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思縈美眸一顫,身形也不由得跟著顫抖了一下。

“喪命?為什麼會喪命?葉修是冥界之主,怎麼可能會……”

黑袍女人打斷了她,溫柔的聲線裡藏著幾分著急:“當然會,他是冥界之主,本在人間用小白身份和你曆劫那一次就已經元神大傷了。

他久久不回冥界,冥界無主,將會大亂。而且,他留在人間的時間越久,耗費的元神就越多。

現在,他因為你的原因被困於二十年前的時空。在那個時空,他的力量被壓製,他幾次冒險使用神力,那耗損的都是他的生命!

現在,我感覺他的生命跡象已經非常弱了,弱到隻有凡人那般脆弱了。真的耽誤不了時間了,人神殊途,你們不可能在一起的。”

她似乎是真心勸告:“而且,你隻是一個凡人的身體,根本就承載不了神的力量。若不是這一次生死冊在你的體內,你早就死了。

但是現在你身體裡不僅有神力,還有生死冊。這雙重強大的力量是你無法承受的,再拖下去,你會爆體而亡,知道嗎?”

顧思縈聽不進去關於自己的生死,她滿心在乎的都是葉修的生死安危。

“再拖下去,葉修會是什麼結果?”

黑袍女人歎了口氣回答:“他會徹底失去神力,耗費元神,從而變得如凡人都不如。再嚴重下去,就會徹底消失,元神儘毀。”

顧思縈雙眸顫抖,“我要怎麼做,我要怎麼做才能挽回這一切?”

“獻祭,隻有你用生命做獻祭,神力纔會迴歸到王的身上。生死冊也會重啟,迴歸到冥王的手裡。屆時,王會回到冥界,繼任重任,冥界尚可安穩,三界也不會大亂。”

黑袍女人歎了口氣,手也輕拍了兩下顧思縈的肩膀。

“你知道自我和大我的區彆嗎?如果你自私的選擇要和王在一起,那麼你們不僅會耗損兩人的生命。甚至會造成冥界大亂,三界大亂。

到時候,生靈塗炭,你身邊最親最重要的親人、朋友,都會遇到危險。我想那不是你想要看到的結果。隻要新娘獻祭,那麼便能解決一切問題。

保住三界,也保住王。”

耳邊,似乎有人在一遍遍呼喚顧思縈的名字。

顧思縈的靈魂似乎被召回,強大的吸力將她拉回。

黑袍女人望著消失的顧思縈,不由得摘下了頭頂的黑袍。

黑袍落下的瞬間,無數光芒綻放而開,一張猶如天界女神一般的絕美純潔麵孔出現在眼前。

女人美的驚心動魄,一顰一動都散發著魅力的光輝。

“孩子,這是你的使命。”

---

“顧思縈,醒醒。”

黎子辰一手摸著顧思縈發燙的額頭,一邊著急的呼叫著她的名字。

他看向凱西:“私人醫生到哪了?”

“已經在路上了,快到了,你彆著急。”凱西安撫著他的情緒回答。

靈魂回體的那一刻,顧思縈的眼睫毛跟著抖了抖,隨後緩緩睜開了雙眼。

她虛弱的呼吸著,“大伯……”

“顧思縈,你醒了,怎麼樣冇事吧?”黎子辰剛剛聽到屋內有動靜,不放心的過來看,這才發現顧思縈不對勁。

像是深陷在噩夢之中,怎麼都醒不過來,渾身溫度高的嚇人。

“我冇事,大伯不用擔心。”

顧思縈安撫著他的情緒,回答的時候,身上的溫度也逐漸散去。

再三確認顧思縈無事之後,黎子辰這才鬆了口氣,和她簡單報告了一下方媛媛的訊息。

“你讓我調查方媛媛的訊息,我查到了。方媛媛屬於小康家庭,家中隻有一個女兒,在家也算是較為受寵。

在父母的安排下進了鐵路局工作,有一份不錯的工作。她和柯景是青梅竹馬,兩家關係不錯,自幼就定下了親事。

柯景進娛樂圈的這些年,一直都是方媛媛在背後支援他。給他打點,甚至後麵還辭職做了柯景的經紀人。

因為柯景進娛樂圈的關係,所以公司不允許兩人公佈關係。”

顧思縈聽著,眉頭越皺越緊:“等等,大伯你說柯景和方媛媛是青梅竹馬,從小就訂了親事?甚至方媛媛還辭職做了柯景的經紀人?”

“嗯,訊息屬實。隻是娛樂圈x規則多,水很黑。柯景之所以能有現在這麼火,當然也陪過不少的酒,陪過不少有錢的富婆老闆。裡麵的明細不用我說,你應該也知道。”

黎子辰不藏不瞞的直接說道,“走娛樂圈的,冇有背景冇有資源,都是靠這樣的法子獲得的資源。這不足為奇,當然,也不排除一些有天賦熬了好幾年纔出頭的。

這樣的情況少而又少。”

顧思縈低頭喃喃道:“也就是說,柯景為了前途和資源去陪其他的富婆女人的事,方媛媛身為經紀人都是知道的?她竟然能接受?”

“應該不僅僅是知道,她既然身為經紀人,或許這些還都是方媛媛所安排的。”黎子辰補充說道。

她低頭,大腦則是迅速運轉思考了起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當初柯景和湯湯姐的時候,方媛媛也是知情的?並且也是同意柯景和湯湯姐……”

顧思縈大腦有些淩亂,如果方媛媛真的喜歡柯景,怎麼會容許他去這樣做?

她不禁想到了之前方媛媛和她說的話。

“憑什麼?憑什麼阿景心裡隻有孟湯湯?他們才認識多久?不過草草幾個月而已。我呢?我和阿景可是已經認識了很多年了!再加上這二十年,我一直都在等他。”

“應該消失的人就是孟湯湯,她冇出現之前一切都是好好的,可是自打她出現之後,一切都變了。”

顧思縈眉頭緊鎖,難道,湯湯姐的死和方媛媛有關?

她握著拳頭站起,“解鈴還須繫鈴人,我得去見一見方媛媛。”

想解開其中所有的誤會,隻有見了方媛媛才知道。

黎子辰萬事都順著她:“我來安排。”

---

在黎子辰的安排下,顧思縈順利的在黎氏集團旗下的酒店會議廳見到了方媛媛。

“顧思縈,我上次已經說的很明白了,我不希望再見到你。”方媛媛不客氣的環著雙臂坐下,“有事快說,我還要準備結婚的事宜,冇時間和你耽誤。”

顧思縈將調查的資料一把扔在她的麵前:“方媛媛,柯景是你的男朋友,你身為他經紀人的期間。你是怎麼能忍受自己的男朋友和其他女人發生關係的?”

方媛媛不怒反笑:“顧思縈,你調查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