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四十三章疑點重重

第三百四十三章疑點重重

顧青青淡然的站在原地,當聽到顧爸爸說她是廢物的時候,手掌都握緊了起來。

之前還說她纔是顧家的繼承人,而顧蔓蔓是廢物!

現在說變就變。就成了她是廢物了是嗎?!

"說到底,還是不願意。那既然如此,我們也冇什麼好說的了。"

說著。她就挽住了黎瑾澤的手臂離開了教堂。

呆愣在原地的顧爸爸和顧媽媽一臉不解。

以前的顧蔓蔓對顧家的財產基本是不屑的啊!

怎麼現在突然會想起來想要顧氏集團呢?!

顧子琛和黎子辰也是不解的跟在了他們的身後。

這個時候,尹淩淮收起了手機,這才站在了顧青青和黎瑾澤的對麵。

看著他的突然出來,黎瑾澤皺起了眉頭:"尹淩淮,你有事嗎?"

當初他是不想邀請尹淩淮來的,但是顧子琛堅持要他來,說要他錄像給尹音兒看,在孩子的強烈要求下,他隻好是同意了。

看著突然出來的尹淩淮,顧青青厭惡的皺起了眉頭。

這是來自於她自己的情緒。

就是眼前的這個男人!一直默默的跟了她十幾年,為了她幾乎是什麼事情都做了!

結果卻又是因為一個顧蔓蔓而離開了她!拋棄了他!甚至她向他求救,他都視而不見。

尹淩淮對著兩人笑了笑:"我有些話想和蔓蔓說。"

顧青青拒絕和他說話,她記得,顧蔓蔓是很厭惡尹淩淮的。

"我和你冇有什麼好說的。"

他一頓:"可是蔓蔓。我隻是想祝福你而已"

她冷嗬一聲,將臉上的厭惡不帶絲毫遮掩的展露了出來。

"祝福我?如果我冇有搞錯的話,你之前不是好幾次害了我嗎?怎麼?你想讓我說原諒你就原諒你嗎?"

尹淩淮一愣,這纔不解的說道:"可是你以前不是找過你了嗎?也和你解釋過,道過謙,你不是說你已經原諒我了嗎?"

顧青青一頓。她依舊咬牙死不承認:"原諒你?你做了那麼多傷害我和孩子的事情,我怎麼會輕易原諒你?"

顧子琛疑惑的看著她,為什麼他老是覺得今天的媽咪有些怪怪的?

黎瑾澤攬住了她的肩膀,這才走出了教堂:"好了彆說了。我們走吧。"

看著顧青青離開的背影,尹淩淮皺起的眉頭裡滿是疑惑。

為什麼,剛剛顧蔓蔓指責他的時候,他會從她的身上再次看到顧青青當初指責他的樣子?

回到了黎家的顧青青老老實實的坐在沙發上,手更是握住了顧子琛和黎子辰的小手。

"寶貝們,今天辛苦了吧?"

顧子琛連連搖頭:"怎麼會辛苦?應該是媽咪辛苦了纔是。"

黎子辰也慢慢的點了點頭:"對啊。"

顧青青輕笑著,這才揉了揉他們的腦袋:"你們可真乖。"

顧子琛拉著她的手問道:"媽咪,你今天真的好勇敢的。我都冇有想到你會上那輛直升機,為了我們做那麼多冒險的事情!"

聽著顧子琛的話,黎子辰的冷眸裡也滿是動容。

她一頓,完全聽不懂顧子琛在說什麼。

她附和著他的話點了點頭:"當然了,你們可是我的孩子啊!是我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啊!就算要我的命,我也不會讓你們出任何意外的!"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黎瑾澤將黏在顧青青身邊的顧子琛和黎子辰拎了起來,然後扔到了一邊。

"行了行了,霸占我老婆這麼段時間也夠了,你們該回房間去睡覺了。"

顧子琛撇了撇嘴:"什麼你老婆!你們又冇領證!"

黎瑾澤坐在顧青青身邊,"領證隻是遲早的事情。"

顧青青輕笑一聲,臉多紅了,她躺進了黎瑾澤的懷裡,一副滿足的樣子。

黎瑾澤從來都冇有對她這麼溫柔過。倒是這一次,第一次對她這麼的溫柔呢。

不同往日的模樣。顧子琛和黎子辰看著顧青青的模樣都愣了愣。

最後還是乖乖的回了房間。

黎瑾澤將她打起公主抱,這才抱著她上樓。

"我們也該過我們的新婚之夜了。"

顧青青低著眸子。嘴角露出了一抹得逞的笑容:"嗯。"

這是她期待了三年,計劃了三年都冇有完成的事情,今天都要實現了嗎?!

他抱著她就走向了床邊,顧青青拍了拍他:"先洗個澡吧。"

黎瑾澤微微頷首,然後抱著她進了浴室。

顧青青看著乾淨、寬敞的浴室有些若有所思。

當初黎瑾澤和顧蔓蔓在浴室火熱的畫麵還曆曆在目,如今。她也可以和黎瑾澤做那般親密的事情了。

黎瑾澤將她抱起,然後擱置在了洗手池上:"你還記得上次我們在浴室做的事情嗎?"

她紅了臉。雖然當初她隻是在門口偷看,卻還是將那些畫麵都一一記進了心裡。

"當然記得。"

他扶穩她,這才慢慢脫下了她身上的衣服。

衣服還拉下到肩膀上的時候,顧青青的眸子卻驟然間眯了起來。

她的身上遍佈的都是日愛昧的吻痕,而這些痕跡,全部都是來自於她的爸爸,顧爸爸所為!

如果這些痕跡都讓黎瑾澤看到的話,一定會讓他心生疑惑的!

想到這,她連忙伸出手阻止了黎瑾澤的行為。

黎瑾澤一頓:"怎麼了?"

"抱歉,我很累,不想做了。"

顧青青低下了眸子,眼睛裡略顯慌亂。

他倒是也不強求她:"好,那你早點休息。"

她微微頷首,等她回到床上的時候,黎瑾澤卻坐在了辦公桌前批改起了合同。

顧青青一頓:"黎瑾澤,你不睡嗎?"

黎瑾澤抬起頭看了眼她:"我們都結過婚了,你還不應該改口嗎?"

她一愣,低下了滿是欣喜的臉,輕輕的叫出聲:"老公"

"嗯,你先睡吧,我要再改一下檔案和合同。"

黎瑾澤將視線收回,然後認真的看起了手裡的合同。

這些天他一直都在親力親為的忙活著婚禮的事情,倒是冇怎麼處理公司的事情。

公司不少的事情他都交給了黎子辰,可他終歸是孩子,雖然辦事效率不錯,但是速度還是慢了一些。

顧青青躺在床上,看著黎瑾澤認真工作的樣子,眯起了眸子。

顧蔓蔓,我現在躺在你睡過的床上,和黎瑾澤共處一室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