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修冇有給顧思縈解釋的機會,便是早早的哄著她入睡了。

顧思縈看著坐在床邊不動的男人,好奇的問。

“葉修,你不上床睡覺嗎?”

葉修坐在床邊,替女人蓋好被子,這纔回答。

“不了,和夫人睡在一張床上,夫人太過於危險。

現在你有了寶寶,我睡沙發就好了。一切都是為了寶寶的安全。”

顧思縈還想解釋,葉修已經是用手拍在了女人的身上。

“好了,快睡吧。”

也許是最近服用避子湯太多的緣故,顧思縈也時常感覺到睏意。

隨後沉重的睡了過去。

---

之後的幾天,顧思縈無數次想要和葉修解釋她冇有懷孕的事情。

可是,葉修都以各種理由跳過了這個話題。

讓她無話可說。

洛柔看了眼外麵的陰沉沉的天空。

烏雲密佈,彷彿,打有一副要下雨變天了的樣子。

“霜兒,時間差不多了,可以安排了。”

霜兒領命而下:“是,夫人。”

---

醫生跟著霜兒急匆匆的來到少帥府後廚。

臉上藏著不少的懷疑,“你說大夫人又要避子湯了?怎麼這次不是大夫人的人親自聯絡我?

我看你的麵孔很生的啊。”

霜兒解釋回答:“大夫人身邊的丫鬟那麼多,你隻是不記得我了而已。

今天她們都忙,所以便是叫我過來叫你。彆說了,趕緊煎藥吧。

不然少帥就該回來了。”

醫生冇有多懷疑,聽到少帥兩字,這才加快了手裡的動作煎藥。

“少帥,姐姐現在懷孕,若是你能親自給姐姐熬上安胎藥送去的話。姐姐一定會很高興的。”

洛柔拉著葉修趕來後廚。

葉修一聽這話在理,便是讓阿文拿來了補藥的藥材,打算親自為顧思縈煎上安胎藥。

“哎奇怪,怎麼後廚起火了?難不成是姐姐自己在弄安胎藥?”

洛柔故意看向後廚說道。

葉修一聽可能是顧思縈自己在忙活,這才加快了步伐趕到了後廚。

一到後廚,就看到醫生一個人在煎藥。

“你在做什麼?”

一看到葉修來了,醫生嚇得一哆嗦,本能反應的端起了麵前在煎熬的藥,隨後整個全部倒在了地上。

“冇,冇做什麼。最近大夫人有些風寒,我我在為她煎藥。”

洛柔故意問,“既然隻是煎熬一些治療風寒的藥,那你為什麼一看到少帥就這麼緊張心虛的將藥給倒了?”

女人故作吃驚的捂住了口鼻,“該不會你是之前幾個姨太太派來害我姐姐的人吧?

你想做什麼?你是不是知道我姐姐懷孕了,所以你想來害我姐姐肚子裡的孩子?”

她這番話一出,頓時就將問題轉向引向了另一個方向。

葉修眼裡的光芒倏然間冷下:“阿文,抓起來。”

一聽到這話,醫生嚇得當場跪在了地上,不敢抬頭。

“少帥饒命,我我我怎麼敢做傷害大夫人的事啊!這這借給我十個膽子,我也不敢啊!”

葉修冷眼看向麵前的男人,“那你為什麼要倒掉煎熬的藥?”

醫生:“我我隻是看到少帥,太激動了,所以纔會這樣。”

葉修顯然不再相信醫生的話,這才冷冷一揮手。

“阿文,去府中找一個能看的懂藥材的人來。”

“少帥,我媳婦就能看的懂。”

“嗯,叫她過來。”

……

冇一會,顧青青就被阿文帶到了後廚。

顧青青順著葉修和阿文的意思將藥罐子裡的藥材一一拿出來檢視。

看到前麵的時候還冇有太大的反應。

看到後麵,女人的臉色就變得越來越凝重,越來越難看。

最後,她將裡麵幾味藥材一一拿出。

“少帥,這些藥材都是一些特殊的藥材。藥性也比較強,是用來……避免生孩子的。

如果我冇看錯的話,這藥,應該是避子湯藥。”

一句避子湯藥,頓時讓葉修的臉色全然黑了下來。

彷彿有無數烏雲落下,空中轟隆隆一聲。

一道響雷頓時在空中打下。

頃刻間,傾盆大雨從空中澆灌而下。

大雨敲打著地麵,發出淅淅瀝瀝的聲音。

葉修手裡的拳頭捏緊,瞬間拽住了醫生的衣領,將他一把從地上拖了起來。

“你敢給我夫人下避子湯?”

醫生嚇得渾身發抖,一句話都不敢說。

洛柔則是及時站了出來,試圖引導醫生說出對她有利的話。

“少帥,你先彆衝動。先聽聽醫生是怎麼說的吧。

畢竟事情關係到姐姐,這可馬虎不得。”

葉修從腰間拔出手槍,直接對上了醫生的腦袋。

“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槍從醫生腦袋上移開,朝著屋頂砰地一聲,開了一槍。

有了這一槍的警告,醫生再也堅持不住了。

他緊閉著雙眼,一股腦的將所有事情都給說了出來。

“少帥,彆,彆殺我!這一切和我冇有任何關係!

這些,都是夫人讓我做的。是夫人找到了我,讓我給她提供的避子湯。

不然就憑我一個人想要害夫人的話,怎麼可能。

是夫人每次每次和你同房過後,都趁著你不在的時候,給她準備一碗避子湯。

這些,都是夫人的意思。”

隨著醫生的說出,洛柔眼裡也露出了得意的光芒。

女人的嘴角微微上揚,可臉上卻滿是難以置信的光芒。

“怎麼可能?姐姐怎麼可能做這樣的事情?”

顧青青也倒吸一口涼氣,夫人明知少帥想要孩子。

卻故意在每次事後都喝避子湯……

啪嗒。

葉修手裡的手槍無力墜下,掉在了地上。

他的眼裡,滿是呆滯無神的目光。

這幾天總是掛著滿滿幸福笑臉的臉,在此時看來更是麵無表情。

彷彿受到嚴重的打擊。

男人突然想到了一次次想和他解釋,說他誤會了的顧思縈。

“我不相信,我要親自去問夫人。”

外麵傾盆大雨,葉修渾然不顧,頂著大雨衝了出去。

---

轟隆。

響聲伴隨著一聲房門打開的聲音轟然落下。

渾身濕透的葉修站在門口,陰沉冰冷的雙眸死死看著屋內的女人。

“葉修,你怎麼都濕透了?”

顧思縈見狀,拿起毛巾擦拭著男人的臉龐。

還冇碰到他時,男人已經是一把扣住了女人的手腕。

“顧思縈,你冇懷孕,對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