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帥猶豫了一會。

其實,他也很清楚現在的局勢。

匈奴實力強悍。

而這次打了個平手,他們的救援雖然提前到來了,但是大部分都是新兵。

新兵冇有任何的戰場經驗。

不僅如此,不可控的情況和意外也很多。

而匈奴的援兵一旦到了的話,他所帶的新兵很可能打不過對麵的匈奴。

如果等到明天匈奴的援兵到了的話,那麼他們戰敗的可能性達到了百分之八十九之高。

但是……

如果按照顧思縈和劉嘉所說的,拚一把的話,或許真的有可能……

會贏。

副帥攥緊了手裡的拳頭,猶豫一番後,他看向了不遠處的匈奴的軍營。

“小顧小劉!”

顧思縈和劉嘉同時抱拳站出:“在。”

小顧小劉是她們偷偷參軍時用的化名。

少帥:“整個隊伍裡,你們倆的身手最好。就由你們倆分彆帶領一支十人小隊伍繞入敵人營部,取下匈奴大帥的首級!

成功了的話就放火明示。”

他需要先由人偷偷殺進去,取了匈奴頭目的首級。

隻有這樣,對方纔會失去領導者。

群龍無首的話,想要攻破對麵就會變得十分簡單。

當然,簡單的同時。

顧思縈和劉嘉的危險也就增加了。

特彆是聽到兩人每個人都要帶領一個十人隊伍的時候,所有的新兵全部後退了一步。

冇有人願意跟著她們倆去冒險。

不僅僅是因為這實在是太危險了。

更是因為所有人都不相信顧思縈和劉嘉。

不相信這兩個嬌小的士兵能帶著他們幾個人去殺了匈奴的頭領。

這兩個小兄弟湊在一起都還冇一個匈奴人壯士人高馬大的。

這實在是讓他們無法信任的了。

隻有少數幾個顧思縈劉嘉在軍營關係不錯的男人站了出來。

“我們願意和他們一起去。”

可站出來的人,也就隻有那麼五六個。

顧思縈看了眼有士兵巡邏的軍營,“副帥,人多反而不好潛入進去。

就我一個人……”

她話還冇說完,劉嘉就將話給補充了:“副帥,就我和小顧兩個人去就好了。

我們身手好,兩個人也互相有個照應。人多了的確更容易引起人的注意力。”

副帥猶豫了一會,這纔將一張地圖放進了顧思縈的手裡。

“這是匈奴紮營的地圖,畫紅心圓圈的地方,就是首領住的地方。”

他凝重的看了眼兩人。

這兩人是軍營裡最最瘦弱的士兵。

每次他看著都心疼。

總是會給他們多加餐多加肉。

結果這兩人不像軍營裡的其他士兵一樣,不僅胃口小,還十分的斯文。

好幾次他都以為她們是女人。

可是一想,女人不能武的,怎麼會來到軍營條件這麼差這麼苦的地方?

“你們,一定要平安回來!等到你們平安回來,我們一定好好慶祝。”

顧思縈和劉嘉嚴肅的點頭,這才順著夜色消失不見。

副帥氣的拍打了幾個男人的腦袋。

“廢物,一個個都是廢物!人家兩個人雖然身子嬌小,可論實力和膽子,冇有一個是輸給你們的!

你們真的是,太讓我失望了。”

---

“姐姐,你為什麼要跟我來冒險?其實我一個人就可以。”

顧思縈嘀咕著躲在了稻草後,躲避開了巡邏的士兵。

劉嘉不以為然的檢視周圍的情況:“你叫我一聲姐姐,我自然不能丟下你一個人。

而且,匈奴人我要親手殺。特彆是那首領,他隻能死在我的刀下。”

兩人很順利的找到了首領所住的營帳,隨後捂住殺了兩個士兵後換上了他們的衣服。

大大方方的潛入到了營帳之中。

一進到營帳,就看到被子裡睡著一個人影。

劉嘉毫不猶豫的拔刀,隨手一步步走過。

猛然間,手裡的刀刺下!

一刀又一刀落下,無數次刺在男人的身體裡。

顧思縈更是反應極快的捂住了男人的口鼻,不讓他發出一點聲音來。

直到麵前的男人冇了呼吸,她們纔將屍體翻轉過來。

“這不是匈奴的首領。”

劉嘉皺眉,她看出了屍體上的衣服和他們一樣。

隻是一個普通士兵的衣服。

顧思縈也似乎反應了過來,“這是假的。”

頭領肯定藏在其他的普通營帳裡,讓一個普通士兵住在頭領營帳裡,再派人巡邏保護。

讓所有人都誤以為,這裡麵住的就是頭領。

從而起到誤導彆人保護自己的作用。

顧思縈閉上雙眸,仔細的回想剛剛的畫麵。

頭領的營帳重兵把守是誘餌。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突然,一個營帳頓時引起了顧思縈的注意。

那個門口隻有一人把守的營帳!

那個門口放著不少士兵鞋子的營帳。

當時她們看到了那個營帳,誤以為是士兵們的營帳。

所以根本冇想過。

現在看來,那些鞋子估計都是擺放好了的!

是障眼法!

劉嘉將屍體重新藏在被褥之中,這才離開了營帳。

兩人摸著黑來到頭領的營帳,剛到門口,就被門口守著的人攔下。

顧思縈僅僅隻是抬眸看了一眼,就看出來門口之人身手不凡。

門口的人留著一把大鬍子,手握彎刀。

十分威猛壯大,不僅如此,更是氣場穩定。

是個高手。

“等等,你們是誰?”

顧思縈粗著聲音回答:“我們是送酒肉來的。”

她將手裡的酒肉端上前:“大將說想吃,我們就送過來了。”

男人掃了眼兩人,這才默默朝著旁邊站開,放了兩人進去。

顧思縈和劉嘉對視了一眼,這才端著酒肉進去。

看來,她們猜對了。

裡麵住的,果然是匈奴的頭領。

不然的話,男人也不會這樣輕易放她們進去。

軍營裡一片空曠。

留著一盞淡暗的油燈,而裡麵的床褥上睡著一個人。

正是匈奴的頭領。

果然,裡麵是頭領的休息處,不是士兵的。

門口的鞋子,果然隻是障眼法。

顧思縈當即皺眉。

哪裡不對勁!

匈奴的頭領已經睡下了,睡著了,可她們剛剛說的是頭領要吃酒肉。

既然睡著了,怎麼可能吃的了酒肉?

但男人還是把她們放了進來……

“不好,中計了。”

顧思縈察覺到,立即驚撥出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