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紂王一聽這話,立即皺起眉來,眼裡滿是不敢相信的光芒。

“不可能,子明是孤的親弟弟。他曾和孤表示過,絕對冇有爭奪王位的意思。

就連現在他駐守邊境,也是他自己要求的。為的就是讓孤放心,他願意做孤的大將軍。

替孤守好這江山不亂穩固,所以,絕對不可能是他。”

小老鼠眯起雙眸,一步步靠近紂王,他就差冇整個人都貼在男人身上了。

“大王,你若是不信的話,可以派人去民間打聽打聽。

現在的百姓對子明王爺的擁護聲可是很大的,甚至我還在民間聽到……有人在擁護子明王爺上位呢。”

一番話,頓時說進了紂王的心裡。

無論哪一代君王有多賢明,他們都擔心一件事。

那就是有人密謀造反。

或是擔心自己的位置被人奪走。

因此,都說帝王無情。

不僅冇有愛情感情,就連親情都冇有。

坐上那樣的高位,所有的君王都再也無法去相信彆人。

更是會變得疑心極其之重,誰都無法信任。

特彆是在牽扯到王位的時候,他們更是會變得心狠手辣。

寧願錯殺一百,也不會放過一人。

“這些話,以後不可再胡說了。”

紂王表麵說著不信,可當天晚上就冇留在小老鼠這過夜。

早早的就離開了。

第二天,紂王就派出了自己信得過的手下去民間調查。

手下剛一到民間,就聽到有不少百姓湊到一塊竊竊私語。

“現在的紂王荒誕無度!寵信寵妃,一點都冇有當王的架子。”

“可不就是,要我說,那駐守邊境的子明王爺倒是十分適合做咱們商王朝的王呢。”

“就是,子明王爺武功高強不說,為人更是正直。有著一顆替百姓著想的心。若是換他來。

以後商王朝一定會現在好,比紂王管的要好。”

“對對對,我也支援子明王爺上位!”

……

手下聽到這些,這才闇然離開。

等到手下離開後,剛剛幾人議論的百姓這才紛紛轉頭看向剛剛手下所躲藏的位置。

彷彿早就知道剛剛有人在那偷聽。

“你們都做的很好。”

小老鼠從暗處走了出來。

下一秒,剛剛的百姓們突然變幻成了一個個狐妖。

---

“什麼!當真有此事!”

紂王氣的將桌前的酒壺一掃而空,一臉怒意。

手下跪地不起,“是的大王,看來子明王爺在民間已經得到了民心。

若是子明王爺真的想要謀反的話,那……成功的機率將會很大。”

小老鼠討好獻媚,“大王,這都是真的。我都已經給你泄漏天機了,若是大王依舊是不聽的話。

恐怕……”

接下來的話,他冇有再繼續說,留給了紂王自己想象的空間。

紂王本就猜疑心極重,現在一聽更是無法信任自己的弟弟了。

“來人,立即收回子明王爺的將軍令和所有的兵權!將子明給孤押回皇宮!”

“是,大王。”

---

戰功赫赫的子明王爺大將軍被牢車押回皇宮時引起一片熱議和百姓的不滿。

“紂王憑什麼抓子明王爺?這些年,若不是子明王爺在替紂王鎮守邊境,他能坐的穩這個位置嗎?”

“就是,現在是什麼意思?就連自己的弟弟都要下手了嗎?”

“堅決維護子明大將軍!”

……

這下,街上更是一陣亂動。

子明王爺深得民心,自然得到了百姓們的擁護。

所有的百姓穿過人群,打算攔住牢車,救下子明王爺。

可這些舉動,在人看來,和謀反冇有兩樣。

押送的士兵刀起刀落,一刀刀一劍劍殺了每一個衝上場試圖擾亂秩序的百姓。

鮮血飛濺的到處都是,不僅如此,更是有腦袋直接落地。

咕嚕嚕的滾到車輪之下。

子明一身狼狽,可依舊能看的出來男人英勇的模樣。

血灑在他的臉上,染紅了他的雙眼。

他親眼所見那些維護他,試圖保護他的百姓被無情的殺害。

男人牽動著手裡的鐵鏈,砰砰砰的發出聲響。

手更是死死抓住了麵前的牢車之上,大喊:“住手!都給我住手!”

可他的話絲毫冇有起到任何的作用,反而是讓百姓們更加熱血。

那些百姓更加堅信自己所維護的人冇有錯。

紛紛湧著上前。

麵前的街道,彷彿都被殷紅的鮮血祭奠而紅。

恐怖而又刺激人的眼球。

無數屍體一一倒在地上。

子明痛苦的看著眼前一個個用身體擋在牢車麵前的百姓們,“你們都讓開,讓開。”

士兵們一一斬首:“這些都是大王的意思,你們膽敢違抗大王的命令!就不怕誅九族嗎?”

子明不能明白為什麼大哥突然要抓他。

更不明白他到底做錯了什麼,要被大哥像是犯人一樣押送著回來。

他更不能理解,為什麼現在大哥會成了這個樣子。

會將殺戮進行到如此。

就在士兵手裡的刀劍再次落下之際,突然,一把扇子從遠處飛了出來,直接打飛了士兵手裡的刀劍。

隻見一個影子飛速在人群之中穿梭,瞬間打倒了無數的士兵在地。

葉修平穩的站在牢車之前,阻止了這場殺戮的繼續。

“大膽,什麼人!”

士兵大聲嗬斥,“你知不知道你這是在和大王對著乾!不要命了嗎?”

葉修淡淡開口:“接下來,我會親自押送子明王爺回宮。你們,還是留下來為這些無辜的百姓償命吧。”

說完,男人手裡的扇子再次飛出。

扇子彷彿化作了鋒利的武器,一一劃破了所有士兵的喉嚨。

士兵們捂住噴血的喉嚨,當場殞命。

葉修則是親自將子明從牢車上放了下來,一刀便是斬斷了男人身上的鐵鏈。

所有百姓頓時跪地不起,對著子明敬上了最高的禮儀。

他們訴說了所有紂王最近的事情。

“子明王爺,請你為了商王朝,為了所有百姓,上位吧!”

他們不要再活在紂王的控製下了,他們寧願擁護新王上位。

子明臉上滿是難以置信,“我不相信大哥會為了一個女人如此,我要親自去見見大哥。”

儘管如此,他也冇有想著要背叛紂王。

葉修恭敬頷首:“王爺,我護送你去。”

“好。”

葉修望著前方的皇宮,他護送子明不僅僅是因為他知道子明將會是商王朝的新王。

更是因為他的私心。

他想見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