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思縈被孟湯湯推著往車裡走:“湯湯姐,這樣不合適吧?所有劇組都在等著你,沒關係的,我可以等你拍攝完了再談。”

“哎呀冇事的了,我啊已經很久冇上熱搜了。正好偷個懶,上個熱搜,一舉雙得。”

孟湯湯安撫著她的情緒,這纔回到奔馳商務車裡坐好。

將車門鎖上之後,她的雙手忍不住揉了揉顧思縈軟乎乎的臉蛋。

眼裡藏不住的滿是對顧思縈的歡喜:“說吧小縈縈,找我什麼事?是不是最近和王吵架了?還是,來向老身討要姿勢經驗的?”

顧思縈臉立即紅下,雙手控製不住的抓在了一起。

這怎麼突然就開車了?

“小縈縈,這麼一下就害羞了?你真可愛,好了好了,姐姐也不逗你了。說吧,到底是什麼事?”孟湯湯笑不攏嘴的問。

顧思縈猶豫了許久,這纔開口:“湯湯姐,我最近在追查生死冊的蹤跡和下落,你知道生死冊長什麼樣子嗎?”

“我總共見過兩次生死冊,一次呢是在上一任閻王爺去世,新王接任的時候見到了。第二次,就是王和林薇薇婚禮上見到了。”孟湯湯回憶著。

“可能你冇有印象了,那個時候你昏迷不醒,重傷將死。正是因為如此,你身體裡王的新孃的力量全部都泄漏了出來,讓王成功的打開了生死冊。也就回到了這個時空。”

顧思縈好奇的問:“那生死冊長什麼樣?”

“生死冊的模樣不好形容,可大可小,變幻無窮。所以想看出找出生死冊,很難。”

孟湯湯輕輕搖頭,“小縈縈,為什麼突然問起生死冊了?尋找生死冊的事,應當是王的責任。而且,這件事應該是王和路西法比較上心吧?怎麼變成你上心了?”

顧思縈沉默不語,雙手捏緊成拳放在了雙膝上。

微微發抖著。

她當然要上心。

因為的葉修根本就不上心於生死冊的事,他現在上心的是冷安安肚子裡的孩子。

正是因為要保護所有人,保護冷安安肚子裡的孩子,所以她纔要更加上心。

“因為我有些事情非做不可,對了湯湯姐,我發現我的身體最近有些奇怪。”

對於孟湯湯,她十分的信任,“之前我被綁架,差點死了,我竟然回到了二十年後的時空。而後,我在二十年後的時空也待了一段時間。

又因被王詩詩陷害,墜樓,在我生命遇到威脅的時候,我又穿梭了時空,回到了這裡。也就是說,每當我生命遇到危險的時候,我就會穿梭時空。

但是我冇有辦法主動控製穿梭時空。”

孟湯湯聽到這話也不自覺的皺眉:“不對啊,雖然你是王的新娘,但是你不應該具備如此的力量啊。按理說,你的力量早就已經泄漏了,你冇有力量本來應該死了的。

但是王強行打開了生死冊,救回了你一條性命。可是,就算救回了你,你也隻是一個普通人,怎麼可能會有穿梭時空的力量?”

顧思縈輕輕搖頭,“我也不清楚,所以我也覺得很奇怪。”

孟湯湯歲數很大,她可是孟婆。

活久見,什麼樣的事情冇見過。

她似乎有所懷疑,“難道說……”

孟湯湯突然拉住了顧思縈的手,試著用進僅存不多的神力探在了她的身上。

神力穿過肌膚,在她的身體裡遊走。

很快,她就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力量。

她本想試著去探索那股力量,神力卻被那個強大的力量給彈了回來。

孟湯湯臉色慘白,看起來精神不太好的樣子。

“湯湯姐,你冇事吧?”

顧思縈扶住了她。

孟湯湯輕輕搖頭,這才嚴肅的說道:“按理說你的新娘力量已經全部都被取出來了啊,怎麼你的身體裡,還有一股強大的力量。

這股力量威嚴而不可侵犯,竟然就連都被打回去了。我們到處搜尋生死冊都毫無蹤跡,難道說……”

她突然指向自己,“小縈縈,你看看我,你能看到什麼?”

顧思縈呆呆的看了好幾眼,這才認真的回答:“漂亮臉蛋,性感身材、皮膚也好的不像話。”

“這孩子,嘴真甜。”孟湯湯自戀的捧住了自己的臉,樂的不行。

她甩了甩頭,這纔回過神來:“不對不對,不是這些片麵的,是更深層次的。比如,你能看透我的身份嗎?再或者,你能看到我還能活多久嗎?”

顧思縈揉了揉眼睛好幾次,仔細看去,什麼都冇有看到。

她乖乖搖頭:“看不到,湯湯姐,你怎麼會這樣問我?”

“我懷疑,生死冊和你有關係。不然的話,我們都冇有能夠穿梭時空的能力你怎麼會有?在這個時空,我們所有人的力量都受到了限製。

唯獨隻有你,竟然能兩次穿梭時空,肯定不對。”

孟湯湯嚴肅的說道。

顧思縈彷彿看到了希望:“湯湯姐,那是不是這個意思就是,很有可能我會找到生死冊?”

“嗯,既然生死冊和你有關係有聯絡,那就說明在這個時空裡,生死冊選擇了你。當然也就隻有你能找到生死冊。”

孟湯湯說完,這才又輕輕的掐了掐顧思縈的兩邊臉蛋。

“不愧是我們家的小縈縈呢,果然就是天選之人,先是王的新娘。現在又是被生死冊選中的人,真棒。”

話音剛落,砰地一聲,車門就被強行打開了。

孟湯湯皺眉,她明明上鎖了,外麵的人怎麼打的開車門?

“我說你膽子也太大了吧!你孟姐的車也敢隨便開……”

她一轉頭,就遇上了一臉陰沉不定,彷彿隨時火山爆發的葉修。

葉修那張俊美的臉上布落著滿滿的不悅和陰森。

“王,你怎麼來了?”

孟湯湯立即陪笑,哪裡還有剛剛半分的囂張和耍大牌的氣質。

“接人。”

葉修淡淡回答,便是一把將顧思縈拉下了車。

“放開我,放開我。”

顧思縈掙紮著。

孟湯湯忍不住為自家小孩開口:“王,你先放開小縈縈,小縈縈這樣不舒服的……”

葉修看了眼顧思縈被他抓紅的手臂,冰冷的眼裡流露著少許的內疚。

而後,男人竟然一把將女人打起橫抱,動作不見溫柔,滿是霸道。

“這樣,舒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