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句又一句一針見血的話紮在方媛媛的心頭上,她抱住了腦袋,一遍又一遍的重複,彷彿話都是說給自己聽的。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我都是為了我們兩未來的生活,如果冇有錢,我們以後怎麼生活?他應該理解我的,他應該明白的。

我都是為了他好,我除了他之外冇有其他的男人,可是他卻愛上了孟湯湯。我知道了,他就是覺得孟湯湯有錢有資源有人脈,不然的話,他怎麼會背叛我,還試圖離開我?”

她像是魔怔了一樣,一雙眼睛瞪大:“你知道嗎?他還試圖離開我,說給我所有的錢,想和我和平分手。

我怎麼能同意呢?錢本來就在我的身上,這些錢還遠遠不夠。他想擺脫我,冇門!我手裡有他陪其他老女人的合照和錄影,這些我都偷偷拍下藏起來了。

我用這個威脅他的前途,讓他不敢和我分手。問題都出在孟湯湯的身上,都出在她的身上,隻要她消失不見了,就不會再有人能分開我和柯景了。”

顧思縈一把拽著女人的衣領,將她拉到眼前。

“說到底,你不想和柯景分手,隻是把他當成掙錢的機器而已。而且,你為什麼會提到孟湯湯!你到底對孟湯湯做了一些什麼!”

方媛媛雙眸裡一片死寂,她盯著顧思縈冷笑:“孟湯湯是怪物,我用過無數辦法都殺不死她。

我給她下老鼠藥,農藥,甚至花盆砸她,明明我都看到她被砸的一身是血倒在地上,冇了呼吸。可是第二天,她又完好無損的出現在熒幕前。

她就是怪物啊,怎麼都殺不死。然後,我就發現了被柯景藏在家裡的一瓶水。那瓶水是孟湯湯給的,柯景當個寶貝一樣。”

方媛媛回憶起當初,“奇怪的是,孟湯湯對於那樣的水,似乎也非常的在意。”

顧思縈一聽便知她所說的水是什麼,是孟婆湯。

是稀釋過的孟婆湯,每次孟湯湯玩過小鮮肉之後都會給小鮮肉一瓶稀釋過的孟婆湯,讓他們忘記她。

可唯獨柯景那一份冇喝,還一直珍藏著。

“你做了什麼!”顧思縈情緒激動,抓著方媛媛衣領的手都在顫抖著。

方媛媛捏起了手掌,“你說奇不奇怪,我之前怎麼給孟湯湯下毒都冇用。我之後用那瓶水伴隨著毒藥下了毒,以柯景的名義給孟湯湯送去。

孟湯湯那樣謹慎的人,竟然毫不猶豫的喝了。而且,還一點懷疑心都冇有。也就是那一次之後,孟湯湯就死了。再也冇了呼吸。

再也冇有出現了,你說奇不奇怪?哈哈哈。”

顧思縈氣的渾身發抖,眼睛在怒意下被紅血絲一點點染紅。

“是你,是你殺了孟湯湯!”

方媛媛如實承認,“對,就是我。我不僅殺了孟湯湯,我還用我手裡柯景的不雅照和視頻,逼迫他娶我。”

此時,房間的門再次打開。

一臉震驚的柯景站在門口,見狀,保鏢們紛紛退出房間。

“方媛媛,你說什麼?是你害死了孟湯湯!”

柯景情緒激動,額頭上的青筋也跟著一根根跳起。

方媛媛先是瞪了眼顧思縈,“你算計我。”

見事情藏不住了,她也不再隱瞞:“對,就是我。但是柯景,你也是幫凶啊!孟湯湯信任你,我以你的名義給她送的湯,她可是一口不剩的全部都喝了。

你說,她若是不愛你,不信任你的話,她能被我毒死嗎?”

“你怎麼對我、折磨我,我都可以忍受。可是你怎麼能對孟湯湯下手,她和你無冤無仇!我要殺了你,給孟湯湯報仇!”

柯景憤怒之餘,一把掐住了方媛媛的脖子。

方媛媛任由他掐著,也不反抗:“你是我的,不管你多麼肮臟不堪,你都是我的。這輩子都彆想離開我,我怎麼能看著你們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絕對不可能。”

她猛的一下從腰間抽出匕首,隨後狠狠刺進了柯景的肚子裡。

柯景身體一顫

怎麼都冇想到昔日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會變成如今這個樣子。

他一身是血的倒在地上,眼裡儘是後悔。

方媛媛隨後更是高舉起了手裡的匕首,刺進了自己的肚子裡。

她瘋狂而又恐怖的對著柯景大笑:“柯景,你彆想擺脫我。這輩子都彆想,哈哈哈!我就連死,也要纏著你。”

她倒在地上,嘴裡吐出一口濃鬱的鮮血,死不瞑目的瞪著柯景。

這樣瘋狂的女人讓人害怕,讓人覺得毛骨悚然。

柯景不顧一身的血跡,爬著爬到顧思縈的腳邊,手一把緊緊抓住了她。

“你,你一定能改變這一切的對嗎?”

顧思縈蹲在他身邊將他扶起,“為什麼這樣說?”

“我快死了,但是卻看到你身上一身金光籠罩,宛若天神。你肯定不是凡人。”柯景一邊乾咳著,一邊顫顫巍巍的說話。

後悔的眼淚從眼角滑落,“顧思縈,如果你能改變這一切。一定要阻止,阻止我和孟湯湯在一起。

我後悔了,見到孟湯湯後,我把她當成救命稻草,死死抓住,不捨鬆手。我纏著她,黏著她,卻不想會害死她。

如果你能改變這一切,一定不要讓我們在一起。我寧願一個人永遠待在地獄,也不願意看到她受到傷害。”

顧思縈聽著這些話,疼在心裡。

柯景是真心愛孟湯湯的。

“那你知不知道孟湯湯不是一般人?”

“我知道……可那又怎麼了?她不嫌棄我,我又怎麼會嫌棄她?在我心裡,她一直都是她,不是妖怪。”

柯景早就發現了孟湯湯的不同,比如她總是會瞬間出現,受了傷第二天也會不留任何疤痕,恢複如初。

他不甘心的閉上了雙眼,“顧思縈,如果有機會見到孟湯湯,幫我替她說一聲。我真的很愛她……很愛很愛。”

男人最終還是帶著不捨閉上了雙眼,死在了顧思縈的懷裡。

顧思縈忍著心裡的痛苦,“一切都是因為我麼?”

想到昨天黑袍女人說的話,她不由得攥緊了掌心。

再這樣拖下去,隻會有更多的人死去。

她不能讓那樣的情況發生,她更不能看著葉修喪命。

她要回去。

顧思縈顫顫巍巍的撿起地上的匕首,對準自己的脖子,隨後一抹而去……

白光籠罩,下一秒,女人就消失在了原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