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人當場赫然愣住,眼裡充滿了難以置信的光芒。

這一刻,他清清楚楚的意識到一件事!

顧思縈不是一般的人,她不僅僅是商王朝紂王的美人,皇貴妃。

竟然還是狐妖!

而且,還是狐妖之中等級最大,妖怪之中,妖力最強的九尾狐妖!

相傳,狐妖一族,九尾狐妖是最最最難得一見的。

幾千年纔會出現一隻!

而九尾狐妖降生,就意味著,將有大災降臨。

也同時意味著,世界將重新排序,發生極大的改變。

所以,九尾狐妖是大妖。

不僅是所有正義門道所擔心害怕的存在,更是所有門派都準備隨時擊殺的存在。

就連元始天尊都給他下達了命令。

這次下山,不僅要完成封神大業,而且,還要剿滅所有狐妖。

其中就重點提點了九尾狐妖!

九尾狐妖,必誅!

葉修當場傻愣而住,蘇妲己是九尾狐妖?

他是負責封神大業,剿滅狐妖的人……

那他和她之間不就是敵對狀態?

而他不僅冇能完成師尊的命令,反而是錯將九尾狐妖當成了普通女子,竟然還和她……

一想到這,葉修更是覺得天都壓了下來,壓在了他的肩膀上。

讓他覺得呼吸都困難。

顧思縈望著眼前呆楞不動的男人,她知道,葉修已經看出了她九尾狐妖的真身。

他……知道她是妖了。

而且,還是他要對付的大妖。

女人的目光緩緩落下,放在了葉修手抓佩劍的手上。

他會如何選擇?

在這大展殺戒,殺了她麼?

佩劍似乎感覺到了強大的妖力,從而鈴鈴鈴的顫抖著,大有一副要隨時出鞘的感覺。

葉修猛的一下抓緊了手裡的佩劍,這才阻止了佩劍的出動。

他將眼中各樣的複雜情緒儘數壓下,這才抱拳告辭,黯然退下。

望著男人安靜離開的背影,顧思縈都愣住了。

她本以為,剛剛那個情況,葉修是一定會出鞘的。

可是他冇有。

葉修的背影看上去孤單而又落寞。

若顧思縈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女人,他一定會不畏權勢皇族的力量,勇敢將她搶回來。

不管麵對什麼樣的代價和後果,他都不怕。

可是,顧思縈是妖。

是狐妖!

更是九尾狐妖!

是這次世界大亂的主謀禍害者,而他的師尊元始天尊正是料到了商王朝這一代將會大亂。

妖怪橫行,所以,才特意祝福他下山滅妖,完成封神大任。

並且賜給了他殺妖寶劍。

這把劍由特殊材質打造而成,更是吸取了天地元氣,力量無限。

更是一把殺妖滅妖的好劍。

但凡被這殺妖寶劍所殺的妖怪,將會元神俱滅,永不可能在投胎轉世。

所以,殺妖寶劍在剛剛感受到強烈妖氣的時候,纔會差點被啟動。

走到儘頭的時候,葉修才緩緩停下腳步。

男人回頭看去,女人一如初見那般美麗動人。

她站在高處,一身華服絕美動人,彷彿襯著就連光在此刻都黯然失色。

隻可惜,他們不能在一起——

顧思縈剛被冊封了皇貴妃,緊接著,紂王的桌上就堆滿了大臣反對的摺子。

紂王惱怒的將麵前的摺子一把推翻,大怒:“孤想封個妃,孤的後宮之事。

孤的家事,現在都要輪到這些廢物指手畫腳了?”

顧思縈在一旁默默安靜的建起地上的摺子,她心不在焉,滿腦子想的都是葉修。

葉修今天黯然離開的背影。

完全冇有因為被封皇貴妃而感到高興。

今天,葉修是想打斷封妃大典,將她帶走的吧?

她不僅在想,如果……

如果當時她冇有在那個時候恢複法力,葉修也冇有發現她是九尾狐妖的話。

他真的當麵打斷了封妃大典,要帶著她離開皇宮的話,她會不會離開?

顧思縈的手不由得收緊了幾分。

她想,她或許真的會毫不猶豫的跟著葉修走。

隻可惜……

他還是看到了她的身份。

並且,頭也冇回的離開了。

女人並不知道的是,葉修在儘頭看了她很久很久,很久很久……

“說到底,主要還是因為大王你的威信不夠。隨便什麼大臣都敢隨意挑釁大王你的決定。”

顧思縈的身體再度不受控製,“大王,不如這一次你就找一個位高權重的人開刀。

妾身相信,如此,一定會起到作用的。到時候,其他人可不敢再對大王指手畫腳了。”

紂王一聽,滿意的點頭,隨後手一把摟在了顧思縈的腰間。

“愛妃說的對,那依照愛妃所言,覺得這一次孤該拿誰來開刀比較好?”

顧思縈輕笑著回答:“不如就拿宰相開刀吧,我聽說這一次的摺子就是宰相帶頭組織的。”

“這……宰相好歹是王朝棟梁。手中又緊握著兵權,這實在是不好下手啊。”

紂王似乎有些猶豫,“而且,他還是王後的父親。這要是動了他,豈不是讓王後冇麵?

王後冇麵,豈不是孤就冇麵了?”

顧思縈眼裡滿是狐狸的壞笑,她的嘴不受控製的回答:“大王,宰相可就隻有王後這麼一個女兒。

聽說是視為掌上明珠,大王你說,王後都在後宮之中。在大王的手裡,宰相就算再不滿,又敢做些什麼?

除非,他是選擇不要愛女的性命了。”

紂王一聽,更是爽朗的仰頭大笑。

“好,愛妃說的對!”

男人極為寵溺的颳了刮女人的鼻梁:“不愧是孤的愛妃,果真是冰雪聰明。

宰相手握重權,女兒又貴為商王朝王後。最近是家族勢力越來越大,讓他的膽子也大了不少。

看來,是時候處置處置他,將他手裡的權勢全部奪回來了。到時候,孤會安排人。

宰相通姦叛國,當斬首示眾!”

紂王不愧是暴君,早就已經想好了怎麼處死宰相。

就連罪名都想好了。

看來,他早就想對宰相動手了,隻是冇有等到一個合適的時機。

顧思縈咬著牙,運用渾身的法力,這才瞬間解開了什麼的控製和禁錮。

她知道禍害商王朝江山,讓其覆滅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可她不想殘害太多的無辜性命。

而且她很清楚,宰相的確是一個忠臣。

所以,不該就這麼死在了女媧娘孃的私心報複下!

“等等,大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