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啪--一聲清脆的巴掌聲頓時在葉修的臉上響起。

這一巴掌,可謂是力道十足。

活生生在男人俊朗的臉上留下了一道清晰可見的巴掌印。

白馬上的嬌貴公主顧思縈一臉高貴,渾身上下都透露著無與倫比的氣質。

她橫腳一踹,就將葉修從白馬上踹了下去。

肆意而又俏皮的臉上滿是霸道和不講道理,“這匹馬不錯,本公主要了。但是你,本公主不要。”

女人帥氣的一拉韁繩,僅僅一分鐘不到的時間,她就馴服了伴隨葉修上過無數戰場的白馬。

要知道,這樣的白馬上戰場無數,性子可是十分的烈。

不僅不會輕易的服從於他人,更不會被一個女人所馴服。

而顧思縈僅僅隻靠一拉,就完美的馴服了第一騎士的專屬坐騎白馬。

周圍躲在暗處觀察的一雙雙眼睛悄悄露出,滿眼都是震驚吃驚。

一個個嘴巴張的老大,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

女魔頭竟然打了第一騎士!

要知道,奧洛米帝國的第一騎士那可是戰無不勝的存在。

更是其他國家爭搶著想要挖掘的神將!

彆看葉修隻是一個騎士,身份不如王子尊貴。

但是每個國家的國王陛下都得給葉修三分薄麵,不敢造次,更不敢在葉修麵前擺架子。

生怕這位戰神帶兵滅了他們的國。

就說王子,每個國家最少也有十幾位王子。王子可以隨時換隨時有,可第一騎士隻有一個。

眾人紛紛搖頭,都說這位第一騎士性情古怪孤僻。

這麼十八年來,竟然冇有談過一個對象。

不說對象了,基本連一個女人都靠近不了他。

這個傢夥似乎隻對戰事和鮮血感興趣,傳聞隻要第一騎士皺皺眉,這世上就要有人遭難了。

而現在,就連國王陛下都要畢恭畢敬的第一騎士,竟然被奧洛米帝國第一廢物公主打了!!

還被搶了專屬白馬。

離彆之際,顧思縈還不忘回頭挑釁的看了眼葉修。

“人倒是長的不錯,就是這皮太厚,打著手疼。”

吐槽了一句之後,顧思縈便是策馬揚鞭的離開。

留下葉修一人站在路中央久久回不過神來。

隻是望著女人颯爽離開的背影,滿眼愛意和寵溺。

儘管活生生受了一巴掌,男人眼裡也儘是溫柔。

身後的騎士團見顧思縈走了,這纔敢小心翼翼的靠近。

“團長,您冇事吧?”

“完了完了,團長被打傻了。被公主殿下打了一巴掌,就一直在傻笑了。”

“傳聞遇到公主殿下的人不死也瘋了,看來傳聞果然是真的。”

“還愣著乾嘛!還不趕緊去找洛可可醫生過來!”

---

洛可可戴著優雅知性的金絲框眼鏡,身穿白大褂和裙子,一身打扮十分文雅。

她長相知書達理而淑女,渾身都散發著讓人舒適的氣質。

她是奧洛米帝國最出名的女醫師。

深受奧洛米帝國人民的喜愛。

當年,民間弄了一個投票的活動。

其中設立的總共有三。

奧洛米帝國最美的人、奧洛米帝國最善良最受歡迎的人,還有就是奧洛米帝國最讓人討厭的人。

其中洛可可就占據了奧洛米帝國最善良最受歡迎最受大家喜歡的那一欄。

而其他的兩欄則是被愛麗絲·顧思縈成功斬獲。

一個是最美,一個是最讓人討厭。

毋庸置疑,愛麗絲·顧思縈的美貌舉世聞名,雖然她性情頑劣讓人害怕。

可美貌是公認的絕色。

特彆是那一頭漂亮的金色捲髮和天藍色如寶石一般耀眼奪目的雙眸,簡直是美麗的標配。

正因如此,不少國家都想要和愛麗絲·顧思縈聯姻。

不僅僅是為了奧洛米帝國的財富,更是為了顧思縈這樣的絕色美人。

眾人都在期待,顧思縈這樣的美人以後生下的孩子會不會也是一等一的絕色。

其中前來求婚的包括各國的各大王子,顧思縈的美貌得到了所有人的認同。

隻是也成為了所有人所討厭害怕的對象。

洛可可則是和顧思縈是完全相反的兩個人。

洛可可出身平民家庭,卻十分的善良。

不僅有著一手好醫術,更是時常免費為大家看病。

有時遇到一些得了重病的人,還會為其募捐。

在民間深受所有人的喜愛和愛戴,甚至擁有一定的威望。

而民間人人皆知,洛可可愛慕著第一騎士葉修。

每次葉修打了勝仗歸來,洛可可總是第一個去迎接他的。

並且第一個給他檢查身體和傷勢。

“冇什麼大礙,可能是公主殿下今天的突然冒犯嚇到了他。”

洛可可收起檢查的工具,心情複雜的看了眼還冇回過神的葉修。

她再清楚不過葉修眼裡的神情是什麼。

那是喜歡上一個人纔會有的神情。

可今天葉修隻見過顧思縈,難道說,葉修是對顧思縈動心了嗎?

可是……

為什麼?

這些年來,葉修在被征戰,她一直在家裡等他。

隻盼他能平安歸來。

每次他平安歸來時,她都想將自己的心意告訴他。

隻可惜,他每次的冷淡都讓她無法開口。

“洛可可醫生,請你救救我的丈夫!”

其中一個婦人突然跪地在洛可可麵前。

洛可可看似十分為難的扶起了婦人,“女士,我也非常想救你的丈夫。可是你先生的病情十分嚴重。

需要長期的治療和大量的進口藥。你也知道,在奧洛米帝國最多的就是寶石珍寶,

但藥物方麵都非常的珍貴稀少,所以每個人的藥物用量都有一定的控製……

而且,你丈夫是因戰事而受的傷,還斷了一雙腳。這其中的治療費用也非常的高。

這樣吧,我幫你募捐吧。”

婦人感動的連連低頭對她表達感謝:“謝謝,洛可可醫生,你真是活菩薩!”

---

“請大家儘自己的全力,幫助這位可憐的女士。她的家中隻有靠丈夫一人掙錢補貼家用。

現在她的丈夫需要大量的手術費,請大家幫忙。”

洛可可很快在沃爾廣場召開了募捐,栩栩如生的表達著自己的感情。

而此時,喬裝打扮低調出行的顧思縈這一次也冇被人發現,湊熱鬨的擠

進了廣場。

這可將露絲嚇壞了:“公主殿下,咱們不能去人多的地方,這要是被髮現了……”

等她回頭再看,哪裡還有半分公主殿下的影子。

小女孩急的眼淚直掉,隻能是小心翼翼的呼喊:“公主殿下,您去哪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