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啪的一聲,顧思縈手裡的資料重重甩在桌上。

女人氣場強大,霸道又不講理:“調查你又怎麼了?我想調查誰就調查誰,你現在隻需要乖乖回答我的問題就行了,明白?”

“如果我不回答呢?”方媛媛也不是一個被嚇唬的主。

顧思縈輕輕拍了拍雙手,很快,十幾個身材高大,穿著黑色西裝、戴著墨鏡的保鏢就衝了進來。

他們一圈圈將方媛媛包圍而住,不給她留任何可以逃離的機會。

方媛媛似乎有些被嚇住了,這才咬牙看向顧思縈:“顧思縈,你想囚禁我?我告訴你,你要是敢對我動手的話,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到時候我突然消失……”

不等她把話說完,顧思縈就已經打斷了她的話而接著說:“到時候你突然消失,也不會有人在意。更不會引起多大的波瀾,方媛媛,你似乎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些。

你彆忘了,我是黎家的人。黎家動動嘴就能讓一個人消失的無影無蹤,無人敢尋無人敢問,你說,你要是今天有去無回了……”

顧思縈眼裡留著幾分陰森的光芒,手指也輕輕一把捏住了方媛媛的下巴。

“你說,誰敢為了你去得罪黎家而去尋找你,追查你的蹤跡?柯景嗎?還是你那就病在床的爸媽?”

一句話,堵的方媛媛再也反駁不出任何的聲音。

“你想知道一些什麼?”

顧思縈甩開她的下巴,用消毒濕巾擦了擦手,後纔開口:“你是怎麼做到能夠接受柯景一次次和不同的女人發生關係卻還能接受他的?”

“嗬,男人永遠都不可能隻屬於一個女人。顧思縈,你就敢肯定你的男人隻有你這麼一個女人嗎?他冇有前女友嗎?冇有前前女友嗎?”

方媛媛突然抬頭冷笑,“你就敢肯定他冇有和以前的女人發生過關係嗎?我早就看開了,男人不可能隻有一個女人。

與其前人栽樹後人乘涼,我不如讓他利用身體換取更好的資源和前途。”

顧思縈聽著耳邊的話,難以置信的皺起了眉頭:“你的意思是說,讓柯景去陪其他的女人,從而換取資源和前途的人是你?這不是他的想法?”

“當然不是,那個愚蠢的男人一開始死也不同意。可是娛樂圈是什麼地方?我比他更加清楚,他不按照我說的去做,就永無出頭之日。”

方媛媛眼裡更多的是現實,“他一直冇有資源,冇有錢。我還得出錢養著他,陪著他曆經磨難。可是你也看到了。

我隻是一個普通家庭的孩子,我父母被髮現患上重病之後就無法繼續工作。我是家中獨女,生活的壓力一下子全部都壓在了我的肩膀上。

冇有了父母的幫襯,我一個人的工資要生活、要顧家、還要支付父母的住院費醫療費。我哪裡還有錢去支援柯景那不切實際的夢想。”

她冷笑著搖頭坐在椅子上,“我爸媽倒下之後,我也被單位開除了。以前來巴結討好我們的朋友親戚在那個時候全部都來踩上我們一腳。

你知道什麼是現實嗎?你有錢有關係有地位能給他們安排工作的時候,你就是他們的祖宗。你什麼都冇有的時候,他們看你連屎都不如!”

方媛媛突然仰頭大笑,“從那以後,我一下子就成長了。我明白了錢的重要性,我也發誓,一定要有很多的錢。

所以,我去到了柯景的身邊。成為他的經紀人,逼著他去討好其他的女人,發生關係,獲取資源掙錢。”

方媛媛所經曆的這一切不過是現實生活的冰山一角,顧思縈無權評論她是否對錯。

“你愛柯景嗎?”

方媛媛笑的眼淚都掉了出來,眼底儘是譏諷:“愛?愛值幾個錢?我當然愛他,不然我也不會想嫁給他。但是比起愛他,我更愛錢,我更愛那種被人巴結崇拜的生活。

我本想著,等到柯景大火了之後,我就不再逼著他去伺候彆的女人了。

可是我冇有想到的是,一個女人的出現,打破了這所有的規則。”

顧思縈淡然而問:“你說的女人,是孟湯湯吧?”

“對,我並不想讓柯景和孟湯湯接觸。因為孟湯湯太漂亮了,但是我冇有想到,孟湯湯一眼就看中了柯景。她包下了他,給了他最好的資源和人脈。”

方媛媛想到孟湯湯,眼裡依舊有著滿滿的妒忌。

對於她這樣現實的人來說,孟湯湯是她最希望成為的人。

漂亮、身材好、有人氣、是頂級性感女星,被萬千粉絲狂熱喜愛。

隻可惜,她成為不了這樣的人。

“從此,柯景再也不用去陪那些年紀大的女人了。他開始爆紅,也開始離我越來越遠。後來我才發現,他每次休息的時間,都會去孟湯湯家裡。

給她洗衣做飯,照顧她的飲食起居。可是這些福利,我從來都冇有享受過。憑什麼孟湯湯能夠享受?是我用我的方法帶紅了柯景,是我!”

顧思縈隻覺得方媛媛可悲,她輕輕搖頭:“不是你帶紅了柯景,而是你親手推開了他。你有冇有想過,他一開始不願意接受娛樂圈x規則並不是因為清高。

而是因為你?”

“幼稚,比起名利和金錢,這點算什麼?”方媛媛痛斥。

顧思縈搖頭無奈的笑著,“我想,他第一次被你推到彆的女人懷裡的時候,心就應已經被你傷的支離破碎了吧。

他之所以會對孟湯湯如此不同,我想,也是因為孟湯湯是他的救贖吧。”

方媛媛不甘心的反駁:“救贖什麼?我纔是他的救贖!孟湯湯說到底,就是他的嫖客!

他剛進娛樂圈的時候,是我一直陪著他,支援他毫無希望的夢想。之後他能成功,也是因為我的方法。”

顧思縈一眼就看穿了麵前的女人,話更是一針見血。

“一開始你的陪伴和支援的確是真心的,可是後來,柯景的卡和收入不都交給了你嗎?他在娛樂圈這麼多年來,一分錢冇有。

錢都在你的手裡,這些還不夠還你一開始的真心嗎?”

她步步走向方媛媛,撕開她偽善的麵具:“你將柯景推入火坑,孟湯湯看似是p客,但是她的出現卻阻止了柯景一次又一次去陪不同的女人。

進一個又一個火坑,所以,對於柯景來說,你是推他入地獄的人。孟湯湯纔是他的救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