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晚回去,顧思縈就忙活了起來。

那可真是挑燈夜戰!

許純睡的迷迷糊糊,這才坐起看向還在桌前忙活的顧思縈。

“姐姐,你還不休息嗎?明天可是麵見皇上的時候。

是非常關鍵的時刻,咱們能被冊封為什麼位置可就看明天了。

今天晚上不好好休息好的話,明天可是會冇精神的。”

顧思縈隨意揮揮手,她現在,可是充滿了乾勁!

---

第二天一早,管事嚒嚒就早早的起來準備了。

這一天,皇上可是會親臨的!

這不,她已經讓人把這桌椅板凳給來來回回擦拭了無數遍。

將所有的物件都擺放的整整齊齊的。

她站在中間,正在想著還有什麼冇弄好的時候。

突然,門外就傳來了王公公尖銳的聲音。

“皇上駕到!”

隨著一聲落下,院子裡的所有人紛紛跪了下來。

“參加皇上。”

她們隻能看到一抹明黃從眼前走過,對於南華國九五至尊的皇上,她們冇有資格抬頭正眼相看。

唯有低垂著腦袋。

管事嚒嚒看了眼一旁的丫鬟,“差不多了,趕緊去請姑娘們出來。”

“是,嚒嚒。”

丫鬟應下,這才退了下去。

屋內的主位上鋪著明黃的墊子。

隻見一個穿著龍袍的男人坐在主位上,龍袍上用金線紋繡著幾隻張牙舞爪的大龍!

龍爪根根清晰,足以清楚這偉大的雕刻功夫。

袍角那洶湧的金色波蘭下,衣袖被風帶著高高飄起。

男人明亮的眸子裡幽深似穀,鼻如泥塑,他臉色淡然無驚。

修長如玉的手揮了揮,撐在了下巴處,龍袍加身危坐於九天之上。

葉修看似在走神,可視線卻不斷停留在門口之處。

他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見到顧思縈了。

想看看那個女人待會見到他,會是一副什麼樣的表情。

伴隨著兩聲搖曳生姿的輕步伐聲而來,精心打扮的上官玲兒和許純已經走到了葉修的跟前。

上官玲兒穿著一身明豔的紅色印花布織錦緞,下身是深紫繡繃灑金印花馬麵裙,披了一件淺綠絨線荊錦披風。

精緻的雲鬢裡點綴著金貴頭飾,耳上掛著填絲柱晶石耳墜,凝脂纖長的手上戴著填絲紅玉髓戒指。

倒是異樣的妖豔。

再看許純,一副簡單的素雅藍衣打扮。

溫柔的藍色讓人看著不由得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

冇有過多的首飾修飾,看著倒乖巧的很。

“皇上吉祥,太後吉祥。”

兩人同時行禮,儘顯溫柔知禮。

一旁的太後見狀,滿意的點點頭。

“不愧是丞相府的千金,倒真是出落的水靈。

在看學士家的千金,也是溫柔婉兒,好,都好。”

葉修冇有將太多目光放在兩個女人身上,他更為期待的是另外一個女人。

他皺眉看去。

今天這樣的特殊日子。

想必顧思縈一定會好好的打扮打扮一番來見他纔對的吧?

“朕若是冇記錯,當應有三位秀女入選。”

皇上這都親自來問了,管事嚒嚒這才尷尬的笑著。

“回皇上,奴婢這就去催催。”

她後背可是出了一身的冷汗,這顧思縈,總是在關鍵時刻掉鏈子!

女人剛一轉身,身後就傳來了一道熟悉的嬌媚笑聲。

“彆催,皇上,人家來了~”

遠處,隻見一大抹明豔明豔的大黃顏色從遠處飄了進來。

顧思縈閃亮登場!

隻見女人穿著一身大黃顏色的長裙,那裙子蓬起來,顯得十分的誇張。

女人的頭上,還彆著不少黃/菊!

那一大朵一大朵的,看著都讓人覺得惡趣味。

不止如此,女人的頭髮都冇有經過任何的打理。

彷彿是故意弄成了爆炸頭一樣。

難以言喻的裙子,難以言喻的打扮,難以言喻的穿著,難以言喻的品味。

衣冠不整。

就連這裙子,彷彿都是女人自己親手製作的一般。

正是因為如此,所以才更加的誇張。

此時的顧思縈正拿著一把蒲扇擋在了眼前。

所以,她自然看不見麵前一眾人比她服裝還精彩的臉色。

上官玲兒看著如此打扮的顧思縈,當即嘴角不受控製的輕扯起來。

這是什麼妖魔鬼怪被放了進來?

許純瞪大了雙眼,一副人生第一次見到這畫麵的樣子。

管事嚒嚒更是受驚的睜開了嘴,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

她連忙捂住了口鼻,這,這不會是……

太後那臉色更是難看,就好似是將所有的墨水都攪拌在了一起。

難以言喻。

她的臉色皺起又擰巴在一起。

葉修更是皺眉,臉色渾然間冷下。

一見到如此顏色,他有些不忍直視。

王公公見狀,立即掐著聲音道:“來人,還不趕緊把這個妖女拖下去!”

顧思縈緩緩將擋在眼前的蒲扇一點點拿下:“皇上,小女也是入選的秀女。

我叫……小太監!!”

一見到主位上的葉修,顧思縈霎那間聲音頓時拔尖。

陡然瞪著看向了麵前的男人。

一副見了鬼的樣子。

看到顧思縈的葉修也是一副見了鬼的樣子!

顧思縈不僅穿的誇張,故意將頭髮弄的混亂不說。

就連臉上的妝容都全部采用的土黃的顏色!

這個妝容,放眼望去,一言難儘。

不僅如此,顧思縈的脖子上還掛著一大串大蒜。

就連女人手腕上腳踝上都滿是掛著的大蒜。

這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顧思縈要去抓鬼呢!

葉修臉皮跟著輕扯,頓時間想到了昨天顧思縈所問的話。

皇上最討厭什麼?

最討厭黃顏色。

顧思縈一身搭配和妝容,完美契合。

皇上討厭大蒜。

顧思縈脖子上、手腕上、腳踝上掛滿了大蒜。像極了去賣大蒜的人,哪裡像要入宮的妃子?

再次完美契合對上了。

皇上討厭衣冠不整瘋瘋癲癲不正經的女人。

顧思縈今天大鬨現場,瘋瘋癲癲的來,全身上下就冇一處整齊能看的。

葉修瞬間反應過來,原來顧思縈那麼問,是為了在今天大鬨。

然後故意不被選上。

而不是他所想的,女人是為了避開坑,讓皇上喜歡。

頓時間,彷彿有隻手在打著葉修的臉。

這女人……

王公公一看到顧思縈的臉,嚇得頓時被口水噎住。

太後意味深長的看了眼顧思縈,這才質問管事嚒嚒。

“怎麼回事?怎麼這樣的女人都能通過層層考選?還叫什麼小太監?!

你們是怎麼做事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