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洛可可不再反抗,心中的妒忌和怨念也跟著男人粗魯的動作而越來越深。

她是受人愛戴的醫生。

在奧洛米帝國,冇有人不知道她的名聲。

所有人都說她是天底下最善良最好的女人,可那又有什麼用?

她做的再好,再受人喜歡受人愛戴,她也無法得到那個人的心。

更無法引起那個人的注意。

她一直陪在他的身邊,每次她都會目送他出征,也會迎接他回來。

第一時間給他檢查身體等等各方麵的情況。

可他始終都未曾多看她一眼。

後來,她看到了葉修和愛麗絲·顧思縈的第一次碰麵。

他們看上去是那麼的般配,郎才女貌。

那是她第一次見葉修笑,第一次見他主動開玩笑,主動和女人親近。

一直以來,她都在自我安慰,自我安慰葉修不會笑,不會開玩笑是一個嚴肅的人,也不會和女人親近主動。

直到那一次她才直到,原來他不是不會,而是不會對她而已。

洛可可敗了,敗給了顧思縈。

可是她不甘心也不服氣。

她不知道自己哪裡比不上顧思縈了。

除了身份和容貌之外,她覺得她哪裡都比顧思縈好。

她善良,受百姓愛戴,在民間的風聲名氣也是極好的。

可……

葉修就是不看她一眼。

她手裡的手掌緊緊抓在一起成了拳頭,陰沉不定的光芒更是在眼底氾濫。

不就是因為,她不是公主麼?

若她不是平民,是一個公主或者是生於貴族家庭或名爵家庭的話,葉修會不會也多看她一眼?

會不會也會對她笑?

想到這些,她就冇有了反抗,任由亞爾費對她胡作非為。

“公主殿下,我還是得到了你,哈哈哈!”

亞爾費胡亂的親吻著洛可可,滿嘴喊著的都是顧思縈。

這番行為,這些話,無疑是在對洛可可最大的羞辱!

這個男人,明明在對她做那樣的事!

可口口聲聲,喊著的卻是另外一個女人!

他把她當成是了顧思縈的替身而在發泄麼!

洛可可氣的抓緊手掌,手指更是深深的抓進了土壤裡,抓了一大把的土。

那雙通紅的雙眼更是藏滿了怨恨和不甘。

顧思縈!

我恨你!

都是因為你,搶走了葉修!

現在,我洛可可第一次受此大辱也是因為你!

我一定會讓你付出代價的!

---

亞爾費離開了奧洛米帝國,離開的那天雖然未能帶回愛麗絲·顧思縈。

卻給亞國帶回了一個妃子。

再過三天,顧思縈收到了一封密信。

密信是亞爾費寄來的。

大概的內容就是:親愛的公主,幾天不見,本王滿腦都是公主美麗動人的臉蛋和勾人的身材。

為了公主,本王打算再給奧洛米帝國一個機會。隻要公主自願成為本王的王後。

那麼本王便可以考慮放過奧洛米帝國。

顧思縈冷冷看完手裡的密信,隨後將其撕成碎片,扔進了垃圾桶裡。

“露絲,拿筆和紙來。”

“公主殿下,你要做什麼?”

“回信。”

顧思縈迴的信內容更是簡單明瞭: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死了這條心吧。區區小國,也膽敢威脅我們奧洛米帝國。

本公主就算孤獨終老一輩子,也絕不會嫁給你這樣的廢物。

---

幾天後,邊境有戰,第一騎士葉修親自帶團前去平複。

離開前,顧思縈偷偷躲在宮殿後目送著葉修離開。

心中隱隱不安。

白馬上的男人瀟灑非凡,哪怕身穿盔甲也阻擋不住帥氣俊朗的臉龐。

葉修似乎看到了躲在宮殿後的顧思縈,他高舉起手裡的長劍,對其眨了一下眼睛。

“啊!第一騎士對我眨眼了!我不行了,我要暈了。”

“什麼啊!他明明是對著我眨眼睛的好不好!”

“不過,第一騎士也太帥了吧!本小姐要嫁給他!”

“彆想了,你不過是公爵的女兒,那第一騎士可是被公主預定了的。”

……

葉修的一個眨眼,迷暈了一大片的貴族大小姐。

顧思縈嚇得立即躲在了門口,“露絲,剛剛他看到本公主了嗎?”

“公主殿下,你不出去送送嗎?他可是要走了。”露絲默默的看著騎著白馬遠去的葉修不禁說道。

顧思縈傲嬌的環著雙臂撇開腦袋:“纔不要!本公主可不是故意來看他的,隻是路過而已。”

葉修頻頻回頭,也冇有看到躲起來的女人走出。

等到顧思縈走出來的時候,已然不見了葉修的身影。

女人暗暗有些失落。

“沒關係,他很快就回來了。”

冷傲天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這才寵溺的笑著揉了揉她的腦袋。

顧思縈不自然的推開了他的手,紅著臉撇開腦袋。

“父皇!我纔沒有想他呢,他回不回來,和我有什麼關係?我不在乎。”

“是嗎?我可冇有說你想他了。看來,我們家小公主對我找的這個駙馬爺還是很滿意的。”

“才,纔沒有呢!”

父女間的打鬨在陽光下都沐浴著溫暖的光澤,溫馨而浪漫。

可,誰也不能想到,這樣的溫馨卻維持不了多久。

---

睡夢中,顧思縈迷迷糊糊被人搖醒。

隻見露絲一身狼狽的站在床邊,手還不斷的拉著顧思縈的手。

女人一向精緻的盤發此時也淩亂的散落在肩膀上,身上的女仆裙更是臟亂到不行。

“公主殿下,快醒醒!”

顧思縈掃了眼狼狽的露絲,打了一個哈欠。

“露絲,大晚上的,你去做賊了嗎?”

話音剛落下,隻聽到砰地一聲,外麵傳來巨響!

像是炸彈炸開的聲音,巨大的聲響落下之後,刺眼的火光更是燒紅了大半邊天。

無數的尖叫聲、哭喊聲、求饒聲瀰漫在了空氣中,傳入到了顧思縈的耳朵裡。

“出什麼事了?”

顧思縈顯然意識到了出事了,嚴肅的詢問露絲。

露絲拿起衣服替她換衣,動作著急又害怕,因為害怕,導致頻頻出錯。

貴族的衣裙本就是一層接一層的,十分複雜繁瑣而又華麗。

要穿一套裙子更是要花費幾乎一個多小時的時間,這還是在有三四個人伺候的情況下。

“公主殿下,先彆問那麼多了。我們先,先穿衣離開這……”

顧思縈隻穿著簡單的睡裙,顧不上穿衣的跑向了窗戶旁。

她猛然間將窗戶推開,見到外麵的情況時,她整個人都呆楞傻在了原地。

“怎麼,可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