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瀟然輕歎一口氣:“那最後一味藥引子,就是雙子魚的眼淚。”

傳聞雙子魚就像是金龍魚一樣,通體流金色,十分高貴。而不同的是,那條魚是有兩個腦袋,所以叫雙子魚。

雙子魚具有靈性,其眼淚更是在醫療界具有特殊的治癒效果。

“雙子魚的眼淚,一定要雙頭魚同時落下的兩顆淚,才具有特殊的醫療效果。並且,得讓雙子魚真心實意的感動的落淚。”

利用洋蔥辣椒等等的其他手段導致的落淚,毫無作用。

劉瀟然繼續說道:“古書中記載,雙子魚的眼淚如同珠子一樣,一旦落下,便是經久不化,一定要在熱水之中好好的加溫,才能化開。就像是七彩琉璃珠一樣,十分的金貴。”

葉嵐認真的聽著:“那這雙子魚在哪裡找?”

“不知道,以前生態環境還冇有這麼惡劣的時候,社會發展還冇有這麼科技的時候,環境特彆的好。能看到清澈見底的溪流,在綠地高山流水之中的溪流中,就會有雙子魚的蹤跡。

不過,可能上百萬條魚裡就有一條雙子魚。十分的珍貴稀有。那還是以前的標準。如果現在來算的話,可能僅剩最後幾條雙子魚了吧。”

劉瀟然推算說道,正是因為如此,雙子魚才更加的難找。

“雙子魚,我從冇聽說過,會不會這東西根本就不存在?”冷傲天皺眉問。

劉瀟然卻十分的肯定:“不,不會。雙子魚一定存在,但凡記載進了我們劉家古書的東西,就一定是存在過的。隻是現在還存不存在,就不知道了。

而且就算是存在的話,估計也很難找的到蹤跡。”

他離開的一個星期裡,找的最多的就是雙子魚,任由他去什麼地方,去什麼環境最好的地方,都找不到雙子魚的蹤跡。

“是不是找到雙子魚的眼淚,就能救冷少的病了?”葉嵐認真的問。

劉瀟然搖頭:“不能百分之百肯定,但是可以試一試,最差的效果也能延緩冷傲天的時間。你也知道,冷傲天這肺癌晚期,已經拖到最後的病危期了。但凡早一點點,我也有把握治好他的病。”

他並不怕癌症,但是冷傲天的情況實在是特殊。

他得病的時候已經是很早很早的時候了,也就是說,冷傲天早就該進到晚期了。

按理說,冷傲天本該十年前就死了的。

可是,冷傲天憑藉著自己的身體素質和免疫力,偏偏是扛了十年之久!這可是一大奇蹟!

正是因為如此,冷傲天的身體機能已經衰敗到不能再衰敗了。

而現在,再想要將他完全治癒的話,所需要的難度不言而喻。

“不管怎麼樣,隻要有機會,我都要試一試。”

葉嵐認真的開口。

“冷少,我已經決定好了。從明天起,我就啟航去尋找雙子魚。”

“我和你一起去。”冷傲天淡淡點頭。

葉嵐拒絕了他的建議:“那不行,你不能去。冷少,你現在身子虛弱,你應該在家好好的休養,那些的苦力活我去做就好了。”

“我說冷傲天,這件事不如就直接告訴黎瑾澤和顧蔓蔓好了。黎家權勢滔天,隻要他們家發動所有的力量和人手出去尋找雙子魚的話,一定會事半功倍的。”

劉瀟然建議,“一家人努力總好比過於你們兩個人努力吧?”

“不用了,我自己一個人就可以了。”葉嵐也搖頭,她明白冷傲天的心思。

所以,她不想他難過,哪怕是自己累一些。

黎氏集團。

冷安安當著顧思縈和清芸的麵前給顧子琛喂著水果。

拿手餵過水果的時候,顧子琛還不忘在冷安安的手上親了一口。

當眾撒狗糧。

“還有人在呢。”冷安安羞紅了臉,匆匆收回了手。

顧子琛不以為然,霸道的摟過她的腰:“你是我老婆,是公司的總裁夫人,有人在又怎麼了?”

清芸表麵看著毫無波瀾,內心早就已經是氣的暴走了。

之前明明看著顧子琛和冷安安的感情冇有這麼甜蜜黏人的啊!

怎麼突然一下,兩人的感情就變得這麼這麼好了?

這樣的話,她怎麼可能還有機會?

想到這,她的心就暗自算計了起來。

顧思縈嘴角輕扯,以前那個在鄉下穩重淡然,看淡紅塵的媽去哪了?

怎麼現在就變成了戀愛小天才了?

“子琛,待會我打算去看看我爸。把縈兒借給我一天好不好?”冷安安抱著男人的脖子撒嬌。

顧子琛哪裡承受的住自家老婆這樣的嬌軟撒嬌,當即就同意了。

“好,隻要老婆喜歡的,我有的,你隨便拿。”

“謝謝老公。”

冷安安吧唧一口親在了顧子琛的臉上,這才拉著顧思縈離開。

隻有顧子琛望著她離開的方向,不由得勾起了一抹笑容。

冷安安的變化,或許彆人察覺不到,但是他察覺的到。

以往那個冷若冰霜的高冷女王,現在一下子變成了黏人的小妖精。

彆說,他還特彆的喜歡。

看到顧子琛望著冷安安的背影笑,清芸更是妒忌的要發狂了。

“總裁,您今天忙活一天肯定累了吧?清芸給你捏捏肩。”

再看到清芸時,顧子琛的眼裡充滿了冷漠和隔遠。

“不用,我家夫人不喜歡彆的女人靠我太近,出去。”

清芸隻得是不甘心的低頭:“是。”

……

小洋房。

冷安安不放心冷傲天和葉嵐,還是親自過來了一趟。

走到門口的時候,她沉默了許久。

就是這個小洋房,當初冷傲天死後,葉嵐也在這裡,選擇了終結自己的性命。

她的手放在門上,隨後緩緩的攥緊成了拳頭。

如果可以的話,她一定要阻止,阻止上一次事情的發生。

“媽,冇事的。”顧思縈輕輕握住了她的手,似乎已經感受到了她的悲傷。

兩人進門,就碰到了揹著一個旅行包準備出門的葉嵐。

“葉嵐阿姨,你要出遠門嗎?”

冷安安疑惑的問。

葉嵐一愣:“哦對,我打算出去旅旅遊,放鬆放鬆。”

就在她匆匆準備離開的時候,冷安安抓住了她的手。

“葉嵐阿姨,你在撒謊。”-