件事情的。”

“三個月後的學院對決,說不定朝華你也有機會參加。”

聞言顧昭華立馬,眼前一亮。

學院對決?

她知道這個比賽。

是靈宮與其他的學院之間的比賽。

這關係到未來資源的劃分。

不過隻有在靈宮呆滿了三年以上的弟子,纔有資格參加,而且還是最為優秀的弟子。

對於這個意外之喜,顧昭華心裡彆提多開心了。

隻不過表麵功夫還是要做做的。

“這……不太合適吧,

畢竟弟子剛剛入學才一個月。”

顧昭華故作恐慌的推脫。

周易卻笑著說道:“這有什麼不合適的?”

“低年級的弟子裡麵還有誰的天賦比小師妹你更加優秀?不說天賦,光這份實力,你就已經打敗了低年級的所有的弟子。”

很多跟顧昭華一同入學弟子現在還在外門苦苦掙紮。

而顧昭華卻十分幸運,直接就被大長老收入了內門。

二長老和三長老聽到周易這番話,雖然覺得有些狂妄。

但是又不得不承認,以顧昭華的天賦,在低年級裡麵還真冇有哪個弟子能夠比得過她。

其他幾個弟子臉上也紛紛試豔羨。

他們想去參加學院對決。

那代表的不僅僅是個人的殊榮,更是關乎到學院的名聲。

他們也知道自己冇有資格參加。

所以才十分羨慕顧昭華。

顧昭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低垂著頭,臉色上卻滿是得意。

顧思縈啊顧思縈,你死了當年那件事情就冇有人會知道。

我替你好好活在這個世界上。

從今天開始,世界上就再也冇有顧思縈這個人了。

“昭華這段時間你好好修煉,千萬不要偷懶。”

麵對大長老的囑托。

顧昭華鄭重的點了點頭。

這個不用大長老說,她也知道,畢竟學院比試是一件多麼重要的事情。

要是能夠在學院比試上出個名頭,宮主一定會看到她的。

到時候恰好又冇有了小弟子的宮主。

說不定正好會生一份,再收個弟子的心思。

而她就會成為那個小弟子。

因為整個學院裡頭再也找不出第二個比她更適合的人了。

連周易都有些羨慕顧昭華了。

大長老等人離開之後。

周易纔敢把自己的心裡話說出來:“小師妹,你這天賦便是我騎馬都追不上啊。”

“大師兄言重了,我哪裡比得過大師兄啊!”

“一表人纔不說,學習還十分刻苦,家境又好。”

“有大師兄這番毅力,即便是踏入小神,也不是不可能。”

顧昭華知道人都喜歡聽漂亮的話。

所以這些話她都是光撿著好聽的說。

周易天賦算不上絕佳,因此顧昭華特意繞開了這一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