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經紀人急的滿頭大汗,孟湯湯卻淡然的喝著星巴克咖啡刷著評論。

笑不攏嘴:“笑死了,野男人,哈哈哈。”

他們堂堂冥界之主,決定人類生死的王,竟然被說成了野男人。

“孟姐,你還笑的出來,這件事很嚴重的。如果再不儘快解決,等著事情繼續發酵的話,可能你接下來的劇都會被投資方收走。廣告也可能被撤了。”

經紀人都要哭了。

都火燒眉毛了,麵前的這個祖宗還是一點不著急。

“撤了就撤了,正好我最近也想休息休息了。每天給我安排那麼滿的行程,我整天忙的和陀螺一樣,都冇有時間去約小鮮肉玩了。”

孟湯湯聳聳肩,她最近可真是寂寞空寒冷啊。

經紀人默默扶額,“孟姐,如果這件事不趕緊處理的話,以後你可能都冇有小鮮肉約了。”

等到她再次睜眼看去的時候,麵前坐在靠椅上淡然喝咖啡的女人已經不見了。

再看去,孟湯湯已經是站在了窗邊打電話。

那一臉焦急焦慮的樣子,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世界末日了。

電話很快接通,“喂王,你趕緊看看微博!出事了出事了!咱們被說成三角戀了!你趕緊處理一下網絡上的輿論導向。我可不能被影響了啊!

主要是工作不工作紅不紅的都無所謂了,錢掙不到也無所謂,可是我不能冇有小鮮肉約啊!”

經紀人嘴角輕扯,看似十分的無語。

她剛剛還以為孟湯湯真的醒悟了。

結果……

隻是因為冇有小鮮肉而慌了。

“孟姐,你不用發聲明嗎?”經紀人問。

孟湯湯不在意的搖搖頭:“不用,待會會有人解決所有問題的,而且輿論導向很快就會轉移的。”

另一邊接到了電話的葉修不緊不慢的點開了微博。

他正在國際大廈首席辦公室辦公。

葉修慵懶的托著下巴,點開了麵前的微博。

微博一點開,就看到裡麵炸鍋了的評論。

評論可謂是一條比一條精神。

百分之八十都在罵顧思縈。

“那個女人我已經查到了,冇有任何的家庭背景,無父無母,就是一個野蟲子。”

“不是吧,就這麼一個女人,還能和我們孟湯湯在一起?”

“這也太噁心了吧!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

“那個女人好像是叫顧思縈。”

“那個抱走了她的男人不知道是誰,調查不出來。我估計啊,就是之前包養她的金主大叔吧!這不,人都找上來了,就說明顧思縈是個不乾不淨的女人。”

“咱們孟湯湯肯定是被欺騙感情了。”

……

葉修看著辱罵的評論,微微皺眉。

辦公桌此時都彷彿跟著顫抖了起來,一抖一抖的,桌上的茶杯都跟著顫抖。

發出了瓷器之間碰撞的聲音。

王的新娘,能是這些凡夫俗子能辱罵的?

“王,你可千萬彆衝動。咱們的神力不多了,不能浪費在這。而且,若是隨意殺害人類的話,咱們都會受到懲罰。”

黑無常默默說道。

很快,首席助理小梅走了進來。

小梅穿著一身灰色的ol套裝,包臀裙更是將女人的身材比例凸顯的非常好。

不止如此,一雙黑絲加上高跟鞋,更是讓人不禁產生聯想。

一頭長髮披散落下,更是給女人增添了十足的女人味。

“釋出微博,告訴所有人,顧思縈是我的女人。”

葉修下令。

小梅微微一愣。不甘的眼裡閃過一絲妒嫉。

“首席大人,現在這個節骨眼上,我們還是不要去淌這趟混水了。現在網上的人都冇有發現照片裡的男人是誰,咱們應該避嫌而不是直接暴露。”

葉修皺眉,冰冷的眸子裡看不出一絲一毫的感情和耐心。

“讓你發你就發。”

他的娘子正在受人非議,他怎麼能不管?

“這……”

小梅依舊是不太願意。

葉修一拍桌麵,冷冷而道:“既然你的業務能力不行,那就去財務部把這月的薪水領了。”

“首席大人,我明白了,我我這就去辦。”

小梅不甘心的退下。

很快,首席大人的賬戶和官方微博全部發出官宣。

官宣等於是告訴所有人,顧思縈並不是什麼插足彆人感情的人,也不是不乾不淨的人。

一句簡短的話,回答了所有人的疑惑。

首席大人官方微博:顧思縈和孟湯湯隻是朋友關係,但她是我的女人。

這官宣一出,微博評論區直接炸了,微博再次陷入了癱瘓。

“不是吧不是吧!首席大人居然親自官宣了顧思縈是他的人!”

“既然和孟湯湯隻是朋友的話,那我就放心了。我的女神依舊存活在我的心裡。”

“得,

我要失戀了。”

“等等,你們不覺得顧思縈有些眼熟嗎!這不就是之前和首席大人結婚的那個女人嗎!視頻我這裡都還有呢!”

“啊,這也太讓人羨慕了吧!我也好想和首席大人戀愛,在帝都橫著走。”

“不是,顧思縈冇有家世冇有背景,還隻是黎氏集團的一個小小助理而已,她有什麼資格和首席大人在一起?”

“就是,顧思縈根本就配不上首席大人好不好。簡直是癩蛤蟆和天鵝站在一起了。”

……

一瞬間,輿論的壓力變得更大了。

反對顧思縈的聲音變得更多了。

甚至有些衝動的粉絲,甚至跟蹤起了顧思縈。

顧思縈本是要去尋找生死冊的蹤跡,卻發現一直有人在跟蹤她。

她躲避著跟蹤的人群,一路繞路。

“我剛剛看到她進這個巷子裡了,快追!不能放過她!”

身後跟著幾個瘋狂的女人。

顧思縈剛準備往前走,就發現麵前也追來了三四個瘋狂的女人。

左右夾擊。

她剛準備呼喚葉修的名字,就停住了。

葉修現在的神力不多了。

她不能總是去耗費葉修的神力。

而且,這次隻是一些騷擾而已。

並不是什麼危險的事情,也冇有必要呼喚葉修。

這麼想著,顧思縈就停下了腳步。

“找到了!”

顧思縈無路可逃,被七八個女人堵住。

女人們有備而來,個個臉上戴著口罩,根本就看不清原本的樣子。

“嗬,就這麼一個貨色,竟然能成為首席大人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