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修抱著顧思縈的手微微一頓,可見大火越燒越旺,越燒越近。

他還是抱緊了懷裡的女人,一個轉身,用自己的後背擋住了後麵燒過來的熊熊大火,將女人保護在懷裡。

“顧思縈,你在說什麼?”

什麼亞國的王後?她是他的未婚妻!

顧思縈冷笑著推開懷裡的男人,“還不明白嗎葉修?你回來的太晚了,奧洛米帝國已經亡了。

而我,現在也已經不是奧洛米帝國的公主了,不再是你的未婚妻了。

我嫁給了亞爾費,我現在是他的女人,亞國的王後。”

大火燒上了葉修的衣服,火迅速蔓延,火光燒上了他的身體。

燒著他的肌膚,血肉都彷彿在大火中燃燒。

可這樣的疼痛,葉修也似乎全然感覺不到。

隻有心那塊的位置彷彿空了一塊,被人狠狠用刀刺傷。

一刀接著一刀的剜著裡麵的血肉。

“不會的,你是我的,你不會嫁給亞爾費。”

顧思縈依舊高傲,那張絕美動人的臉蛋在火光之中映照著奪目的光澤。

女人的聲音冰冷,變得陌生。

“為什麼不會?亞爾費除了年紀大了一點,他什麼都有。

他有權有勢,他能給我王後的位置。比起在危難時刻卻不在的你,他好的太多。”

葉修顫抖的手抓住了她的手臂,將她拉到自己的麵前。

火光中,彷彿還能看到男人眼裡的淚光。

那不易察覺的淚光。

“權勢隻要我想,我隨時都能給你。你想做王後,你隨便挑地方,我都能讓你成為任何一個國度的王後。”

一向戰無不勝的第一騎士,永遠冷漠高傲的第一騎士,卻第一次在女人的麵前露出了卑微懇求的目光。

他緊緊握著顧思縈的雙手,“我知道,我知道你在怪我。

怪我冇有在亞國攻打奧洛米帝國的時候及時回到你的身邊保護你,保護國王,保護奧洛米帝國。

可是當時,我真的已經是在全力往回趕了……”

顧思縈看著男人那雙滿是鮮血和傷痕的手,心也彷彿跟著軟了下來。

男人的手被冷風吹的裂開,上麵滿是風乾的傷口,常年握著刀劍的手更滿是老繭。

可想到洛可可的話,還有父皇的死,她剛軟下的心再度冷下。

她用力甩開男人的手,“夠了!不要再說了!我不會再被你騙了!

當初,若不是父皇信了你,我信了……你。奧洛米帝國也不會亡,父皇更不會死。”

她咬著下唇,唇破,鮮血在口腔,瀰漫了整個身體。

當見到葉修的時候,她多麼想投入他的懷抱。

訴說委屈,訴說傷心。

她想問他,既然一開始就冇打算回來,既然一開始就打算要欺騙她和父皇。

那為什麼現在又要回來?

可她不能。

“葉修,你是為了洛可可回來的吧?太晚了,她已經死在我的手裡了。”

顧思縈拔起地上的劍,隨後指了指麵前在大火裡痛苦慘叫的兩百多人。

“他們,都得死!所有害死我父皇的人,都得死!他們都得下去給我父皇陪葬!”

她的身邊已經空無一人了。

最疼愛她的父皇,唯一拿命替她著想的亞爾費也死在了她的手裡。

還有葉修的背叛和欺騙。

奧洛米帝國所有子民的態度。

這些,都讓她徹底心寒。

也失去了想要繼續活下去的希望。

她隻想給父皇報仇,哪怕讓她真的變成一個女魔頭,她也不在乎。

哪怕是要下地獄,她也心甘情願。

“我雖然刁蠻任性了些,可我從冇做過對不起奧洛米帝國的事。我給災民捐錢,我幫助受傷的人。

我做了那麼多的好事,可依舊換不來大家對我看法!

換不來他們對我父皇的一點善意對待!我和父皇為了他們這些冇良心的人,為了奧洛米帝國做了那麼多!

可他們,卻燒死了我的父皇!現在,還想燒死我!他們所有人,都不值得原諒!”

這些話,讓在場的人沉默了下來。

此刻,他們才終於知道那個真正的菩薩真正的好人,不是洛可可,而是顧思縈。

是他們最最厭惡,最害怕的女魔頭公主,愛麗絲·顧思縈。

每次遇到天災**的時候,總會有人捐獻無數的珠寶。

每次都會有人定期給流浪的人送吃的,甚至讓流浪的孩子有新衣服穿、有學上。

甚至幫助了無數受傷無錢治病的人……

所有的一切,都不是洛可可做的。

都是從不留名的顧思縈做的。

是那個他們認為刁蠻任性、敗家的公主殿下做的。

而他們,竟然活生生燒死了一直在暗地裡幫助他們的公主的父皇。

公主唯一的親人。

這一刻,在大火之中的兩百多人都安靜了下來,他們不再求饒,不再呼救。

彷彿默認了他們該死的下場。

“公主殿下,對不起。”

“對不起,我們的確該死,我們不是人。”

緊接著,無數火焰中,傳來一聲聲真真切切的道歉聲。

顧思縈握著劍的手都在火中顫抖,眼淚一顆顆砸在,砸在了腳底的火焰中。

“對不起?太晚了,我父皇聽不到了。”

葉修看著眼前被折磨的精神疲倦的女人,眼裡滿是心疼。

如果可以,他真的想代替顧思縈承擔這些。

“所以,我也該死嗎?”

顧思縈提前手裡的劍,隨後狠狠對準在了葉修的胸口。

就在即將刺下的最後一刻,她卻停住了手。

怎麼都下不去手。

“你該死!你和洛可可,都該死!”

頂在葉修胸口的劍卻怎麼都無法刺過,她下不去手。

突然,麵前的男人張開手臂,不顧胸前的長劍,緊緊抱住麵前的女人。

長劍因為他的擁抱,狠狠刺穿身體。

帶血的長劍從他的胸口刺進,又從他的後背中刺了出來。

顧思縈被擁在懷裡,眼睜睜看著長劍從男人後背中刺穿出來。

女人眼睛陡然瞪大顫抖,無數的淚珠顆顆砸下。

她根本就冇有做好要殺了葉修的準備。

“公主殿下,就算你是亞國的王後。我也永遠是你的第一騎士,我會……一直守護你,直到死。”

葉修溫柔看著眼前的女人,蒼白的臉上滿是寵溺,不見半分責怪。

他虛弱的抬起手,似乎想撫摸她的臉龐。

手還冇碰到顧思縈的臉時,整個人都不受控製的往後倒了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